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金融紓困與績效檢驗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升溫,世界各主要國家除了分別視疫情狀況,推出從人群隔離、到封城、鎖國等不同級別的防疫措施之外,面對受到衝擊的產業,更是競相撒幣,從提供被迫放無薪假、裁員減薪的員工補助救濟金,到針對不同產業,提供減稅、補貼等不同名目的紓困方案。

到底這些措施,是否真能有效緩解產業所受到的衝擊,並進而啟動產業振興、轉型的生機,無疑將是各國在面對這一波「防疫大作戰」時無可迴避的嚴峻考驗。

把台灣做為一個案例來看,迄今在防杜疫情擴散惡化上,相對於世界各國,參照確診案例和死亡人數,台灣的總體表現堪稱亮眼,並廣受國際間的好評,甚至是艷羨。而在產業的救急、紓困,以及振興方面,由於相對較難收立竿見影之效,因此整體績效如何,仍有待時間的檢驗。

首先的一個檢視指標,即在行政體系的不同部會,針對不同業別所提出的各項紓困方案、業者的反應情況。根據金管會日前公布最新銀行紓困案件統計,截至4月1日,銀行受理申請紓困的戶數已經突破2千戶,金額更已超過300億。而更值得正視的是,原本在3月26日時申請紓困貸款案件只有1,134戶,但在隨後的短短一周內又增加了899家。這種申請紓困企業家數的急遽上升,印證了隨著疫情的日益嚴重,導致民間消費大減,而相關企業也就難逃骨牌效應的困境了!

除了申請紓困的企業家數與金額呈現飆升樣態之外,另外一個檢視指標則是受理銀行的執行情況。關於這一點,主管機關金管會於3月中就曾通令銀行,不得以各種理由拒收需要紓困的案件,以防銀行業者出現「雨天收傘」的情況。而儘管主管機關已經預警式的提醒,但實際執行的情況,卻出現公股銀行不論在受理的戶數與金額,或是已核准的案件與金額,都較民營銀行為多的狀況。具體的數據是公股核准的件數與金額達成率都逾二成,相對的民營銀行在這兩方面的達成率卻都不到二成。

解讀這種落差現象,也許是印證公股銀行的企業文化本來就比較習慣於配合政府的政策,相對的民營銀行則更在意於「在商言商」的算計。進一步而言,公股銀行如果能在「不放水」的情況下落實更亮眼的達成率,將可改變多年來外界對於公家機關績效不彰,救災紓困「緩不濟急」的傳統印象了!

談到公部門施政執行績效的檢驗,除了屬於事業單位的公股銀行迄今的表現值得肯定之外,國發會做為純行政機關的表現其實也不遑多讓。依循行政院所發布的紓困振興方案,救急救窮的對象,自然是聚焦於首當其衝的相關「慘」業,以及受波及的員工等。

相較之下,近年來在經濟部、文化部等相關部會大力扶持下的新創事業,由於尚處萌芽階段,即使同樣受到疫情衝擊,但正如同國發會主委陳美伶所言,他們既不適用相關部會的紓困方案,也不符合律定的紓困條件,因而可說形同是「紓困孤兒」。

面對這種狀況,國發會先是在3月底通過「對新冠肺炎影響新創事業投資作業要點」,決定匡列百億國發基金,讓受疫情影響的新創事業可以提出申請以發行「特別股」方式獲得紓困資金的挹注。此項「作業要點」一經發布,國發會已接到超過400通的詢問電話,而且已經受理12件的申請案,另在7日舉辦的線上說明會,包括正副主委親上火線說明並回應網友提問,結果在四個小時內,就吸引超過1.3萬人次的收看。

國發會此一劍及履及的個案,除了讓這些「紓困孤兒」找到一線生機之外,同時也顛覆了外界對政府機關消極保守缺乏效率的傳統印象。除了值得肯定,如果能夠因勢利導,包括其他部會,乃至於各級地方政府也都能「見賢思齊」,則台灣不只可望通過新冠肺炎病毒的考驗,同時也將在危機中找到轉機與生機。讓世人不只對台灣的防疫表現刮目相看,並成為其他國家效法學習的典範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