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詭變,衝擊臺灣產業迥異多變

圖/Unsplash

文/陳馨蕙 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

新冠肺炎如今出現「四採才確診」以及患者痊癒後「陰性轉陽性」等狡猾特質,使得臺灣產業面臨之衝擊也隨之迥異多變,有兩大面向可深入觀察:首先,斷鏈與復工不如預期的衝擊,在產業與公司類型中差異甚大。電子暨光學與交通工具產業為停工斷鏈衝擊的重災區,尤其供應鏈較長之「長鏈」業者如iPhone與電腦系統廠等,即使未直接遭受中國停工衝擊,但自身上幾層供應商缺貨而斷鏈,或因主要客戶其組裝所需之其他品項缺貨而被要求暫緩生產與出貨。

其次,中國汽車零件產業規模龐大,從電腦晶片、螺釘和螺栓若少掉單一零件將無法生產之汽車及其零組件產業,會影響到成品交貨時間。儘管中國官方表定2月10日復工,且確實有個別業者表達復工率近九成,但平均而言中國廠復工率約落在四到六成。關鍵零組件在中國與武漢在地化或區域化越明顯的太陽能模組、汽車廠,更傳出截至2月底仍無法開工或嚴重斷鏈的情況。

臺灣工廠大多於1月底正常復工,部分化學生技醫療產業與電子暨光學產業因而收到轉單,加上擔憂供給面斷鏈衝擊,產業急拉貨與催料動作致使2月新增訂單仍較1月擴張。

供應鏈中,「長鏈業者」和「短鏈業者」面臨不同情境,前者鑒於原物料到貨仍不足的情況,多數業者會傾向將原物料保留給自己或主要客戶;後者如記憶體與晶圓相關業者,由於主要廠房多在臺灣,有獲得轉單的機會。

但這類產品通常需要前置檢驗與開發期,且客戶對品質有一定要求,端視企業是否已事先與客戶進行相關驗證,並將自己設為第二供應商以分散風險,才有機會承接轉單。最後,廠商也留意轉單轉進來、還需要出貨出的去,沒有發生訂單下修或取消訂單,轉單效益才能看的到。

由於疫情發展至今,由高致死率轉為高傳染率與流感化,受影響地區由侷限中國轉為全球化趨勢,後續各區域疫情發展對不同產業的供給及需求面的變化,將會對企業經營造成迥異的衝擊。例如,中國大陸是許多原物料最大的供給與需求市場、韓國主要在電子相關供給,但歐美市場對臺灣產業的主要衝擊則是需求面大於供給面。儘管2月不少業者仍積極拉貨並尋找替代供應商,並認為依據2003年SARS之經驗,疫情可控後將出現需求遞延情勢。

惟隨著新冠疫情由中國擴散至日韓、歐美地區,產業訊息開始出現分歧,例如有歐美客戶將第二或三季訂單要求提早出貨,但亦有國際品牌廠陸續下修今年預測(Forecast)或出貨量,再加上東京奧運恐延期或停辦以及世界各國港口運量持續下跌。2月底有陸續業者由供給不足斷鏈的擔憂,轉為對第二季後全球需求回補不如預期之戒慎。

因此對於已接之訂單積極出貨以防客戶取消或延後,並較1月略為保守看待第二季以後之拉貨力道。筆者建議,慎防後續市場由「供給不足」轉為「需求不足」,並適當針對產業特性與囤貨成本即時調整採購策略。在疫情後續走向高度不確定性的情況下,企業經營當求持穩而非追求極大化收益,以免因後續需求急墜而陷入價格崩跌但滿手存貨的窘境。

此外,疫情在全球發生,何時達到可控的時間點更難以估計。1月僅有少數業者提及可能有資金周轉或資金流中斷問題,2月時上游廠商、中大型企業以及金融業也開始擔心客戶有資金周轉問題。本文認為,企業應適時盤點自身供應鏈、主要客戶、產品別以及市場別之集中程度,尤其日、韓、歐、美疫情擴大時,對台灣產業之供給與需求面之影響將迥異,再評估自己的產品特性與囤貨成本,「超前部署」以及「分散風險」才能及早因應可能之供給或資金斷鏈的衝擊。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