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上海科創板開市與香港金融中心的未來

2019年7月22日對於上海與香港來說,是個「生死交叉」的里程碑,上海證券交易所的科創板正式開市交易,首批25家掛牌公司,吸引到投資人的高度期待,在資金追捧下平均超募比例達到35%,以總金額計算的整體超募比例約20%,募資金額達到人民幣370億元。

上海科創板的開市具有政治、金融、科技發展、乃至大國競爭等多層面的意義,科創板整體規劃前瞻,支持大陸新創科技公司發展成為世界級龍頭的企圖心,更是中國國家戰略的關鍵布局。科創板在去年11月5日由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今年6月13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陸家嘴金融論壇上宣布正式開板,獲得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支持,與過往深圳的新三板的規格自不可同日而語。

新市場要能夠帶來預期的效益,當然需要時間來驗證,不過上海科創板獲得國家領導人的強力支持,各方資源全數到位,首日交易才半小時就創下150億元人民幣的成交量,開盤漲幅超過200%的有四家,最低漲幅也有將近60%,熱烈的起身炮說明了市場高度的期盼,這是1990年12月上海與深圳兩家證券交易所開市交易之後,大陸金融市場最重要的里程碑。

上海科創板的開鑼,受到最大衝擊的是香港證券交易所,是30年來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最大的挑戰。

相較於30年前,香港相對於大陸的金融領先地位已經大幅縮窄,當年香港與大陸的證券交易所分工清楚,上市企業的類別也涇渭分明,過去5年深圳創業板與新三板掛牌的新創事業雖多,條件大多是未達香港交易所門檻的中小企業,如今上海科創板的上市公司,規模與技術含量都不可同日而語,展現直接挑戰香港的企圖,此時又伴隨著香港反送中運動造成的動亂,使得上海與香港兩市出現消長態勢,與30年前相較已經完全易位。

一個關鍵指標可以看出這個「生死交叉」的態勢,新股上市的募資金額,是全球金融中心的重要指標,今年美國股市持續創下歷史新高,2019年上半年以募資金額來排名,紐約證券交易所以229億美元居首,NASDAQ 總計募資195.2億美元排名第二,香港96.4億美元排名第三,倫敦57.2億美元排名第四,第五名是緊追在後的上海證交所,有51.9億美元,第六名是深圳證交所的42.8億美元。

這個排名在上海科創板開鑼之後,出現了重大的變化,科創板第一批募資人民幣370億元,換算約54.3億美元,不只超越上海主板今年上半年的募資金額,更使得上海證交所累計今年前7個月的募資金額,一口氣越過百億美元大關,瞬間晉身成為全球第三大募資市場。

科創板開鑼的25家上市公司只是起身炮,根據上海證交所統計,截止7月18日,已經有148家科創板受理公司。如果按照目前申請公司數量來看,募資總額必然超過2018年上海證交所主板,超越香港證交所,甚至展現挑戰NASDAQ的企圖心。據了解,科創板今年預計的集資目標設定在「人民幣一千億元」,約合150億美元,這個目標如今看來應該可以輕易超越,那麼,上海證券交易所今年就將超越香港,正式成為全球排名坐三望二的金融中心。

人民幣一千億元的募資金額聽起來雖然龐大,不過上海今年要達標並不困難,人民銀行從去年持續進行全面與定向調降存款準備金率的寬鬆政策,累計釋放的強力貨幣已經超過人民幣兩兆元,定向降準一律要求銀行必須增加中小企業的放款,並且嚴控對房地產開發商的融資,因此銀行體系充沛的資金,完全可以支持科創板上市公司的資金需求,科創板到今年底的實際募資金額,非常可能超越人民幣一千億元的先期目標。

相較於上海證交所充沛的動能,香港卻顯得步履蹣跚,今年7月中旬,已經完成所有上市準備的百威亞太啤酒集團,突然在定價最後一刻宣布撤銷上市,原定98億美元的集資目標頓時歸零。在此之前,募資規模僅次於百威亞太的易商紅木(ESR)物流地產開發商的上市案,預計募集10億美元,也因為遇到反送中運動「面對香港不穩定的因素」而撤銷上市。

香港在6、7月新上市的二十幾支新股,股價最高漲幅僅有10%,上市後跌破發行價的比率甚高,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集資能力大幅衰退。

在上海科創板開市前夕,大陸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接受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的專訪,期許「科創板將能長出像Facebook這樣的企業來」,國家給予科創板強烈的政策支持,要藉由科創板創造新一代訊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生物醫藥的明星企業,這些都讓上海與香港證券交易所直接對決,而缺乏政策支持的香港,不論是刻意切割、或是努力融入中國金融體系,在與上海競爭的棋局中都居下風。

上海科創板的開鑼,不只樹立了大中華金融市場的里程碑,更將是亞洲金融中心消長的重要拐點,這或許是陷入反政府運動而難以脫身的香港政府,最困難、卻是攸關生死的課題。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