TOP
 
 

金融市場密切關注人民幣匯率和Fed動向

中美貿易摩擦相持不下,全世界的金融市場將要進入一段無人可以控制的湍流,未來幾個星期,人民幣匯率貶值跌破七的心理關卡、美國聯準會提早進入降息循環,將會帶給全球股市與匯市難以想像的衝擊,而即將在6月28、29日登場的大阪G20峰會,更將是習近平與川普能否重啟談判的十字路口。

人民幣匯率從5月6日起再度展開貶值走勢,從6.73人民幣兌換1美元,快速貶值到6.92人民幣,貶值幅度雖然不到3%,卻再度挑戰7人民幣兌換1美元的心理關卡,人民銀行仍然採取調控匯率的政策,從5月中旬開始守在6.90附近,至今已經持續四個星期,繼續展現「保七」的既定政策。

「保七」是過去三年來人民銀行調控外匯市場的核心目標,人民幣在2015至16年曾經走過長期貶值,當時人民幣匯率從6.1一路貶值到逼近7的過程,曾經在台灣造成投資人數千億元損失的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風暴,而大陸則出現資金外逃,外匯準備跌破3兆美元大關,金融風暴烏雲籠罩的危機。

當年已經69歲的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使出嚴厲的外匯管制措施,將每年、每人匯出5萬美元的額度,縮減到1萬美元,針對人頭匯款、虛假申報的嚴厲審查,以及匯款不得作為海外購房、投資等行政措施,嚴防資金外逃。同時,央行為了杜絕索羅斯等境外大鱷炒作放空人民幣,對境外人民幣外匯市場嚴格管控,最後將人民幣海外拆借利率拉高到年息25%,將借用海外人民幣放空的成本拉高到天價,最終擊退放空人民幣的對沖大鱷,成功守住「保七」的馬其諾防線。

2016年底、2017年初的保七大戰之後,去年又因為中美貿易摩擦,再度挑戰保七的馬其諾防線,人民銀行同樣嚴陣以待,並且再度拉高海外人民幣拆借利率到45%以上,放空者在習川決定在阿根廷展開會談之前退去。由於兩次資金外逃熱潮,人民銀行都堅守七的防線,使得人民幣「保七」成為極為重要的心理關卡,甚至與貨幣的信心產生了一定的連結。

不過,人民銀行此次顯然有意打破「保七」的障礙,原因之一是今年亞洲貨幣集體對美元貶值,由於韓元率先貶值,新台幣、印尼盾、越南盾等也跟進貶值,人民幣等於對韓元升值了7%,相較新台幣則升值了1.7%,刻意保七,對大陸的出口產業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另外則是經過兩年的整理,人民銀行對於海外人民幣的控管更為嚴謹,對於境內人民幣資金外流也建立了完整的總量管制機制,因此即使順勢讓人民幣貶值破七,也不至於造成集體資金外逃的壓力。

第三點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民幣匯率貶值是對沖對美出口關稅上漲的利器,在中美貿易談判膠著,彼此沒有談判桌壓力的現狀下,美方無法就人民幣匯率貶值繼續施壓,只要大陸儲備足夠的低價進口物資,就能取得時間與空間使用貶值策略來延長對美談判的時程。

5月27日,人民銀行由前任行長周小川率先在日本演講時試水溫,認為「市場死守七的底線,有點反應過度」,接著6月7日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外國媒體專訪時,強調「中國有巨大的政策空間來面對貿易戰,無論是匯率、利率、存款準備率、還是貨幣政策工具,都有足夠的空間進行調節。」易綱也特別強調「不認為某個具體數字更為重要」,被市場認為是在暗示人民幣不一定要死守保七防線。

其實,人民幣匯率保七跟當年經濟成長率保七,有異曲同工之妙,在2015年大陸內部也曾熱烈討論經濟成長率保七的重要性,後來在國家統計局「只要成長不低於6.5%的增速,就可被視作約7%」的定調下,大陸GDP成長率已經多年在6.5%至7%之間,經濟也持續穩健增長,如果中美貿易大戰一時無法達成協議,人民幣跟著其他亞洲貨幣,貶值破七,到7.35上下的區間,也不需要太過驚恐。

值得關注的是,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最近的發言,讓外界高度猜測Fed將提早啟動降息循環,刺激道瓊指數在上周從24,830一路大漲到25,983,一周漲幅高達1,153點,創下今年以來最大的單周漲幅,日本與歐洲央行原本就在通膨目標未達標的前提下,維持超低的利率水準,中國大陸從去年就採取多次調降存款準備金率的寬鬆政策,今年元月大降準之後,5月又針對中小型銀行進行定向降準,釋放2,800億元人民幣的強力貨幣,如果美國聯準會再度加入降息行列,新一波的熱錢浪潮將要衝擊全世界的金融市場。

中美貿易衝突至今無解,而且隨著大陸反擊聲浪不斷升溫,全世界的貿易體系面臨難以想像的重大危機,但是為了緩和貿易風暴,各國央行卻又同步採取水淹市場的寬鬆政策,猶如醫生對罹患休克危機的重症病患,不斷增加強心劑的劑量,治標不治本的鋸箭療法,無法根治中美貿易衝突的病症,還得等待6月28、29日大阪G20峰會,習近平與川普是否能夠坐下來,真心解決雙方的貿易爭議。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