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主計長應多了解GDP的編算與預測歷史

經濟預測並非易事,景氣平穩時的預測容易些,然而預測能力的高下只有在景氣轉折時才能見真章。圖/本報資料照片
經濟預測並非易事,景氣平穩時的預測容易些,然而預測能力的高下只有在景氣轉折時才能見真章。圖/本報資料照片

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發布預測,五度下修全球經濟成長至3.0%,這個數字已創下金融海嘯以來最低,該組織並警告,若貿易戰仍無法解套,經濟前景恐持續黯淡。

無獨有偶,本月初世界貿易組織(WTO)也把今年全球貿易成長率大幅調降至1.2%,不到2019年4月預測數的一半。更有甚者,世銀與IMF總裁幾天前也同聲警告全球經濟展望惡化,有九成經濟體成長將放緩。值得注意的是,IMF也將台灣經濟成長率由2.5%調降至2.0%。

我們認為,IMF大幅調降台灣經濟預測非常合理,因為台灣的出口占GDP比重將近六成,這個出口依存度遠高於南韓(36%)、日本(14%)及中國大陸(18%),當全球景氣降溫,貿易量大減,台灣自然是首當其衝,其次,台灣與貿易戰的兩大要角美、中貿易關係密切,兩者合計就占了台灣出口的四成,其風險之大,明顯可知。

日前多位立委援引國際機構最新經濟展望,在國會詢問主計長朱澤民對台灣今、明兩年經濟成長的看法,朱主計長樂觀的認為:「主計總處預測今年可達2.46%,比起國際機構,主計總處的數字比較接近實際情況。」他還調侃IMF在2017年10月預測台灣該年只有2.0%,但最後統計數字達3.08%。

朱主計長可能忘了,2017年8月就連主計總處的預測也只有2.1%,與IMF幾無差別,事實上,這個3.08%的數字也是一年之後才修正出來的,如此看來,主計總處的預測有比較高明嗎?不言可喻。

經濟預測並非易事,常看預測的人會發現,如今的預測已有一個慣性,前景看好時各預測機構連袂上修,爭相加碼,而一遇風險又競相調降,其參考價值甚低。景氣平穩時的預測容易些,然而預測能力的高下只有在景氣轉折時才能見真章。

第一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丁伯根(Jan Tinbergen)說:「只有能正確預測出經濟轉折點的模型,才算是成功的預測模型。」我們以此來回顧主計總處過去20年的預測會發現,主計總處從未提前預測出景氣的轉折點,以此而言,主計長該做的是,好好精進我國的預測,而非消遣國際機構的預測不準。

台灣近20年來面臨了三次經濟重大轉折,主計總處全都沒事前預測到。第一次是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前一年亞洲已有山雨欲來之勢,不過主計總處於年初仍樂觀的預測該年經濟成長可達6.18%,結果只有4.21%。第二次是2001年全球網路泡沫,出身業界的經濟部長林信義率先示警國人要有過苦日子的準備,惟主計總處隨後仍樂觀的預測會有5.25%的高成長,結果這一年台灣非但沒有成長,還出現半個世紀以來的首次衰退。

第三次也就是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主計總處同樣沒測出轉折點,2008年初美國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陷入流動性危機,二房風暴時隱時現,面對這個風險,主計總處於5月依然上修經濟成長至4.78%,不料9月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產,全球經濟風聲鶴唳,台灣經濟急轉直下,最後經濟成長只剩0.7%。

我們以過去台灣經濟的三次轉折提醒朱主計長,面對國際情勢瞬息萬變,還是要謙卑一些,尤其主計總處對總體情勢的判斷直接影響內閣施政,不容須臾誤判。也許朱主計長會說:「他們是預測,我們是概估,比較接近實際數字。」事實上,不用說概估數難以定準,有時連統計數也未必準確,回顧歷史數據就會發現,許多統計最後也是大修、特修,只是代遠年湮為人淡忘罷了。舉個例子,2009年國民所得統計五年修正便把1988年經濟成長率8.04%大幅調降至5.57%,以此而言,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成長是否如初步統計所呈現的這麼好,仍待商榷,主計總處必須參酌更多公務統計詳實估算,才是正辦。

主計總處在國民所得統計上有兩件工作,一是GDP的編算,一是GDP的預測,不論是依國民經濟會計(SNA)所編算的統計,或是依據總供需模型所做的預測,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全球景氣面前,我們必須更謙卑,事實上從過去半個世紀的編算、預測經驗,主計總處的文官們也早該學會謙卑的功課了,反之在面對政治壓力,則要有專業文官的勇氣挺住,有人說統計是良心事業,但良心也需要勇氣來救贖。

主計總處的專業長期以來多受肯定,所編算的經濟成長率、產業關聯表、物價、薪資、失業率及各類普查,一向也是政府及民間進行決策的重要參考,影響台灣政治、經濟至巨。盼該處能多在專業上著力,二、三十年來這個部門所追求不受政治干擾的統計獨立性,仍賴這一代的統計文官的繼續堅持,這看似小事,惟國家未來經濟發展成敗正繫於此,由是可知,這不是小事而是不容須臾讓步的大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GDPR與台個資法的差異與調和

全球GDP三分天下

朝野面對歐盟GDPR應謹慎積極

年度競爭力報告啟示錄

政府編算財富分配統計的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