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拚經濟的作為

政府大撒幣的紓困措施,可能使銀彈一下就用完。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明璋 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院長

新冠肺炎肆虐全世界,地球幾無一塊淨土,近從中國大陸和亞洲,遠至中南美及非洲,無一倖免。在「生命」受到病毒威脅之際,各國顧不得經濟的「生活」需求,紛紛採取封國斷航的自保模式,或妥協式的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影響所及,股市熔斷震盪,民生凋敝,百業蕭條,失業浪潮迎面衝來,各國政府被迫祭出超兆元的紓困措施,加上降息降準,甚至以無限寬鬆的貨幣政策,期助廠商資金周轉解困,度過難關,而對陷入危機的航空、旅遊及零售服務業,則提供補貼,發工資救助金制度,可見在防疫為先的管制下,廠商的「生存」危機和失業壓力,已為各方和政府所重視,但這種多管齊下的大撒幣措施,可能使政府銀彈一下子就用完,且錢並未用在刀口上,未來的民生凋敝和產業蕭條似乎是可預見的。

這樣的「歹年冬」可能動搖國本,我政府務必採取「非常態」的紓困作為,方能濟世利民,挽狂瀾於未倒。為此,筆者提出幾點淺見,供作參考:

首先,宜根據各產業無單、斷單及少單的「斷炊」現象,做有系統的了解和分析。進而和各產業公會、中心衛星廠、中小企業及商業商討,提出紓困方案。由於國外封城鎖國,需求端突然萎縮,零售通路因關門不能營業,訂單在運貨中途被取消或減單運送,遂使台商產銷失調,外銷業這種減單、失單及無單的窘境,確實需要「救急」,政府宜協調銀行業給予緊急的資金周轉,以防連鎖倒閉,而各中心衛星廠商如何相互扶持的外助「金援」也要政府適度介入協調,才能打通難關。

其次,宜緊急協助各行百業缺原物料及零組配件的窘境。產業的供應鏈本就錯綜複雜,世界製造工廠的中國,其復工復業的過程,因疫情管制、人流和物流受到極大的限制,加上先進國的封城斷航,原物料和零組件的供應失調極其嚴重,空運、海運及陸運等費用,都大幅調整,讓廠商極難負擔,政府除幫忙打通海陸空運的瓶頸外,也可在「非常」時期,對運費酌予補貼,或出面協調國內外物流配送業的漲價事宜。

再者,政府宜對金融業給予政策支持和金援補貼,讓銀行保險及相關的融資機構,願意冒風險融資或展延到期貸款。金融機構在商言商,目前經營環境不佳,貸款風險大增,呆帳和倒閉風險驟增,銀行保險對廠商貸款心態必然保守,政府宜在打消呆帳及融資責任給予適度免責,並給予政策性的風險補助,金融業才有意願和能力融資,讓業者度過難關。

最後,此際有台商有意返台投資者,政府應設立統一窗口,協助他們克服回台投資面對的難題。這些原物料及市場「兩頭在外」的台商,回台投資必定千辛萬苦,除了重建供應鏈之外,又面臨土地取得昂貴和不易,員工招募與訓練困擾,以及大家熟知的五缺難題,際此大失業潮即將來臨之際,台商回台不啻為台灣社會帶來一及時雨甘霖,政府宜優先解決其難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