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國民所得評審會的兩點建議 ─重新預測及公布議事錄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主計總處日前召開國民所得評審會議,將今年經濟成長由2.72%調降至2.37%。考量新冠肺炎而調降預測原屬合理,惟此波疫情對各國衝擊多深,對全球影響多大,主計總處預測之際,一切國際評估仍然付之闕如,少了國際評估的預測,猶如無米之炊的巧婦,虛而不實,有必要在下月「米」到之時,重新預測。

主計總處每季召開國民所得評審會議之前,會由該處依據所獲得的最新資料放入總供需模型,循此預測未來經濟可能演變的趨勢,其中美、日、中的景氣變化最為關鍵,長期以來主計總處係參考IHS Markit 的預測及各國官方數據來設定這些外生變數。遺憾的是,本次主計總處做預測時,可供參考的資料皆屬疫情蔓延之前的數據,模型縱有神能,只怕也估不出這一波疫情帶來的衝擊。

為了彌補資料的不足,主計總處援引17年前非典肺炎(SARS)對台灣經濟的影響,那一年疫情讓經濟成長下修了0.57個百分點,考量今年的情況會比較穩定,主計總處認為這一波疫情對今年經濟成長的衝擊不會超過0.5個百分點,綜合考量之後,把台灣今年經濟成長調降至2.37%。

長期從事預測的人都明白,從模型跑出來的預測數還得依經驗微調,雖然如此,調整自然不宜過大,以本次模型所帶入的外生變數多是疫情發生前的數字而言,最後模型跑出來的結果還有多少參考性,令人懷疑,如此再以昔日經驗調整,這一預測已然不夠嚴謹。

依國民所得評審會議召開的慣例,這項預測需待5月下旬評審會再度召開時才會加以修正,也就是未來三個月,當立法院質詢此次疫情的衝擊有多大、總體環境會如何變化時,政府的評估就是:「衝擊不會超過0.5個百分點,今年的經濟成長為2.37%。」然而,這樣的答案其誰能信?恐怕連主計總處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尤其未來三個月的疫情瞬息萬變,而我們的預測不動如山,這樣的預測意義何在?又如何做為政府的決策參考?

因此,務實的考量,主計總處應該要在3月召開一次國民所得臨時會議,那時國際預測機構應該已有疫情的最新評估,且主要國家受疫情衝擊的情況也更具體,運用這些新資料再跑一次總供需模型,所估得的數字才有參考價值。雖然主計總處過去未曾召開過臨時評審會議,但非常之時自應有非常的作法,更不必拘泥於慣例。

再者,依《國民所得統計評審會設置要點》第五條,也有召開臨時會的法源,條文指出:「本會以每季開會一次為原則,以召集人為主席;必要時得召開臨時會議。」或許有人會問:如今算是必要時嗎?當然是,看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升溫,於台灣蔓延,而本次預測所參考的資料又如此不充份,這些情況完全符合召開臨時會的條件,此時不開,更待何時?

我們除了呼籲行政院體察當前時勢,於3月召開國民所得臨時會議,重新修正今年的總體經濟預測,也盼望國民所得評審會議能效法中央銀行理監事會議公布會議記錄,以讓外界了解與會專家、官員對經濟前景的看法。相較於GDP上修幾個百分點,下調幾個百分點,這些談話自然是較有溫度,學者、專家們的看法也許不同,但博采眾議,更有助於各界掌握經濟的風險與走勢。

以去年底央行召開的理監事聯席會議為例,根據央行今年1月公布議事錄摘要共21頁,對於今年起採取M2成長參考區間、貨幣數量的意涵,多位理事的發言躍然於紙,另外,在國內外經濟金融情勢與貨幣政策這項議題上,多位理事對國內房市發展及不動產授信風險更提出示警與建言。至於談到是否該降息,發言更為熱烈,對於央行當前的政策作為,瀏覽這份議事錄旋可瞭然於胸。央行為展現貨幣政策決策的透明,自前任總裁彭淮南於2017年公布會議紀錄以來已近三年,廣獲各界好評。

我們認為,若連央行理監事會議紀錄都可以上網公布,主計總處國民所得會議紀錄就更該公布了,再者,從政府資訊透明化的趨勢而言,國民所得評審會的議事錄遲早也是要公開的,與其日後被迫公開,不如今日早做規畫,儘早公開才是上策。

最後,我們引述經濟學家克萊恩(L.R.Klein)的一段談話來總結本文,克萊恩是經濟預測的開創者,被譽為總體經濟計量學之父,於1980年獲諾貝爾經濟學獎,他曾表示:「為了進行預測,我一直在蒐集經濟數據,因為我們不能按主觀願望通過設計和控制實驗來創造數據。另外,我也經常要求學生通過處理原始資料,來學會從數據找問題。」克萊恩追求真相的精神令人肅然起敬,非僅主計總處官員該好好學習,各級政府官員也該多多效法才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