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從長照財務困境診斷民粹病毒之害

立法院衛環委員會25日邀請衛福部長陳時中,專案報告「長照十年計畫2.0執行情況」。陳時中在會中直言,他個人並不喜歡長照採保險制,但卻並不排斥朝此方向規劃。而對於財政部建議,研議長照應改採保險制,他則回應長照財源確實要檢討,衛福部會先分析比較各種制度與財務規劃的利弊得失,並找財政部研商。

關於實施長照制度的財源,究竟要採稅收制或保險制,乃至於直接由公務預算編列,由於各有利弊,實施之前確曾引發各方爭議。依行政院於2016年12月所核定的「長照十年計畫2.0」,及次年6月所通過實施的「長期照顧服務法」,在蔡英文總統的拍板下,決定採行稅收制,包括開徵菸捐,調增遺贈稅、房地合一稅等收入,來充當長照2.0的財源。

然而,根據衛福部資料,採行此一新制,長照基金每年收入約在300億元左右。但實施兩年多來,支出金額漲幅卻幾乎是逐年倍增,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衛福部估計最快在2021年的政府總預算中,就必須逐年開始編列長照公務預算,政府的長照制度才不致於斷炊。

回顧當初對於推動長照制度的財源規劃,三種方案固然因為各有利弊以致難做取捨,而有賴蔡總統「坤」綱獨斷才能全力衝刺長照2.0。然而實施未滿3年,卻已出現捉襟見肘的窘境,益發凸顯當局公共決策缺乏周全規劃的闕失。

於今,長照2.0的處境如同過河卒子,既不可能因而廢止,衛福部無計可施,只能寄望不足之數改由公務預算編列。然而,長照費用如改由公務預算編列,勢將排擠其他政務的支出,再加上財政部依據今年4月通過的「財政紀律法」,明令不得「再」要求提高稅收固定比例,限定用於長照基金,並正式發函要求衛福部另闢財源,或依立法院當初通過長照法的附帶決議,採行長照保險制。

正是受到長照稅收入不敷出,而寄望提高稅率又被財政部以有違「財政紀律法」駁回的進退失據困境,使得明言並不喜歡長照保險制的陳時中部長,也只好務實的表示,不排斥朝此方向規劃。

當然,長照財源改採保險制,也並非沒有缺點。最明顯可見的是,長照保險財務一旦也面臨入不敷出的境地,屆時想要調漲費率所將遇到的反彈阻力迨可預見。此外,不像全民健保適用於所有國人,故可採強制保險制。長照險如果也採強制投保模式,而實際上並非所有人均可享用,包括健康型老人,或者未及享受長期照顧好處就已往生者,勢將影響其投保及繳費意願。

總體以觀,長照制度的財務規劃,不論採行何種模式,其實均有其結構式的闕失。如果從事後諸葛亮的角度來看,也許當初推動長照制度時,行政當局就應該審慎而明智的評估,如果視為政府基本職責,上策應是與全民健保制度整合為一。中策則可將長照險定位為個人保險的一環,由保險業者來承保,中低收入老人之照護保險支出,才由政府社福預算來支應。而最後採行的稅收制,不到三年就面臨困境,展望台灣人口結構加速老化的趨勢,益發凸顯稅收制其實是在民粹思維下的短線操作之下下策了!

民粹思維的決策模式,使政府公共決策陷入難以為繼的困境,長照2.0制度的輕率實施,絕非孤例。每逢選舉年,為了討好選民,贏得選舉,不分朝野政黨,競相推出未經周延規劃、缺乏可靠財源的「買票式」措施。而更令人憂心的是,這種民粹思維下的短線操作,有如傳染病般迅速就會蔓延到朝野政黨、大小政客。大家有樣學樣,進而變本加厲,無視「財政紀律法」的法條規範,濫開支票,競相灑錢。最後導致政府財政惡化、債台高築與債留子孫猶在其次,只怕國家這個公法人,不待年老體衰亟需長照,就會因民粹病毒肆虐,油盡燈枯而走入歷史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地方化、企業化才是長照2.0的永續之道

長照社會的動容風景

高齡化有商機!生活關懷及健康照護商品潛力大

老了要住哪?

高齡化有商機!生活關懷及健康照護商品潛力大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