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我國科技預算審議機制可再精進

日前行政院科技會報召開「智慧生活顯示科技與應用產業策略會議」,與會的國內面板業者向政府提出建言,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群創總經理楊柱祥表示,顯示器產業產值占我國GDP的8%,期盼政府也能給予8%的科技預算支持,協助產業發展。

綜觀過去政府舉辦的各種產業發展會議,業者都會抓緊機會替產業需求發聲,尋求政府在政策與經費上的支持。此次面板業者對政府科技預算分配提出建言,除了反映產業界期待政府協助的心聲,也凸顯出政府科技預算分配所面臨的難題。

今年5月,科技部長陳良基表示我國基礎科研能力不斷下滑,呼籲要保障學界基礎研究經費;上個月底,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等產業領袖則針對經濟部攸關產業發展的科技預算縮減提出示警。從上述事件可以看出,不論學術界或產業界,都渴望獲得政府的經費支持。然而,在僧多粥少下,如何分配預算資源,並同時兼顧不同施政目標與團體之間的平衡,是政府的一大挑戰。

眾所周知,在每年9月至12月立法院新會期中,中央政府總預算審查是外界最關注的重頭戲,而我國科技預算也是在新會期中拍板定案。但外界鮮少知道的是,在立院正式審查政院版科技預算前,行政機關通常已歷經了近一年的時間進行科技預算的規劃與審議。

按照往例,各部會署會在每年(T)12月送交科技計畫初步規劃至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科會辦),並由科技政委、科技部長及科會辦委員在隔年(T+1)1月共同檢視各部會署過去的計畫執行成果及新預算規劃方向。待4月份各部會署繳交完整計畫書後,再由科會辦及科技部邀請審查委員進行計畫審議,並於7月送交行政院核定。經立院審查通過後,即確立下一年度(T+2)科技預算的可執行額度。

我國每年約一千億的政府科技預算,可分為兩大類:一般型科技計畫和重點政策額度計畫,前者可理解為各部會署的延續型計畫,後者則為政院的重大政策,例如近年政府大力推動的「5+2產業創新計畫」和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等。實務上,科會辦和科技部進行計畫審議時,一般型科技計畫會尊重各機關自行提交的運用規劃,審議時僅會要求做微幅的調整,反觀重點政策額度則是各部會署爭取預算的重要場域,例如科技部長強調的基礎研究或業界重視的產業應用研究經費皆來自重點政策額度,而外界時常議論的部會署科技預算排擠情況主要也是指重點政策額度的分配問題。

雖然行政部門的科技預算規劃與審議耗費相當長的作業時間,然持平而論,現階段我國科技計畫審議仍缺乏有效的機制為預算規劃的妥適性進行把關。實務上,為了趕在7月底將預算審議結果送交行政院,在時間壓力下,審查委員通常只能就各機關所提交的計畫進行原則審查,實難詳細檢視各科技計畫的允當性並給予有效回饋。在此情況下,也就難以確保有限的科技預算能被妥善規劃,導致最終的預算分配結果,通常是部會署競爭後的次佳解。

為提升我國科技預算運用效益、避免資源錯置,我們建議,在短期間無法大幅改變我國現行科技計畫審議機制的情況下,可採取抓大放小原則,先針對規模較大的科技計畫,借鑒韓國的經驗,試行大型科技計畫的事前允當性調查機制。

韓國政府自2008年導入「預備允當性調查機制」,其目的在於提升政府預算的使用效益、減少浪費。根據韓國國家財政法,企劃財政部須針對總計畫規模在500億韓元以上,且政府支出達300億韓元以上的計畫,實施預備允當性調查,此規範不僅適用於一般國家建設計畫,科研計畫亦在包含在內。

韓國執行科研計畫預備允當性調查時,著重在三個構面:技術可行性、政策可行性及經濟效益。技術可行性主要評估科研計畫在規劃過程、計畫目標及內容組成的適切性,並審視是否有研發成功的可能,以及是否有資源重覆投入的情形等;政策可行性檢視科研計畫的政策依據及與國家重大政策的連結程度;而經濟效益評估則著重於衡量科研計畫的成本效益。此外,由於研發活動有不同的研發屬性,在執行調查時,會針對不同科研計畫給予不同的權重參數。例如,基礎研究計畫側重其技術可行性,而應用研究計畫則以經濟效益為評價重點。根據韓國智庫的研究,韓國政府導入預備允當性調查機制後,合計已有35%的計畫(不只科研計畫)因無法通過允當性調查而中止執行,為政府省下16.5兆韓元(約4,400億台幣)。

科技實力的累積對國家永續發展至為關鍵,政府施政不只該把事情做對,更要做對的事情。社會經常對於政府的預算執行率投以高度關注,但我們認為,如何確保政府預算被用在刀口上更為重要。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