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消失的景氣綠燈

消失的景氣綠燈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于國欽

去年景氣燈號改版,大幅放寬得分門檻,同樣的成長率可以得更多分數,卻還是亮不出紅燈、綠燈,說明台灣景氣真的非常疲弱…

綠燈消失期間
綠燈消失期間

「高秋八九月,白露變為霜,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這是大自然的循環,早年經濟學家深信經濟活動也有這樣的規律性,謂之景氣循環。

19世紀法國學者朱格勒(C.Juglar)發現為期十年的循環,英國人基欽(J.Kitchin)實證40個月的循環,康德拉季耶夫(Kondratieff)更提出了60年的循環。

過去我們常會聽到就業冰河期到了,景氣春燕來了,講的就是這個循環的現象,依國發會的認定,台灣近一甲子已歷經了十四次循環,每歷經一次循環,台灣經濟便扶搖直上,國人的所得也水漲船高。

只有衰颯沒有繁榮

然而,十年來這個循環日漸模糊,其中與景氣循環呼應的景氣燈號,已有八年之久沒亮出紅燈,這意味台灣的景氣八年來不是秋天就是冬天,只有無邊落木蕭蕭下的衰颯,沒有春江水暖鴨先知的繁榮。

晚近更慘,遑論紅燈,近一年連綠燈都亮不出來,放眼望去全是黃藍燈、藍燈,這些燈號代表國內景氣很低迷,過去是紅燈消失了,如今竟連綠燈也消失了,經濟動能之弱,於此可知。

過去四十年,通常都是面臨重大危機,綠燈才會消失一年以上,例如1990年台股從萬點狂跌至三千點,1998年金融風暴席捲亞洲,2000年網路泡沫橫掃美歐,2009年金融海嘯肆虐全球,這些年代就業陷入冰河期,經濟停滯甚或衰退。

有趣的是,我們自2011年以來雖沒有出現紅燈、黃紅燈,但仍歷經兩次景氣循環的擴張期(expansion),擴張期而沒有紅燈,還算擴張嗎?2017年國發會主委陳添枝認為這是半途而廢的復甦,後勁不足的擴張,他相信隨後景氣的擴張期會比上一波來得好且長,且有機會亮紅燈。

 

暗藏長期結構危機

遺憾的是,自陳主委談話迄今又過兩年了,非僅從未亮過紅燈,甚至與黃紅燈都還有段距離,最近一年就離得更遠了,連綠燈的邊都碰不到。

到底是什麼原因?是燈號變嚴格了嗎?恰恰相反,去年景氣燈號改版,大幅放寬得分門檻,同樣的成長率可以得更多分數,按理說更容易亮紅燈才是,然而這一年來景氣綜合判斷分數不進反退,以致連續亮了12顆黃藍燈,其中還有一顆藍燈。

連得分門檻放寬了,還是亮不出紅燈、綠燈,這說明台灣景氣真的非常疲弱,自2011年以來迄今已近九年,九年亮不出紅燈、甚至亮不出綠燈,這顯然已非景氣問題,而是結構問題,這九年之間,藍綠都執政過,也提出不少對策,但事實證明這些對策是無效的。

兩年前,我們看到景氣紅燈消失,如今又看到景氣綠燈消失,莫以為這不過是燈號罷了,而置之不理,燈號的每況愈下,反映著台灣經濟競爭力的日趨下沉,當局切莫以台商回台屢創佳績,而忽視了這個長期的結構危機。

 

 

 

 

小檔案

▎玉臺新詠輯東漢宋子侯五言詩:「洛陽城東路,桃李生路傍。花花自相對,葉葉自相當。春風東北起,花葉正低昂。…高秋八九月,白露變為霜。終  年會飄墮,安得久馨香。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

▎景氣燈號係根據股價指數、海關出口、工業生產等九項成長率的高低給予1~5分,併計九項總分介於9~45分,分數愈高代表景氣愈熱,亮的是紅燈、黃紅燈,分數愈低代表景氣愈冷,亮的是藍燈、黃藍燈。而綠燈居中,代表景氣穩定。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景氣到底好不好?

景氣未亮綠燈,基本工資豈能再調升?

晶圓代工景氣先抑後揚 然貿易變數待觀察

八年亮不出景氣紅燈的再思

政府景氣觀測和統計調查要有大數據應用思維

 

雄辯不如趣味,數字不如文字。

于國欽

工商時報要聞組副主任兼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