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的經濟挑戰

蔡英文總統第二任任期的經濟挑戰,充滿了變數。圖/顏謙隆
蔡英文總統第二任任期的經濟挑戰,充滿了變數。圖/顏謙隆

蔡英文總統以及民進黨在此次總統與立委大選中獲勝,繼續維持立法院過半的完全執政,她在國際記者會所發表的勝選感言,大範圍集中在兩岸關係的政治議題,對於經濟議題則只簡單提及「更完善的社會照顧,更全面的基礎建設,更有競爭力的經濟,更國際化的就業,以及就學環境。」外加「區域必須持續均衡發展,貧富差距也必須持續改善」等寥寥數語,顯示兩岸關係仍將是蔡英文未來執政的焦點。

但是,蔡英文未來最大的挑戰恐怕不在兩岸關係,而在經濟政策的成敗。兩岸關係雖然是重中之重,其實早已被導入冷戰對立的軌道,蔡英文總統雖然再三強調不挑釁、願意和各國積極合作、呼籲對岸當局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重啟理性對話,但這都得寄望於大陸當局的立場,且必須放在中美博弈的大框架之中被審視。且因大陸對蔡總統已有定性,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既定方針不會動搖,兩岸關係能夠改變的空間有限,非常可能就此再維持四年的冰冷互動。

相對的,蔡英文總統第二任的經濟挑戰,則充滿了無法預測、難以掌控的變數,令人憂心的是,蔡英文以及民進黨的執政團隊,對經濟與連帶的社會議題還是處於作文比賽的階段,缺乏具體明確的準備。

蔡英文在去年12月24日的電視政見發表會中,主打經濟牌,表示2016年她提出經濟發展新模式,而在2020年要升級為設定六大目標的「經濟發展新模式2.0」。這六大目標包括:一、以台商資金回流,AI+IOT為核心的「亞洲高階製造及研發中心」;二、成為「亞洲綠能產業」的領頭羊;三;把台灣發展成為「亞洲金融資金調度及高階資產管理中心」;四、成立「國家融資保證」的機制;五、用更好的制度,吸引更多國內外優秀人才;六、落實分配正義,讓經濟發展的果實,全民都可以共享。

然而,經濟發展新模式2.0的六個目標,真正的動能來自中美貿易戰所引發的台商資金回流潮,在經濟部長沈榮津的努力下,創造了8,400億元的登記金額,但是這些申報的金額,絕大多數都是為了爭取國發基金的利率補貼,先行掛號的登記案,經濟部任務艱鉅,必須將這些紙上的投資案真正落實成具體興建廠房、購買設備、雇用員工、並且接單出貨,8,400億元最終能夠落實多少,才是蔡英文任內經濟政策成敗最直接的成績單。

至於第三個目標「亞洲金融資金調度及高階資產管理中心」,以及第五項「用更好的制度,吸引更多國內外優秀人才」,都是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至今,說了近三十年的假政策,台灣作亞洲金融中心的大夢,在現有的法令制度與央行金管會的監管下,幾乎沒有成功機率,台灣高達40%的個人所得稅率,正是阻卻外國專業人才入台工作的根本障礙,這些障礙,都深植在台灣金融與財稅制度的DNA,我們看不出蔡英文總統、或者現任、可能繼任的行政與財金主管有徹底改變的決心。

另外「亞洲綠能產業領頭羊」有賴海上風電順利推動,各種障礙與挑戰大家了然於心,成敗得看執行團隊的動能;最莫名其妙的是「國家融資保證機制」,這個為了綠能與前瞻基礎建設等重大國家建設提出的想法,是藉著國家保證來放行金融業不敢承做的融資,表面上是促成重大投資,執行下來卻必然產生大而無當的大白象建設與無法償還的債務。這些錯誤的歷史經驗,國內國外早已堆積如山,恐難避免債留子孫的困境。

至於最後一項「分配正義」,得仰賴鉅額的財政補貼,在這次選舉過程中,蘇貞昌院長已經大放送到人人有感。但是,真正的挑戰,卻在民進黨政府不敢碰觸的「勞保年金改革」,涉及一千萬勞工的勞保基金,即將在2027年破產,隨後政府每年就得籌措4,000億元來維持勞保法定給付。

勞保年金改革是政府財政、社會安全最大的火藥庫,以目前政府的能力,幾乎注定要斷送幾位行政院長的烏紗帽才可能達到基本改革,然而,包括蔡英文在內的民進黨領袖們,現在都沉浸在虛幻的「中央政府預算盈餘」假象,從前瞻基礎建設到青年福利政策拚命開支票。選舉期間,支持蔡英文的年輕人鎖定囤房稅的討論,完全沒有獲得民進黨政府的正視,選舉之後,無法逃避的勞保破產議題逐漸浮現,將造成動搖台灣根本的大地震。

國際金融情勢瞬息萬變,債務暴增的政府與企業可能引爆的債務危機,蔡英文的經濟新模式2.0,怎麼看都像是政府紙上作業的PPT簡報,距離真實的世界還有極為遙遠的距離。沉浸在勝選、以為政府財庫像聚寶盆那樣源源不絕湧出千億資金的民進黨政治領袖們,最好趕快抬頭看看對國際經濟變局有沒有任何準備方案、低頭正視六大目標有多少水份、再找財政部長看看政府財庫的虛實,才是正辦。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