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新冠疫情帶給各國危機處理的考題

空蕩蕩的桃園機場。圖/本報資料照片

連日來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速度有如野火燎原般,不只出現確診的案例幾乎已經涵蓋全球各地無一倖免,自詡及被不少國家視為防疫典範的台灣,這幾天的確診案例也是逐日攀升。面對這種嚴峻的情勢,「鎖國」儼然已經成為各國別無選擇的危機處理標準模式。

平議各國所啟動大同小異的「鎖國」措施,容或會招致不同程度的批評、質疑,諸如限縮人民的行動自由。同時採取國境管制措施,也勢必會對不同的產業產生不同程度的衝擊。包括限制非必要的跨國旅遊,自然讓包括航空業、觀光旅遊業淪為首當其衝的「慘業」。而斷然實施封城、鎖國措施,則將使跨國生產製造業,面對生產線斷鏈的危機。但是,依循危機處理的準則,面對危機,為了避免失控惡化,除了必須爭分奪秒的祭出緊急應變對策之外,甚至也只能不計代價的推動各種管制措施,否則當斷不斷,過往的經驗法則顯示其實到頭來恐將承受反受其亂的後果與指責。

危機處理機制的啟動,如上分析的確可能要面臨過與不及的指責與檢驗。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斷然採取疑似「鎖國」的非常措施,即使有其必要性,但無疑還是有可以檢討改進的空間。就以連日來在台灣引發熱議的話題,也就是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發布種種限制人民出國的規範等,被包括朝野黨派立委及法界人士批評有牴觸憲法第十條「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的違憲情事。

面對這樣的質疑,儘管指揮中心執行長陳時中回應是依循肺炎防治特別條例而為的權宜之策。但是如果要兼顧合憲及時效,其實蔡英文總統大可採取依循憲法第四十三條的授權發布緊急命令方式為之,以兼顧合憲性及避免陳時中陷入兩面作戰的困境。

同樣的,各國競相實施境管,作用除了避免、降低境外染疫者入境風險之外,同時也在確保防疫相關用品,包括口罩、酒精、防護衣,乃至於衛生紙等日用品,不致陷入缺貨的困境。但是如此的作為,恰好印證了將產生「治一經卻損一經」甚至是損好幾經的副作用與後遺症。

畢竟在當前全球化的時代,產業從生產到銷售,不論是採取水平整合或垂直整合經營模式,事實上已經難以再劃地自限。否則一個零組件生產供應廠如果位在鎖國區內,則受影響的自然不只是該單一廠商,而是會產生連鎖反應,讓最後的產品因為某一環節供貨中斷,而呈現斷鏈危機。如此這般,從對產業的衝擊,也將擴及到其他國家的整體經濟表現。也就難怪,隨疫情的節節高升,我們也看到各種國際信評機構紛紛調降對各國的經濟前景評等,以及包括華爾街至世界各主要證券期貨市場,一再上演熔斷式的暴衝表現,讓全球各主要經濟體陷入不同程度的危局,全球化也變得奄奄一息了!

此情此景,一方面客觀的呈現了環環相扣的不易之理;另方面,當前這種全球化下的產業分工生產營運模式,其實已經是不可逆的潮流趨勢。因此在面對疫情考驗之際,一方面固然可以反省當前這種無國界產業分工營運模式,是否也應該強化相關的風險管理與預防機制之演練。再者,正如哈佛大學經濟學與公共政策教授羅格夫(K. Rogoff)所言,「面對全球衰退,正是需要合作的時刻,不是彼此孤立的時刻。」旨哉斯言,各自鎖國,彼此孤立,最後其實各國都會是輸家。

除了各項具爭議性的管制或封鎖措施之外,眼看經濟動能大受影響,各行各業各式人等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傷害與金錢損失,於是各國除了對外鎖國之外,也競相採取各式各樣的救市紓困措施,包括降息、減稅、補貼及發放消費券、振興券等。

然而這些病急亂撒錢的手法,不只可能難收預期效應,甚至還會引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亂象。

而曾任美國財政部長的哈佛大學教授桑默斯(L. Summers),也直白的指出,央行不要急著撒錢。他認為手上的資金應該先按兵不動,確保有充足的融資管道。他並強調「穩定足夠的融通資金,遠比低成本的融通資金更為重要。」但這種過來人的洞見,能否敲醒當局者迷的盲點?最後可能淪於「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的下場!

總結來看,面對嚴峻的疫情,各國情急之下只能拋出各式各樣未經深思熟慮、完整周延的對策方案。這樣的落差,除了凸顯各國當政者及各行各業普遍都不把風險管理當一回事,而危機處理對策的良窳則是新冠肺炎給世人的另一次考驗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