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解決低薪困境 不能只靠基本工資調漲

勞團在勞動部門口呼口號,要求調升基本工資。圖/本報資料照片

8月14日審議委員會又讓基本工資月薪調漲了3%,時薪由現行150元調升至158元。工商團體相當不高興。因為他們主張基本工資,從金融海嘯復甦後已經每年調漲,企業每年都在消化新增適法成本。今年面臨中美貿易摩擦,前景不明,時薪、月薪都應該凍漲。站在國家均富的發展立場,我們支持基本工資調漲,但解決底薪問題應該需要更多的努力。

今年1至5月全體受雇員工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平均為40,773元,仍低於2004年(15年前)同期的實質經常性薪資,顯見薪資成長幅度仍還沒趕上物價攀升的速度。其中,青年低薪問題尤為嚴重。例如根據台北市政府主計處公布最新的「家庭收支訪問」調查結果,106年台北市所得收入者每人可支配所得為72.3萬元;但以年齡別觀察,所得收入以45至54歲組最高,每人可支配所得為93.4萬元,對比初出社會未滿30歲的族群,平均可支配所得僅46.4萬,還不前述的一半。低薪已成為台灣青年世代不平之鳴的主因。

然而當今政府提出的低薪對策,是有鼓勵企業加薪,但一直著重在基本工資提升。蔡總統更是在2017年底就提到她的夢想數字是最低工資應拉高到3萬元。政府對低薪的重視我們感受到了,但只提高最低工資,缺乏其他短中長期配套,就難有其他成效,也造成窮忙族愈來愈多。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政府以勞工平均薪資凍漲17年,強力要求企業大幅提高基本工資,但卻以政府財政負擔增加250億元等理由斷然拒絕為軍公教調薪。事實上,軍公教自88年起調薪5次,累計調幅15.93%,同時間的物價上漲幅度卻高達21.03%,軍公教人員平均實質所得減少的幅度還比勞工嚴重。身為全國最大雇主的政府,不能以身作則,又如何作為企業表率?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低薪是由眾多因素造成的,包括全球化、產業轉型與升級效果不彰、產業鏈外移、附加價值率不高、學用落差與台灣外勞人數逐年成長等等。另外,政府為節省人事成本,帶頭以派遣人力取代政府正式職或約聘雇,都使勞動市場每況愈下。

為何在台灣深陷經濟成長低谷與低薪困境時,鄰近的新加坡卻創造人均收入能高居世界排名第六、亞洲排名第一的佳績?新國政府以高薪延攬最優秀人才進入政府服務,放寬法規限制並提供企業量身訂做的客製化服務,不論是土地、企業總部、研發中心、高階人才與租稅優惠等需求都盡力滿足,每年總能吸引近千億美元的外人直接投資 (FDI)。韓國近幾年也因政府致力於改善韓國之投資環境,FDI屢創歷史新高,人均國民所得早已突破3萬美元,遠遠將台灣拋開。

因此,要解決低薪沒有捷徑可走,一是政府帶頭進行人才培育、延攬及留才等,提升行政效率、投資審議透明度,並進行法規鬆綁、獎勵創新;二是改善投資環境,諸如各產業工商會常提到的「五缺」困境,讓水、電能穩定供應;三是促進產業創新,尤其雇用70%以上勞工的中小企業,面對產業結構變化,常缺乏足夠的應變力,政府應多花點心力協助這些中小企業進行產業創新,找到適合的產品定位、利基市場與行銷策略等;四是從教育著手,避免青少年因缺乏專業技能而一窩蜂投入勞力密集的服務業,台灣的內需市場其實很小,無法跟國際接軌就沒有國際行情薪水,因此應該從政策上改善供過於求、學用落差的人才培育現況,並積極推動國際教育,雙語教育,學習最新的謀生工具,如程式語言等,培養具備全球移動力的人才;五則是訂定與「經濟成長率與物價連動」的調薪機制,配合加薪減稅、不加薪就加稅的政策配套,讓軍公教與一般勞工都能分享經濟成果的果實。

期盼政府能盡早對症下藥,重建良好的營商環境,利用當今美中貿易戰台商回流「投資台灣」,發達經濟,如此低薪才能迎刃而解。


延伸閱讀

大選之前應妥慎處理薪資相關議題

勞工與薪資成長的距離似近猶遠

我常在思考的是現今市場變化迅速,總體經濟、區域政治、產業發展與新技術等的訊息,如何能夠接地氣的讓百工百業知曉,進而促進人民的生活品質。

林建甫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資深顧問、台灣大學經濟學系退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