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跨過負利率陷阱

結束負利率,瑞典去年12月開了第一槍。圖/pixabay

文/陳鴻達 金融研訓院副研究員

全球首先嘗試負利率的國家瑞典,在去年12月其央行決定將升息至0.00%,結束5年負利率實驗。這是全球首個放棄負利率的央行,會不會造成其他實施負利率國家跟進?雖然大家都知道貨幣政策有時而盡,即使利率再低也無法刺激景氣,但有些國家還是想試一下。結果不但無法達成振興經濟效果,反而產生意料之外的負面效果,不可不慎。

低利率造成金融不穩定

IMF在2019年10月出版的年度金融穩定報告中,從前言到內容都花許多篇幅討論低利率將帶來難以輕忽的金融風險,也讓金融體系更脆弱。因為低利率將使得投資者為了追逐報酬率,選擇更多高風險與低流動性的投資標的。這些投資標的對景氣更為敏感,在景氣反轉時,所承受的衝擊將被放大。並且一旦突然要收回這些投資或是突然緊縮時,將造成經濟嚴重衝擊,特別是那些金融已經很脆弱的的國家。

在低利率下,低報酬將使得退休年金險變得非常昂貴,也驅使基金經理人擁抱一些順周期性的高風險投資項目,加劇經濟週期的波動與金融的不穩定性。此外日本與台灣的保險業也因本國利率低迷,投資標的難尋,因此龐大資金投資海外市場,龐大的匯率避險成本也吃掉大部分的獲利。

景氣更難翻轉

為什麼有人會投資負殖利率的債券?因為這些投資人投資目的是為賺取價差,他們認為未來利率還會更低,他們出脫這些債券就可獲利。丹麥於2012年首先出現央行政策利率為負之後,很快就蔓延到其他歐洲國家與日本。接著各國負殖利率的債券發行量也快速攀升,據統計全球目前發行量已經超過15兆美金,約占全球債券整體發行量的四分之一。甚至瑞士、日本與德國的十年期政府公債之負殖利率也越來越低。這些投資者基於自利心,當然希望未來利率更低才能獲利,這可能也是無法激勵景氣的原因。

銀行將缺乏改善資產品質的活水

歐洲銀行聯盟(European Banking Federation)認為超低的利率是當前歐洲銀行經營的最大挑戰,也是造成ROE無法提高的主因之一。銀行一旦無法獲利,就無法打消呆帳、清理不良資產,改善銀行資產品質以利永續經營。McKinsey 在其Asia-Pacific Banking Review 2019報告中指出,亞太地區銀行的ROAE從2014年的12.8%,降到2018年的10.1%。同時台灣銀行ROAE從9.7%降到8.2%,其中最主要原因都是利差的下降。以台灣為例,利差下降原本會使ROAE減少2.7%,但由於台灣的經營績效改善等因素,使得總體ROAE只下降1.5%。

所得分配惡化

在負利率環境下,等於是存款人補助借款人。由於越是經濟強勢的人,其能從銀行貸款的金額也遠大於一般人,因此負利率將造成「劫貧濟富」的效果。此外負利率是對存款者的一種懲罰,因此民眾為逃避懲罰就會選擇保存現金,而不是將錢存到銀行。為了避免民眾大量領取現金,瑞士一些銀行對此收取手續費。這一方面是反映提供現金的成本,據統計歐洲使用現金所消耗的社會成本約佔其GDP的0.5%。最主要原因是想抑制銀行資金外逃,因為銀行若缺少存款來源,如何為社會提供運作或發展的資金服務。

近來一些研究央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的報告,把腦筋動到執行負利率政策來。認為發行央行數位貨幣後,就可落實無現金社會,民眾就無法藉領取現金來逃避負利率的懲罰。假如事情真的演變到這情境,那真是為了解決一個問題,卻又引發無數更大的問題。

近來也有國外的研究指出,低利率也造成殭屍企業不被淘汰。原本已經缺乏經營績效的公司,因為低利率得以苟延殘喘,但也造成社會資源的錯置。當然低利率也降低了房地產炒作者的成本,讓房地產的賣方不願降價求售。現在瑞典開了第一槍,風向可能要變了,那些蹭負利率的也應該有所警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通脹、通縮、降息-大陸經濟的三重挑戰

德國30年公債「負利率」的警訊

正視「負利率」的全球衝擊

負利率的迷思

這次負利率真的不一樣,你該如何應對?

工商時報名家廣場,供名家、讀者針砭時局,發表其多元觀點。

名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