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析論暫停陸客自由行的影響效應

圖為西門町隨處可見自由行的陸客。圖/本報資料照片
大陸官方於7月底無預警發出公告,指鑒於當前兩岸關係,從8月1日起暫停47個城市陸客個人遊試點。消息傳來,台灣旅行業品質保障協會預估,此舉將使來台陸客減少70萬人次,下半年的觀光產業將損失210億元,而首當其衝的民宿、包車業者等店家「很多人會很慘」。
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衝擊,府院緊急啟動全面備戰,除了批評陸方片面限縮喊停陸客自由行,將無助於兩岸間的相互了解;並強調不樂見兩岸人民的正常旅遊,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擾。行政院更召開緊急會議,除了繼續擴大新南向等非陸客市場,並決定提早發動暖冬旅遊補助,以國旅彌補陸客自由行的短少。
然而,大陸官方宣告暫停陸客來台自由行,受衝擊影響的又豈只限於廣義的觀光旅遊產業而已。行政院主計總處於31日公布今年第二季GDP,指出在上半年出口、投資優於預期下,經濟成長率概估2.41%,比早先的預測數大增0.63個百分點。不只讓上半年的經濟成長率得以保2成功,達到2.07%的經濟成長率,更是讓台灣得以躍居四小龍之首。
儘管今年第二季的GDP數據耀眼,但話鋒一轉,主計總處官員也明言,大陸突如其來的限縮陸客自由行,恐將影響台灣下半年的經濟表現。如果再加上貿易戰、英國脫歐、波灣情勢緊張等變數,展望今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其實仍有不少風險,必須審慎評估應對。
歸納主計總處的解讀與分析,台灣之所以能夠在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成長位居四小龍之首,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其實更多的是因為其他的三小龍,包括韓、港、星,在今年的上半年,各自遭到來自內外因素的衝擊影響。包括韓國與日本之間的相互叫陣直接影響韓國的產業供應鏈;香港欲罷不能的反送中行動對經濟、產業所帶來的影響;以及新加坡受到全球成長放緩及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使得高度仰賴出口貿易的新加坡在今年第二季出現大幅下滑。而台灣則是受惠於台商返鄉及轉單效應,在此長彼消之下,而在第二季榮光再現。然而,放大來看,當前中美之間的科技冷戰,正在打擊全球的經濟前景,台灣終需尋找自處與倖免之道。
相較於韓、港、星目前各自所陷入的困境,台灣獨有的困境又是什麼?總體以觀,其實包括了內在以及來自外部的干擾。其中,內在的困境,盡人皆知就是台灣業已長期陷入政黨之間的惡鬥與內耗。這種內耗,不只沒有緩和的跡象,朝野之間的對立更可以說是已經臻於誓不兩立的狀態。如此這般,不只無法提供或營造有利的產業投資、發展環境,甚至也造成社會的分裂與對立。其結果則可能使人才與資金因失望而外移,呈現惡性循環的效應。
台灣當前所存在的惡性循環困境,不只存在於本身內部的政黨對立與族群分裂。更棘手的是,這其中同時也包含了來自外部的干擾因素。何謂外部的干擾因素?其實同樣是盡人皆知的,也就是兩岸關係的起伏跌宕,匯聚成為難以捉摸掌控的風險變數。這一波陸方片面宣布暫停陸客自由行,堪稱是一個最新的例證。
進一步檢析陸方此一舉措的意含,除了可歸因於既然台方不想交流,那就暫時全面停止交流之外,當然也還有對台方施壓,乃至於希望因而影響明年的大選之考量。不過,正如同中美貿易戰,彼此針鋒相對,受影響的不只是雙方受到關稅制裁的產業,影響面更是涵蓋全球,連亞洲四小龍也要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影響。同樣的,陸方選擇此時此際出牌,其實也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包括綠營人士正好可以坐實陸方的政治干擾,以及讓在台的友中人士內外交困。
但如果台灣當局認為因而撿到一把可以「紅」化藍營的「槍」,甚至不斷加強「綠色恐怖」的劑量,其後果也可能形同「為淵驅魚」,以及升高兩岸的緊張對立情勢。說到底,兩岸升高對立,即使是一時的權宜之策,包括兩岸,以及在台灣本身的不同立場陣營之間,其實都不會有真正的贏家。而更嚴重的是,如果台灣兀自陷於內耗的泥沼,以及兩岸不計代價的升高對立,真正得利的一定是其他的競爭對手,包括美、日、韓,甚至東南亞、印度。台灣以及大陸會不會走到親痛仇快的這一步,歷史正在考驗雙方的智慧!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