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下的服務型經濟

雲門舞集。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發展至今,從義大利為期一個月的的全國封城;到美國川普總統下達的禁航令,自即日起擴及歐洲27國。至為明顯的影響衝擊是,於疫情後,消費型態必然有大改變,以及全球生產鏈的風險分散與異地重組方式。

首先,新冠疫情迄今隱諱莫名,而導致民眾出外消費的恐慌,於未來聚集上千人,乃至萬人以上的文創活動、競技賽事與街頭娛樂,都可能受到影響。

一旦文化與人氣型的活動,消費參與出現程度的萎縮,那麼過往藉由集體氛圍與競技流程的循環,所帶動起在民俗宗教、文創商機與新秀輩出的種種機會,都將因此而減少其需求總量,甚或導致活動變質和在獲利模式的必要改造。

其次,有特殊才華或享有口碑的人、事、物,則能以其特色的優勢與觀眾緣做基礎,來進行規模化與精緻化的再投入。重點是,要將人潮集聚的必要,做到分流緩解;像是改做線上、線下虛實交輝的服務連結,或能有更新的服務型態與銷售。

因此,種種改變的立即影響,就是大者恆大,與存活廠商在固定投入的持續增加。

疫情之後的集體活動與消費者的相依互補,那怕是百貨公司、餐飲旅遊或是樂團演出,都將因著社會距離的拉大,無論在一體性的氛圍想像,或是加值滿足的來源,都要重做評估和擬定精準計畫。換言之,坪效收益等的表現,必然降低,既然需要有更多的迴旋空間,就只能設置更少的攤位;然而分期攤派的固定投資與間接銷貨費用,則是只增不減的。

再則,小英總統於上周四甫宣示要將疫情的特別預算,從六百億元拉高到一千億元。固然能夠帶給產業界,於恐慌之下的暫時解危與想像;但撇開可以延遲償還和利息繳交的補貼,主要的經費仍用在既有規劃案,與在已核發創新項目的名額倍增。至於像是消費振興用途的20億元預算,分派下來給每一國人只不到100元;就算改以家庭來做為發放單位,且在半數家庭不克出遊的假設之下,外宿家戶的消費券也領不到一千元啊。

在立法院內的總質詢,朝野所爭議不斷的卻是消費券的名稱與使用規範!以及要不要有在外地住宿,才能夠領取使用的規定?同時,出版業者更質疑,難道書店買書和觀賞藝文表演,也得要先辦理到外地住宿嗎?

對比香港特區政府發給18歲以上每人1萬元港幣(折合台幣4萬元),蔡政府所發給的振興抵用券,只是聊表心意了。或許因為國人的房屋自有率高、民間儲蓄意願也強;再加上自營業者與創業風氣盛行,所以不像香港所面臨的問題,在此刻那般的瞬間擴散且嚴重惡化中。

再就是,大陸各省的復工和運轉,於此際已逐漸達成;但卻仍面臨還有一個月的禁航令,將讓空運為主的IC中間財與高端電子產品,有庫存不足的壓力與間歇發生的斷鏈。兼且,在過去1年半以來的中、美關稅戰,以及連番被延期的華為出口禁令,正逐步確認中國大陸的自主範圍與在生產鏈的完整性。

誠然,大陸減少的出口負載,確實有助於溫室效應的緩和,以及環境復育與人文價值的重建。但在形勢互異與主從關係的變更之下,終將讓跨國企業的談判與合作,從籌碼掌握、互信依存,一路到獲利前景,都跟著做修正調整。尤其是長期依附於中國大陸供應網絡的跨國企業,其潛在獲利表現極可能萎縮一到兩成之譜。

企業在未來提供給消費者的服務設計,不僅要納入風險評估與做好事前防範,還要能夠安撫社會人心,又要掌握好消費滿足的更替方向,推陳出新與異地備源都變得更重要。

而就算產品精緻化與銷售的規模化都做的更好,除了一筆筆可觀的開支增加;還得面對集體性消費,已然萎縮的市場和營收的降低。

準此看來,新冠疫情的傷亡累累,可不是此刻全球股市下修的最關鍵啊。社會恐慌必然帶起在行為面的改變;而消費期待與服務提供的磨合,則有賴業界更張與在產品概念上的重塑。蘇貞昌院長在答詢時即力陳,經濟振興的保命錢不用急著現在就給;而要等待經濟復甦的端倪乍現,幫忙做到加速帶動的。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