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與預測

驚恐與預測
驚恐與預測

文/于國欽

疫情擴散,人們降低在外聚餐、逛街的興趣,驚恐的心理更勝於經濟衰退。圖為近日消費冷清的淡水街頭,已不見平日熙來攘往的人潮。

SARS與金融海嘯的預測變化
SARS與金融海嘯的預測變化

經濟學家凱因斯曾說:「股市的投資是由驚恐(fears)與希望(hopes)交織而成。」何止股市,這世界一切與信心有關的行為,無時不在希望與驚恐間擺盪,經濟預測亦然,開年以來,隨著疫情蔓延,經濟學家紛紛看壞未來景氣。
經濟學家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因為在這個未知的世界裡,人們所知有限,當風暴從天而降,往往會改變原來的預期,又由於前景不明,驚恐加劇,通常會過度調整(overshooting),惟這一改變卻可能陷入另一個錯誤,凱因斯稱此為「悲觀的錯誤」。

2008年底當金融海嘯漫天蓋地而來,不少經濟學家認為大難將至,紛紛預言將重蹈1930年代的大蕭條,在悲觀氣氛籠罩下,台灣無單可接,存貨率衝上103.6%,主計處於2009年2月召開國民所得評審會,大筆一揮,把經濟成長下修至-2.97%。

迨5月,風暴更烈,主計處再度下修經濟成長至-4.25%,賴消費券挹注,消費仍有成長,惟民間投資潰不成軍,復甦之日遙遙無期,國際機構更悲觀,國際貨幣基金、經濟學人分別把台灣經濟成長調降至-7.5%、-9.0%,這是史上最悲觀的數字。

所幸,風暴於秋天逐漸平息,各預測機構修正原來的看法,年底主計處召開第四季評審會時大幅上修各項數字,統計結果,這一年經濟是衰退沒錯,但只衰退1.61%,並沒有先前經濟學家所說的這麼慘。

這一年全球預測機構的判斷,正應了凱因斯所說的「悲觀的錯誤」,隨著信心的恢復,到冬天全球景氣走出谷底,並未重演1930年代的大蕭條。

同樣的,當非典肺炎(SARS)疫情於2003年春天蔓延之際,人人自危,股市重挫,消費信心潰散,連廠商投資也跟著觀望,主計處於5月召開國民所得評審會下修經濟成長,會議凝重,前途茫茫。

疫情擴散,使得人們降低在外聚餐、逛街、看電影的興趣,這個驚恐的心理作用雖不同於經濟衰退,但更勝於經濟衰退,以致上半年消費、投資雙雙下滑。隨著疫情於7月消退,主計處兩度上修經濟成長,統計結果,這一年經濟成長4.22%,同樣也沒有預測機構先前所說的這麼差。

從金融海嘯、SARS這兩次經濟預測手忙腳亂的經驗可以發現,人們由於對未知的風暴過度恐懼,加之這個恐懼在全球股市、匯市興風作浪,以致生產、外貿、消費、投資也跟著載浮載沉,因此風暴之始各機構無不大幅調降經濟預測,然而隨著前景漸明,風險漸清,又轉而調升。

這一波新冠肺炎帶來的恐慌,並不亞於過去兩次風暴,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已不足以描述社會遑遑的人心,主計總處於上周召開了國民所得評審會,估首季經濟成長保不了二,民間消費也保不了一,全年經濟成長下修至四年來最低,只有2.37%。

當前景氣仍在希望與驚恐間擺盪,從昔日的經驗看來,最悲觀的預測都落在5月,然後漸次好轉,今年也應該不會例外才是。

小檔案

▎主計總處產生經濟成長率的過程如下:先有預測數,再逐季修正預測數,於次年2月公布初步統計,再經同年11月修正後算是底定了,直到遇上國民所得五年修正,才會再次修正。

▎2003年由於SARS疫情恐慌,上半年民間消費幾近零成長,業者降價吸引消費,使得向來年年上漲的外食費在這一年跌了1.13%,另外電影、旅館住宿、遊樂場入場費、旅遊團費所屬的娛樂服務費也跌1.1%。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