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不如爸爸年輕時

薪水不如爸爸年輕時
薪水不如爸爸年輕時

以年輕人的收入除以孩提時代爸爸的收入,若比率逐年升高,他們會比較有信心,但若逐年下滑,甚至跌破一,那麼將會非常悲觀…

青年可支配所得概況
青年可支配所得概況

經濟學家費爾德斯坦(M.Feldstein)所編的《轉變中的美國經濟》一書,於討論人口問題時曾援引相對所得這一概念,認為兒女長大後通常會以兒時爸爸的收入來衡量自己的薪水夠不夠理想。

一旦自己的收入比老爸年輕時還高,那麼他們便趨於樂觀,樂於結婚並多生幾個小孩,如果收入還不如老爸年輕時,那麼他們的壓力就會升高,如此一來社會的結婚率、生育率就會下滑,使得人口成長趨緩。

這個相對收入比率是以年輕人的收入除以孩提時代爸爸的收入,如果比率逐年升高,他們會比較有信心,相反的,這個比率逐年下滑,甚至跌破一,那麼他們會非常悲觀。

1980年代台灣經濟快速成長,老板年年加薪,這個年代的年輕人,薪水比自己爸爸年輕時高出甚多,社會充滿樂觀氣氛,除了名目所得遠高於爸爸,經物價平減後的實質所得亦然。

舉例來說,1994年一位不到30歲青年,他的可支配所得約33萬元,他孩提時代大概在1970年代,那時他爸爸正值這個而立之年,一年的可支配所得只有4萬元,他的收入已是爸爸的八倍。

即使以物價平減後的實質可支配所得,1970年代一位未滿30歲的青年也只有13萬元,而1994年已升至43萬元,依舊比爸爸年輕時高出兩倍,這個大環境帶給人們無限的希望,走出校園就趕儘結婚,多生幾個小孩是非常自然的事,1980~2000年台灣社會大多洋溢在這個繁榮的氣息裡。

我們可以再比較一下,一位在1994年已過而立之年的青年(30~34歲),他的可支配所得45萬元,同樣也比起他懂事以來老爸的薪水高出甚多,如果他爸爸於1975年正值他這個年紀,當年可支配所得還不到7萬元,可說是遙遙領先老爸年輕時。

1980年以來台灣經濟快速成長,有五、六年之久薪資年年成長逾一成,1990年代薪資成長雖緩了點,也總還有4~5%,這二十年是台灣最美好的年代,每位在社會上工作的人都比孩提時代爸爸的薪水好很多。

不過,好景不常,2000年以來逐漸改觀,樂觀氣息逐漸消失,薪資成長逐年趨緩,去年不到而立之年的青年,可支配所得約40萬元,與他們孩提時代爸爸年年加薪已不可同日而語,爸爸在他這個年齡時收入33萬元(1994年),表面看來今天青年人薪水仍高於老爸年輕時,但是經物價平減後,就不如爸爸了。

2000年是個分水嶺,此前青年人的收入總比老爸年輕時多出五、六倍,此後逐漸平分秋色,經物價一平減,甚至已不如爸爸年輕時。從費爾德斯坦(M.Feldstein)這個相對收入的概念,我們也終於明白十多年來台灣結婚率下滑、生育率屢創新低的原因。

今天青年人的所得也許比去年好一些,也許名目值還創了新高,但這並不值得高興,相反的,兒子薪水不如老子的這個趨勢,才值得憂心。

小檔案

▎實質收入等於名目收入除以物價指數(CPI)乘以100,用以觀察人們購買力的變化,以2016年物價為100.0,則1994年物價指數76.86,當年不到而立之年者的收入32.9萬,經此計算,實質收入為42.9萬元。

▎可支配所得係由家庭收支調查推估而來,以未滿30歲的有收入的青年而言,2018年平均每位收入47.3萬元,扣除所得稅、勞健保費等非消費支出後為39.9萬元,此即可支配所得。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台灣近18年所得分配改善了嗎?─論家庭收支調查的問題

看得見的「貧窮」,看不見的「全球化後遺症」

連結回流中小台商 協助青年創業

景氣未亮綠燈,基本工資豈能再調升?

「生不如死」之後…合理房地政策 應從青年安居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