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工作機會變少了

圖/unsplash

近年來失業率和緩並非產業政策奏效,也非就業政策使然,而是少子化的世代逐漸進入職場所致...

三年前總統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表示要為大家創造更多優質的工作機會,三年過去了,我們的工作機會增加了嗎?總統說,增加了。

近一年總統逢人便說政府已為青年人創造許多優質的工作機會,失業率已創新低,4月更在臉書上表示:「我不說你不知道,3月份失業率連續兩年,創19年來新低!」聞其言可知總統非常欣喜,甚至興奮於就業環境的改善。

然而,這顯然是個誤解,台灣這些年失業率緩下來,並非我們創造了更多的工作機會,而是我們每年新增勞動力從昔日10、20萬,降至如今7、8萬,當湧入尋職的人潮降溫,失業人口自然會趨緩,失業率降低是必然之理。事實上,在勞動供給降溫的此刻,若工作機會充份,失業率早該跌破3%了。

那麼,一定有人會問何以近年台灣勞動力成長會趨緩?道理很簡單,因為自民國90年以來生育率下滑,出生人口驟降,而隨著少子化世代逐漸長大,漸次進入工作年齡,昔日少子化問題就成了今日人力供給趨緩的問題了。

這說明,近年來失業率和緩並非產業政策奏效,也非就業政策使然,而是少子化的世代逐漸進入職場所致,而這個現象未來幾年會愈來愈明顯,把它說成政府做了多少事,那不是無知,就是在吹牛。

事實上,這些年台灣的工作機會不僅沒有增加,反而在減少,我們從近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可以發現,在每年40多萬名失業者中沒有遇到工作機會的人,五年(103~107)來由21萬增至28萬,沒有遇到工作機會的人增加如此之快,我們還能說就業環境在改善嗎?

再者,過去40多萬失業者在尋職過程,逾半數仍會遇到工作機會,去年卻超過六成沒遇到工作機會,失業者處境如此,政府高層怎麼還好意思說就業環境已經改善,人人有頭路?

我們再進一步看,20多萬沒遇到工作機會的失業者,五年前還有25%有機會面談(惟最後未獲錄取),去年這個比率已降至15%,這些數字遙指著一個現象,那就是國內尋職難度已愈來愈高。

至於總統最關心的青年人(25~29歲)情況更加困難,五年來尋職而未遇到工作機會者也同樣逐年攀升,而這些還沒遇到工作機會的青年於五年前還有26%有面談的機會,去年這個比率已降至8.8%的歷年最低,工作之難找,不言可喻。

這些數據說明,莫說優質的工作機會,就連一般合適的工作也一職難求了,近年多數失業者並未奢求多高的薪水、多好的職位,但即使如此還是難以如願,這樣看來,我們還能說就業環境已經改善嗎?

經濟學家皮古(A.C.Pigou)在《論失業問題》一書曾指出:「失業不僅讓人失去收入,也讓他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受挫,失業意味著生命力的流逝,在這種巨大壓力之下,一個人的信念一旦被摧毀,極有可能再也回不到自食其力的日子了。」這段話值得總統與勞動部官員多多思考。


小檔案

民國87年上班族平均月薪3.2萬元,失業者期望的待遇平均3.1萬元,兩者差距不大,隨著景氣看淡,失業者日趨卑微,107年上班族月薪升逾4萬元,但失業者期待的月薪依舊是3.1萬元。

▎15歲以上民間人口於民國80年代平均每年增27萬人,於90年代平均每年增20萬人,過去兩年僅增8萬人,主因生育率下滑,以15~24歲人口而言,80年代每年增2.4萬,90年代每年減5萬,近兩年平均每年減6萬。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解決低薪困境 不能只靠基本工資調漲

青年族群年均所得新高的是與非

漫天飛的選舉支票

半世紀最低的失業率?

切勿輕忽人力資本排名連年退步的警訊

雄辯不如趣味,數字不如文字。

于國欽

工商時報要聞組副主任兼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