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因應供應鏈危機應有的準備

復工首日的廣州,民眾進入工作場所都要經過體溫檢測。圖/中新社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高燒不退,大陸的工廠、商場與經濟活動幾乎全面停擺,原定在元月30日開工的大小工廠,也面臨全面停工、復工日期高度不確定的危機,雖然上海等城市即將在本周恢復上班,但是絕大多數的工廠都面臨到大城市封城,返鄉工人無法返工的挑戰。不論政府或是企業,此時此刻都必須進行疫情延長的模擬,因應一旦工廠停工時程拖延引發經濟海嘯的衝擊,我們希望「經濟危機備用計畫」永遠沒有用到的時候,卻是面臨高度不確定的新冠肺炎疫情必須做好的準備。

根據本報報導,仁寶已經宣布昆山工廠復工日期延至2月17日,龍頭台資工廠雖然大多申請在2月10日復工,卻必須經過蘇州、深圳等當地政府的嚴格檢查,確保符合極為繁瑣的規範才能復工,實務上,由於各大城市都設了關卡,對於外省人民入境採取嚴格的管制,工人返工障礙極高,工廠將有一段時期處在半開工、延遲開工的狀態,生產調度極為困難。

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台商供應鏈的傷害,遠遠超過疫情本身的傷害,可以說是一次完全不對等、黑天鵝等級的災難。在停工期間,台商必須照付員工全薪,還面臨應收帳款無法按期入帳、應付帳款延遲所產生的資金鏈斷鏈危機,供應鏈連鎖倒帳的考驗剛剛開始;已經承諾的交貨期則面臨違約賠償,能否以政府停工命令作為免除違約賠償的理由,還待買方逐一確認,遇到強硬的買方將難以避免法院官司。

工廠復工的障礙重重,除了工人必須能夠從外省返回工廠之外,公司還必須準備巨量的口罩,這是各省市政府對於工廠復工的一致要求,動作快的鴻海已經在昆山龍華園區導入口罩生產線,經過試產與獲得衛生單位的認證後,可以在2月底達到每日2百萬片的供應量,除了自用還可以援助上下游關聯廠商,因此鴻海一度宣布可以在2月10日復工生產。但是擁有口罩生產能力的鴻海,仍然無法突破地方政府封城的壓力,深圳廠區被迫在封城令下要求工人繼續留在家鄉,其他廠區如成都、鄭州也得聽當地政府命令行事,產線安排障礙重重,交貨極為困難。

台灣政府面對疫情,衛生福利部動員所有醫療體系,做了滴水不漏的防疫體系,至今尚無本土社區感染,亦無生命損失,但是我們必須高聲提醒,真正的危機在不斷擴大的經濟衝擊,大陸台商所面臨的危機只是第一波,萬一疫情拖長、擴大,到了3月之後,將會帶給大陸經濟體系難以想像的海嘯等級的衝擊。

工廠、商場、與經濟活動停擺,經濟海嘯首當其衝的當然大陸自身,因此從各種跡象顯示,大陸各級政府是以2月下旬新冠肺炎的病情達到高峰,月底之後逐漸退去作為防疫戰爭的目標,湖北、安徽各省的封省,包括深圳在內60多個城市不同程度的封城,主要的目的也是在疫情達到高峰之前,徹底做到人員停止流動,病毒無法傳播的真空期,徹底將病毒侷限在湖北省,及早讓其他省市恢復正常運作。

我們從大陸中央國家衛建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蔣榮猛,在2月6日透過中央電視台的專訪,預測「疫情拐點或在2月20日」,可以看到大陸政府對於疫情後續發展的期待。如果2月20日可以跨過高峰,那麼只要各省市防疫工作到位,工廠就可陸續復工,商鋪逐漸回溫,恢復正常經濟活動。

對於大陸來說,台資廠受到疫情停產還是傷害比較輕微的一環,武漢是中國第四大汽車生產基地,已經全面停擺,整個汽車供應鏈的窒息,對於地方與全國經濟造成難以估算的重大損失;而且供應鏈危機已經輸出,韓國現代汽車因為大陸供應商的停工,導致韓國蔚山、全州、牙山組裝工廠全面停擺;如果中國工廠停擺再拖下去,必然造成全球供應鏈的全面混亂。

台灣爆發搶購口罩、囤積衛生紙的亂象,就是既有供需平衡遭到破壞的結果,然而,口罩與衛生紙都是可以迅速擴充產能,幾乎可以無限量供應的低價民生物資,就已經讓政府手忙腳亂了,一旦大陸工廠停工日期拖長,口罩與衛生紙的亂象將擴散到各種民生用品,萬一全球搶購民生必需品、或是科技3C產品供需失調的亂象,將帶給全球經濟無法控制的災難。

中長期來看,這次新冠肺炎病毒的危機將加速全球供應鏈撤出中國大陸的速度,這是企業中長期的策略規劃,眼前的挑戰卻是工廠復工遙遙無期的窒息風險,不論是科技產品或是民生必需品,從原物料的供應、半成品的產製、物流、到終端產品出貨,都在低庫存、高周轉的頻率下快速運作,如今突然遭到將近一個月的窒息,短期內廠商或許還可因應調整,超過一個月就必然會出大事。

我們高度期盼大陸政府預期的「2月中下旬疫情達到高峰,之後逐漸退卻」可以成真,但是政府與廠商除了疲於應付眼前危機,更必須做好疫情延長的備案,經濟海嘯的威脅更甚於疫情,必須戒慎恐懼。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疫情 對企業的影響與三大因應之道

從SARS看武漢肺炎的經濟衝擊

口罩失衡與平準物資政策的選擇

武漢肺炎紓困條例的商榷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