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的代價

圍城的代價 圖╱美聯社
圍城的代價 圖╱美聯社

文/于國欽

疫情恐慌加劇,衝擊各國生產、消費、投資及貿易,實體經濟與資本市場追跌,這種情境看來還會循環一陣子,景氣也跟著次次降溫為防範疫情擴散,各國政府祭出封城、旅遊禁令,不僅衝擊世界經濟,商品、服務貿易也陷入淒風苦雨,全球一年18億旅客穿梭各大洲,周遊列國的情景已成追憶。

全球貿易擴大的情況

大文豪錢鍾書抗戰期間被困於上海淪陷區,出不了城的苦悶讓他動筆寫了《圍城》,遙指著人生無所不在的圍城,對於本書,他的夫人楊絳說:「圍在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對婚姻也罷,職業也罷,人生的願望大都如此。」

昔日城市被日軍圍,如今被新冠病毒圍,原因雖有不同,然情況差不多,這些日子各國陸續發布封城,旅行禁令,被圍在城裡的人有出不了城的苦悶,而海外遊子則有返鄉的迫切渴望,眼前此景真如楊絳所言:「城裡的想逃出來,城外的想衝進去。」

疫情崩解全球化體系

病毒沒有思想,自然沒有挑戰全球化的意圖,但隨著各國封城,互不往來,這場疫情正在崩解全球化體系,如今所見者是生產斷鏈,運輸停擺,旅遊急凍,影響所及投資觀望,股市重挫,尤以美股一個月來已跌了近萬點,全球盡是哀鴻遍野。

如同自利心不意圖創造公眾利益,卻創造了最多的公眾利益,如今疫情不意圖反全球化,卻讓全球化崩解,前者是市場力量,後者則是大自然法則,從這場疫情看來,上帝之手一揮,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即灰飛煙滅,何者更令人生畏,不言可喻。

貿易流通 國界成無形

全球化讓生產可以跨國分工,貿易可以自由流通,人員可以任意往來,甚至最終國界也會消失於無形,這樣的開放帶來了更多的競爭,創造了更多的收益,帶動了更多的需求,1990年代之所以出現新經濟(new economy),全球化居功厥偉。

然而,全球化並非忽然出現,而是逾百個國家歷時半個世紀,前後八個回合的多邊談判所促成。從族群意識而言,沒有人願意開放市場,讓外國人進來賺自家人的錢,然而,在關貿總協(GATT)運籌帷幄下,隨著烏拉圭回合達成協議,不但全球關稅稅率大降,服務業、農業市場也更為開放,全球化最後一哩終於完成。

在GATT的推動下,1980年代全球貿易量成長率是經濟成長率的1.6倍,1990年代升至2.3倍,熱絡的貿易已成為推動經濟成長的引擎。觀察全球出口占全球GDP比率也會發現,近三十年已由18%倍增至30%,這個關聯度告訴我們,一旦全球貿易山雨欲來,全球經濟必將天搖地動。

重創服務貿易 台受衝擊

如今隨著各國政府發布封城、旅遊禁令,全球貿易只怕是要風雨飄搖了,商品貿易自難樂觀,就連服務貿易也已陷入淒風苦雨,全球一年18億旅客穿梭各大洲,周遊列國的情景已成追憶,占全球服務貿易總額四成的運輸、旅行支出也將化為烏有,這必然要撼動全球景氣,以台灣外貿依賴度如此之高,自難置身事外,非旦無法置身事外,還會首當其衝。

這波疫情非僅是17年前那波疫情,而是全球化的試金石,全球化是否會在疫情中被終結,值得繼續觀察。

小檔案

依據IMF去年底公布的2018年全球GDP為84.9兆美元,另依據WTO所公布的全球商品出口達19.4兆美元,服務輸出5.8兆美元,全球商品、服務輸出占GDP比率分別為22.9%,6.8%,合計近30%。

依WTO統計,2018年全球航運收入1兆美元,旅行收入1.4兆美元,兩者合計占服務輸出四成多。以旅行收入而言,歐盟獲4,771億美元最多,其次美國2,145億美元,泰國631億美元,澳大利亞453億美元、日本411億美元,中國也有395億美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