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逾百萬人自己僱自己

逾百萬人自己僱自己 圖╱本報資料照片

數位經濟這隻看不見的手已開始調整我們的產業,並且也開始改變我們的就業,這就是「自己僱自己」就業者逐年成長的原因。

近年就業產型態的業變化

每年夏天,總有二十多萬學子走出校園,投入尋職行列,所謂尋職,多數人想到的不外乎在人力銀行投履歷、託師友介紹、看報紙人事招貼,再不然就是去參加高普考。

如此找到工作的人,通常被稱為上班族,勞動統計則稱他們為受僱者,我國目前受僱者有913萬人,除了100萬人受僱於政府,其餘皆受僱於私人企業,受僱者當然是就業者,但就業者不一定是受僱者。

我國目前1,149萬就業者,除了受僱者,還有僱主、自營作業者及無酬家屬。僱主不用解釋大家都明白,而自營作業者簡單說就是「自己僱自己」,沒有老闆僱他,而他也不去僱人,例如農民、網紅、網拍、攤販、開畫室、教鋼琴、計程車司機、自由撰稿人、或在家接案子都算,目前有133萬人。

至於無酬家屬,就是那些幫家人打理事業而沒領薪水的人,但有個前提就是每周至少要工作15小時,若沒這個規範,大家都說在家裡幫忙,豈不全成了就業者?那就業統計還能信嗎?這類就業者目前也有60萬人。

隨著不同發展階段,我國各類型態的就業變化頗大,四十年來(1979~2019)由於生產製造、商業流通、住宿餐飲的版圖擴張如雨後春筍,平均每年增2.2萬家,僱用了大量人力,受私人僱用人數占總就業人數遂由五成提升至七成,也正由於占比太高,就業者與受僱者經常被混為一談。

在四種就業型態裡,自營作業者的人數名列第二,這類「自己僱自己」的就業者早年非常普遍,1980年代占總就業人口仍有兩成,隨著年輕人跑到都市上班,自營作業者近年占比已降至一成。

不過,近年情況有些變化,自營作業者於三年前已止跌回升,這是前所未有的現象,值得一記。我國自營作業者於1991年升至160萬的高峰後逐年下滑,於2015年降至131萬後觸底回升,今年以來已升至133萬,創下近九年最高。

何以會有這個變化?這些年台灣老式的麵包店、雜糧行、雜貨舖、文具店及流動攤販日漸凋零,既是如此,何以「自己僱自己」還能止跌回升?還能創九年新高?思來想去,這應該和網路經濟有關,有更多人在網路平台上「自己僱自己」。和昔日企業創造數以萬計的工作機會一樣,未來這個數位平台也將釋出可觀的就業機會。

其實,不只台灣「自己僱自己」的就業人口出現逆轉,日本、韓國也是如此,日本於二戰後自營作業者曾逾千萬,占總就業人口四分之一,隨著經濟發展自營作業者連年下滑,惟去年已回升至535萬人。同樣的,韓國自大前年起也已擺脫長期下滑的走勢。

兩年前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曾推估,現今進入小學就讀的兒童,日後他們長大所要從事的工作,65%還不存在。其實不須等他們長大,如今數位經濟這隻看不見的手已開始調整我們的產業,並且也開始改變我們的就業,這就是「自己僱自己」就業者逐年成長的原因。

隨著數位經濟的發展,人們的生產、生活正在改變,就業型態也在調整中,如今逾百萬人「自己僱自己」,不久的將來也許會升破兩百萬、甚至三百萬。

 

小檔案

▎依歷年工商普查,1981年我國有51萬家公司,2006年超過100萬家,2016年達130萬家,其中製造業雖歷經生產線大舉外移,企業家數仍由1981年的9萬家升至2016年的16萬家。

▎OECD估計,現今進入小學就讀的兒童,65%將從事的新形態工作,目前並不存在,另25%的工作者未來工作機會約有50~70%因自動化被取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推動數位經濟基礎建設

啟動數位轉型的策略芻議

產業數位轉型要加緊腳步

數位創新的結構困境

全球經濟衰退威脅繼續升高

 

雄辯不如趣味,數字不如文字。

于國欽

工商時報要聞組副主任兼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