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進民退」理應無礙市場經濟發展

民企對大陸經濟持續穩健發展有重大的貢獻。圖/新華社
民企對大陸經濟持續穩健發展有重大的貢獻。圖/新華社

北京大學的著名校辦企業方正集團,因財務危機而於日前由人民銀行領頭的「國家隊」接管,使得大陸企業界「國進民退」態勢愈加凸顯。國資前進、民資退潮,是大陸經濟狀況非常時期難以避免的現象。惟其理應無礙市場經濟發展,亦即國企、民企皆應採取市場化營運機制,以跳脫出國企、民企孰消孰長為宜窠臼,並共同力挺整體經濟之抗疫及追求持續穩健發展。

近年大陸企業國進民退現象,一直很明顯。首先是2008年國際金融海嘯爆發,當時大陸主政者緊急實行「4兆元擴大內需大投資」計畫,大多數轉化為國資,使國企聲勢大振。接下來,2012年舉行「中共十八大」之後,新主政者大力推動國企合併,使後者競爭力大有提升;南車和北車合併、寶鋼和武鋼合併,是代表性案例。

而新近這一波國進民退,則和大陸總體經濟變局大有關係。主要是大陸經濟增長率顯著下行,難再有高速增長,因而大陸企業營運較過去吃力,負債率亦普遍提高;其中,民營企業承擔負債能力較有限,一旦周轉失靈,即有可能違約倒債,而致企業陷入關門危機。尤其是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後,大陸企業經營處境更不利,民企遭受困難更多,乃是可想而知。

此情此景下,陷困民企由國企出手救援,是越來越常見的現象,此亦在無形中助長了「國進民退」勢頭,引起海內外高度關注。

據報導,去年單以陸股上市公司而言,即有數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由個人變更為國資代表人,也就是被國企買走了多數股權,原因主要是這些民企經營失利、無法負荷高負債。上述北大方正集團之被人行團隊接管,是新添案例,原因亦雷同。下一步,隨著新冠肺炎對企業衝擊顯現,類似國進民退案例數恐怕會激增;今年稍後就會見真章。

國進民退趨勢若衝得太快、太猛,即難免衝擊大陸市場經濟運作,使現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基本路線偏斜,而阻礙大陸整體經濟效益之發揮;因為代表社會主義的國企坐大,而代表市場經濟的民企勢弱,這樣的經濟體系,很容易忽略供需法則與價值規律,亦無法高效配置經濟資源,而由政策和人為意志主導,其是難以讓大陸經濟持續穩健發展。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大陸主政者傾力集中整體人力物力以抗疫,更易使社會主義凌駕市場經濟。

幸好,國企的「所有制」可以和它的「企業行為」切割開來;也就是說,國企雖然資本結構是以國資為主體,但它的經營行為,可以貼近「民企化」,無須再保留太多的壟斷特權;這就有賴大陸主政者費心規範及引導,以維護市場經濟發展動能。

關鍵在於,大陸政府金額龐大的多方面採購招標項目,有必要使國企以「一般企業」身分,來和民企公平競爭,而無須給前者特殊優惠。這有待主政者擘劃完善的採購招標制度,並且不打折扣地切實執行。其次,國企在市場准入、金融支持、稅務管理等層面的處境,也不宜好過民企太多;主政者宜讓兩者儘量同等待遇,自不在話下。

如果國企、民企的經營條件相去不遠了,則這兩者的資本屬性差異,即無實質意義;也就是說,國資和民資隨時可以相互替代或相互補位,使得國企、民企分際不再動見觀瞻;屆時外界也無由熱議大陸「國進民退」是好是壞的問題。就此,大陸主政者亦有必要進一步強化企業的股份制,使企業股權流通、移轉充分市場化,而超越國企、民企孰優孰劣之爭議。

儘管如此,大陸主政者為維護市場經濟活力計,對於如何扶持民企發展課題,仍應高度重視及引為當務之急,以縮小近年「國進民退」所造成的落差,讓兩者處在大致同等的經營條件上,一同追求新一波的並行發展,共同推動大陸經濟升級與創新。

近期大陸政策面對民企重視有加,如人民銀行寬鬆貨幣的重點幫扶對象,即有民企,特別是中小型民企。但除此之外,大陸主政者不妨另給民企畫設「發展重點區」,使其充分發揮所長。如庶民日常生活所需用品及服務市場,即應讓民企作為經營主體;必要時亦可限制國企進入此一市場,以免在此與民爭利。

民企畢竟較懂庶民日常生活;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大陸庶民日常生活用品及服務之供應,未出大問題,其背後有基層民企之功,值得重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