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論二月景氣燈號不樂觀

大陸經濟規模十多年來呈三級跳,若疫情稍有閃失將會形成驚濤駭浪,以昔日SARS疫情經驗來判斷今日之情勢,恐將嚴重低估。圖為大陸企業復工復產的畫面。圖/新華社
大陸經濟規模十多年來呈三級跳,若疫情稍有閃失將會形成驚濤駭浪,以昔日SARS疫情經驗來判斷今日之情勢,恐將嚴重低估。圖為大陸企業復工復產的畫面。圖/新華社

國發會日前發布元月景氣報告,由於元月多數指標還未反映這一波新冠肺炎疫情,自然不是大家關心的重點,儘管它亮的是綠燈,並未引起太多的注意,大家想問的是未來會出現什麼燈號,經濟發展處長吳明蕙直言:「二月景氣燈號,不太樂觀。」

長期以來,政府官員遇到情勢大好時多能侃侃而談,什麼創多少年新高,又優於亞洲多少鄰國,但遇到情勢變壞時總是支吾其辭,什麼審慎樂觀,穩中求進,景氣淡定,這些話如徐徐東風,然而總迎不來春燕。何以多數官員面對景氣變化不願解釋清楚,總要如此拐彎抹角,老一輩官員會說:「因為,政府官員沒有悲觀的權利。」

政府官員是沒有悲觀的權利,卻也有說清楚事實的義務,不然編這些指標,做那麼多的調查做什麼?若眼見景氣寒冬就要來了,為官者就應旁徵博引,說明清楚,以讓國人有所準備才是,這也是過去各界期許國發會處長們扮演「景氣氣象官」的原因,如今吳處長據理論述,言人所不敢言,無愧於景氣氣象官矣。

對於這一波疫情帶來的影響,我們常聽到的官方回應大抵是不痛不癢的,例如:「過去SARS確曾引發通縮,但這次通縮不會捲土重來」、「疫情雖然影響出口,但台商回台擴充產能有助於出口」、「疫情雖衝擊餐飲業,但外送平台可以緩和這個局面」、「我們疫情控制的比日、韓及大陸好,可望帶來轉單效應,並加速台商回台投資」。

我們不能說這些官方談話是騙人的,但在景氣天平的兩端,樂觀的砝碼實在放得太多,這個官場文化暖了人心,順了人耳,卻可能誤了大計,吳處長此次示警,一新官場風氣,值得肯定。對於這一波疫情台灣不能太樂觀的理由,我們補充以下四點,以供當局參考:

第一、大陸GDP去年超越歐元區:大陸出口於2009年躍居全球第一,依國際貨幣基金去年底統計,大陸GDP也在去年超越歐元區,美、中、歐元區的GDP占全球GDP比率依序是24.8%、16.3%、15.4%,反觀發生SARS的2003年,美、中、歐元區占比為29.4%、4.3%、22.7%,兩相比較會發現十七年來大陸經濟規模已呈三級跳。2003年全球經濟的引擎仍是美、歐,大陸疫情不致撼動全球,但如今大陸與美、歐已呈分庭抗禮之勢,大陸疫情稍有閃失將會形成驚濤駭浪,以昔日疫情經驗來判斷今日之情勢,必將嚴重低估。

第二、大陸外商出口近1兆美元:多數人都知道大陸出口居世界第一,卻沒有注意到大陸每年的出口,外商的貢獻有多大,過去兩年中美貿易戰雖打得厲害,但在大陸設廠的外商一年出口值仍有1兆美元的規模,前年達1.03兆美元,去年也有9,661億美元,如今全球出口能上兆的國家只有中、美、德,而大陸外商出口規模竟達到這個水平,顯示外商在大陸的生產鏈遠遠超乎我們認知,近兩年中美貿易雖風風雨雨,但外商對大陸的出口仍有四成的貢獻,這說明今天大陸疫情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對各國經濟的影響,比我們所認知的更為嚴重。

第三、台灣出口依存度是日本四倍:今天的日本雖不如過去「日本第一」的年代,但商品出口規模仍居全球第四,然而去年日本出口占GDP比率(出口依存度)僅13%,台灣卻高達54%,台灣對外貿的依賴度是日本的四倍之多,而我們的競爭對手南韓也只33%、大陸更只有16%,從這個比率可以看出最容易受全球景氣干擾的就是台灣,全球景氣稍有風吹草動,台灣頃刻便山雨欲來,如響斯應,這是因為台灣人口少,內需市場不夠大所致,如今新冠肺炎疫情拖累全球生產及貿易,台灣自然是首當其衝。

第四、台灣對大陸出口比重高達四成:雖然過去四年兩岸關係轉淡,但兩岸貿易往來如常,台灣去年總出口是3,293億美元,其中輸往大陸及香港便高達1,322億美元,也就是我國出口到大陸市場的比重高達40.1%,四年來這個比率一直維持在四成,並未降低,這大約就是1980年代後期台灣對美國的依賴程度。

這個比率說明兩岸仍存在唇亡齒寒的關係,大陸經濟若不好,台灣也好不了。過去四年執政當局大力推動新南向,處心積慮要降低對大陸的依賴,然而市場法則並非政府說變就能變,以此看來,今年大陸經濟成長若不能保六,台灣所受的衝擊之大,可想而知。

農曆年後各方對疫情的評估不少,樂觀的也有,悲觀的也有,然而疫情的變化瞬息萬變,其發展已超乎各方的預料,不過兩岸分工的關係、全球生產的結構、世界貿易的趨勢大抵是不變的,至少短期內不會有大變動,從以上四點我們可以看出這場風暴對台灣的影響之大,超乎其他國家已然不言而喻,吳處長對二月景氣不樂觀的看法,實非虛言。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