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基本工資的極限

圖/unsplash.com

從總體數據分析,調升基本工資澤及70多萬人固然值得高興,但若從8百萬名上班族、逾千萬名就業者來說,那只是杯水車薪。

政府近日又要調升基本工資了,過去連續三年的調升雖有助於兼差者與月薪兩萬元的勞工,但對於多數上班族而言,並未起任何的作用。

台灣自2000年以來薪資停滯,歷任總統皆束手無策,有人只會用道德勸說,有人只會寄望以軍公教加薪起帶頭作用,而這一任政府則連年調升基本工資,以為如此便可以讓年輕人生活的好一些。

道德勸說、軍公教加薪自然是無效的,而調升基本工資是否有用?依工總估計,受惠者僅七十多萬人,至於那些比基本工資高一點的人,五年來薪資依舊停滯,甚或下滑。

400萬人月薪停滯

從總體數據來說,澤及七十多萬人固然值得高興,但若從八百萬名上班族、逾千萬名就業者來說,那只是杯水車薪,估計月薪不及四萬元而高於基本工資者仍有四百萬人之眾,五年來他們的收入並未因基本工資的調高而成長。

依勞動部「職類別薪資調查」推計,近五年(2014~2018)除了兩百萬名經理、主管及專業人員經常性薪資成長一成以外,能有一成以上成長的就只有服務及銷售人員,這個族群兼差者(領時薪者)多,自然是受惠於基本工資連年的調升。

然而,那些既非主管、專業人員,又非兼差者約有五百萬人,其中經常性薪資(月薪)不及四萬元者約有四百萬人,五年來他們的月薪依舊停滯,甚或下滑。

例如,總數達122萬人的事務支援人員(資料輸入人員、接待人員、總機人員等),去年月薪平均3.4萬元,近五年只微增4.3%,但仍有若干製造業、服務業不升反降。

再如,總數223萬人的技藝及設備操作員(各類維修、機械操作、美編、印刷、組裝人員等),除了少數業別薪資略高,平均而言,去年的月薪只達3.2萬元,五年來成長5.4%,其中營建業、專業服務業等行業更呈現負成長。

改善動盪政局 才是解方

又如總數近50萬的基層勞工(清潔人員、廚房幫工、勞力工、收票員等),去年平均月薪僅2.6萬元,五年來也只小增6.2%,其中工業部門、營造業及部分製造業皆呈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各業技術員、會計人員、專業秘書等)月薪平均雖有4.2萬元,但專業服務業、教育服務業、醫療保健以及半數的製造僅3.5萬元左右,五年來薪資停滯、甚或減少者也不在少數。

從上述分析可知,約有四百萬名上班族月薪不到四萬元,且五年來他們的薪資成長停滯,事實上,另一份「人力運用調查」也顯示,去年月薪低於四萬元的受僱者近五百萬人,扣掉受惠於基本工資調升者,大約也就是四百萬人。

總統連年調高基本工資,最多只能改善七十萬人,至於這四百萬人不論基本工資怎麼調漲,仍是鞭長莫及。根本之道仍在於改善動盪的政治局面、明訂盈餘分配機制,才能讓經濟成長的果實為更多人分享。

小檔案

馬政府於2015年將基本工資調高至20,008元,時薪120元,蔡政府上台後接連三年(2017~2019)調升至23,100元,時薪150元,明年若再調,即連四年調升。

製造業、營造業、批發零售、不動產業這是行業別,而經理、專業人員、技術員、服務人員、基層勞工這是職類別,每個行業薪資水準不同,而同一個行業裡不同的職類,薪資也有差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大選之前應妥慎處理薪資相關議題

勞工與薪資成長的距離似近猶遠

雄辯不如趣味,數字不如文字。

于國欽

工商時報要聞組副主任兼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