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後兩岸新局與台灣經濟發展

2020總統大選,現任總統蔡英文(中)成功連任。圖/本報資料照片
2020總統大選,現任總統蔡英文(中)成功連任。圖/本報資料照片

歷史會記著,2020年1月11日,蔡英文總統以超過817萬票獲得連任。而就台灣最重要的兩岸關係議題上,蔡總統強調「和平、對等、民主、對話」是兩岸良性互動的關鍵。

2020年伊始,美國對伊朗發生重大軍事事件,似乎預警這新的一年,將會是多事的一年;而在未來,不論是國際經貿新秩序的重整,乃至一般預期川普總統順利的連任,都隨時會影響兩岸關係,當然也必將直接地衝擊到台灣的政經情勢,這也必將是蔡總統及其執政團隊的嚴峻挑戰。

就「近期」而言,值得注意的是,兩岸貿易順差,是現今台灣最大(也是唯一)的順差來源,2018年台灣對大陸尚享有427億美元的貿易順差,於2019年時降為345億美元,故去年這一年,或因美中貿易戰的關係,已呈現出下降達82億美元的走勢,將來的情況如何,仍不容許樂觀。或許,政府並不介意此一兩岸貿易逆向的變化?或許,政府會認為此一逆向變化的速度可以再加快些?甚而,即將到期的ECFA亦可棄之如敝屣?其實際情況如何,吾人猶未可知,惟當此一情勢若快速發展到不可逆(in-reversible)的節點時,再加以我對美及其他主要貿易伙伴國的貿易逆差的進一步擴大(如在美方壓力下開放美豬進口?其結果將導致台灣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如此將無可避免地導引新台幣貶值,而其是否將進一步地對台灣經濟、產業、農業、財收、通膨、青年就業等重要經濟面向產生衝擊,殊值政府關切。

就「中長期」而言,少子化所造成的國安危機,仍是現在進行式、且在加速進行中。在上述國內外政經情勢下,年輕人若沒有一個安心的未來,不婚、不生,就會是個理性的選擇,故在可預見的未來,一個更老年化的台灣,必將是個沒有競爭力的社會,也必將是個快速崩解的社會;若我們現在不努力,不讓台灣安全,不讓人民安心,就一定會加速這個敗局,或許,這就是「贏了今天、輸了明天」的最真實寫照。

歷史將會記載,自2020年伊始,這不只是世界在新紀元的重要轉捩點,也是台灣在新紀元的重要轉捩點。

若我們把中國大陸與台灣做一對照,在「美國第一」的政策下,中國大陸在2020後,最大的經濟上挑戰將是能否有效地面對美國對「2025中國製造」的持續打壓,就大陸的許多企業而言,沒有如台灣企業般的西進或南向,因此較近似於「破釜沉舟」般,須在本土內打拚,因此,她的產業升級與轉型其實是「生死之掙」。

相對的,就台灣而言,許多產業早已有多年國際化的經驗,加以台灣未能加入區域內的許多重要經貿組織,如RCEP、CPTPP等,另在「南向政策」的導引下,台灣是否為最佳、最有利的投資環境,就一定會是企業最合理的避險上的考量,故為「安心之掙」;證諸2019年美中貿易大戰下,台商實際回台投資金額十分有限,就可得證。因此,這是台灣與大陸在產業許多基本面上的不同。

台灣當然必須向前行,但又如何才能向前行?「政治」上須能安民心,「政府」也一定要能讓人民有信心,而其重中之重,就是一個穩定、可預測的兩岸政策。蔡總統挾超過8百萬台灣人的民意,向對岸呼籲,是否會得到大陸的正視?抑或是,在美、中、台三方角力下,大陸方面有不同的思考,而形成彼此更強的對抗,猶未可知,而此,當然是現今台灣經濟發展節點上最大的變數與考驗。

兩個觀察此一考驗是否過能關的指標是:(1)倘若是台灣的年輕人雖投票支持蔡總統而仍卻不婚、不生;(2)許多企業,仍不在台灣積極地擴大投資加速產業升級時,就一定會是台灣經濟自2020年後最嚴重的挑戰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