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蔡總統「談數字」的幾點期許

政府統計備受干擾,其獨立性也就備受質疑了。圖/Unsplash

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召開國民所得評審會議,上修今年我國經濟成長,這次上修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民間投資優於預期,其餘包括出口、消費、政府投資、公營事業投資及服務輸出皆不如預期,這樣的上修明顯過於勉強,何以如此?是否允當?值得深思。

總統大選已近,執政黨自然要拿出施政成績來贏得民眾的支持,四年前總統大選,當總統馬英九談及自己政績時,不是被蔡英文斥為「數字總統」,就是被她諷為「與人民距離太遙遠」。她曾表示自己絕對不要做一個數字總統,又說:「數字只是施政者參考,而非追求目標,若只見數字而沒有看到人民感受,那樣的政府就是令人民失望的政府。」

這些話言猶在耳,但三年多來蔡總統運用數字可謂青出於藍,我們經常會聽到總統宣稱五加二產業這也破兆、那也破兆,全成了兆元產業,事實上,五加二產業迄今仍無行業分類,破兆統計從何而來?又如失業率今年以來已漸升高,總統卻仍在臉書上表示失業率創十九年新低,又如台商回台投資七千億僅屬承諾數字卻被說成投資大爆發,近來四小龍第一、台股創新高、台灣與德、美及瑞士並列四大超級創新國更為蔡總統所津津樂道。

這一年來官方數字漫天蓋地而來,全是好消息,蔡總統大概是有史以來最擅長運用數字的總統,在總統、院長不斷釋出大爆發、創新高、破兆元等氣氛下,政府統計備受干擾,其獨立性也就備受質疑了。聯合國2014年大會決議官方統計十大基本原則,所要求於官方統計最重要者便是獨立性(independence)與問責制(accountability),少了這個堅持,公眾將會失去對統計數字的信心。

這次經濟成長的上修便是一例,官方強調上修的動能悉數來自於民間投資,那麼果真是台商回台帶動的嗎?是投資大爆發了嗎?顯然不是,主計總處自己都承認,即如經濟部所言今年回台投資達到2,255億元,扣掉買地、營運資金之後,真能算為民間投資的也只有1,600億,而這筆支出再扣掉自國外進口的資本設備更只剩寥寥500億,對今年GDP的貢獻最多也只有0.3個百分點。

我國一年民間投資的規模逾3兆,台商回台挹注了500億元,也只是滄海一粟,怎會是大爆發?怎會是經濟成長上修的原因?當然不是,那麼是什麼原因讓民間投資優於預期?這顯然是國內半導體大廠的長期投資所致,我們只要看一下海關進口即可明白,半導體設備占資本設備進口比重高達44%,不含半導體設備之資本設備進口,今年以來幾乎是零成長,少了半導體,何來投資大爆發,此理甚明。

那麼,讓主計總處上修今年經濟成長的原因就算是投資超乎預期,這也是半導體業者的貢獻,而非府院所宣稱的台商回台。然而,僅憑民間投資一項便上修今、明兩年經濟成長,這樣的風險未免太大,也未免太過樂觀,須知所有國際機構都持續調降全球經濟成長、貿易量成長,所有國家都在下修今、明兩年經濟成長,我們如何能自外於這一波的衝擊,難道就仰仗這0.3個百分點的台商回台,以及所謂的投資大爆發?

事實上,另一個機構國發會就比較客觀些,日前發布景氣燈號時他們綜合了國內外經濟情勢示警:「如今外在環境非常險峻,對台灣的經濟是一大挑戰,明年全球經濟展望仍然疲弱,先進與新興經濟體普遍放緩,其對我國未來景氣之影響均須密切關注。」相反的,主計總處非僅上修今年經濟成長至2.64%(原預測2.46%),明知來年經濟險峻,仍然上修了明年的經濟成長至2.72%(原預測2.58%),其樂觀至此,與昔日穩健保守之風,相去遠矣。

總體經濟指標上百項,挑好的談可以談的「春風得意馬蹄疾」,挑壞的說也可以說的「山雨欲來風滿樓」,正因為如此,聯合國才會提出官方統計基本原則(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Official Statistics),期盼各國統計部門恪遵原則以迴避政治力干預,而要達到這個目標仍需國家體制的奧援,以及政治人物的自律與尊重。

蔡總統四年前說:「數字只是施政者參考,而非追求目標,若只見數字而沒有看到人民感受,那樣的政府就是令人民失望的政府。」真可謂暮鼓晨鐘之言,更是每位政治人物該有的統計觀,但願她仍記得,她應該要記得才是。

這些日子我們看到總統成天的投資大爆發、四小龍之首、又是創新高、又是破兆,這些談話非但不會迎來更多尊敬,反而會陷統計部門於為難而失去獨立性,同時失去公眾的信任,其為害大矣。歷史學者黃仁宇曾指出:「中國歷代疏於數字管理,而傳統官僚主義的作風,真理總是由上而下,統計數字反映著上級的要求和願望。」選舉固然重要,政績固然重要,但如果成天只想聽好聽的數字,官僚體系就會愈加浮誇,統計就會更加失真,而政府的施政就會離民心愈遠,想想,這豈是蔡總統昔日從政的初衷?


延伸閱讀:

論第三季經濟成長概估的盲點

投資能帶動GDP嗎?

台商回台的神邏輯

拜廟成總統大選拉票顯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