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元救台灣的虛實

兆元救台灣的虛實
兆元救台灣的虛實

文/于國欽

政府施政需要用數字,然是供規劃、檢視之需,而非以浮誇為務,看到各國振興方案都是兆元,難道我們就得湊出個兆元嗎?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各國政府提了不少振興方案,月前美國通過2兆美元,安倍政府也規劃108兆日圓,我國自然不落人後,日前行政院宣布「1兆救台灣」,紓困振興預算規模高達1.05兆元。

1.05兆似乎很大,然究其細節,其中七成是融資額度,也就是協助企業取得貸款,讓企業免於遭銀行雨天收傘,這雖是一件好事,但值此山雨欲來之際,人人自危,優惠融資只怕是起不了提振景氣的作用。

我國這份兆元方案,真正編預算用以提振消費、投資及補貼的金額只占三成,雖然只占三成,也已高達3,500億,相較於2009年金融海嘯的救援,2003年網路泡沫的紓困,本次年均預算投入更勝一籌。

沉迷於數字的危險

這個振興方案規模不小,不過,明明是3,500億的振興能量,卻為了達到兆元,讓方案聽起來比較響亮,便把融資規模加碼到7,000億,政府部門盡是「數字控」,如此沉迷於數字實在危險。試想,有哪一個國家的振興方案是長這樣的?

就以月前川普政府通過的2兆美元「緊急振興方案」而言,融資貸款只占兩成,其餘多是對受創企業、州政府及家庭的補助,以及用於藥品研發。而安倍政府規畫的108兆日圓「緊急經濟對策」,同樣也是以財政支出為主,融資為輔。

 事實上,為了加強振興力道,歷來振興方案皆以財政支出為主,融資為輔,然而如今我們的貸款協助居然占振興方案七成,實在令人百思不解。

自1930年大蕭條以來,大家都相信凱因斯的擴張性財政政策(政府投資)是最具效益的,因為在百業蕭條,消費、投資停擺之際,只有政府還可以創造「有效需求」,反之運用貨幣政策,就算把利率降至零,只怕也難收振衰起蔽之效。

景氣終究取決於外貿

從歷次特別預算看來,我國此次振興方案規模相對是高的,非僅高於昔日網路泡沫時期,也高於金融海嘯時期,若善於運用這筆預算,自然有助於穩定經濟。然而,台灣出口依存度高達65%,景氣好不好終究取決於外貿而非內需,這告訴我們,只要全球疫情仍在,世界貿易量持續衰退,台灣出口就好不了,每月百萬觀光客也就來不了,任憑再偉大的振興方案也救不了,振興方案終非萬靈丹。

 這些年執政當局言必稱「兆」,昔日兩兆產業朗朗上口,近年5+2產業連行業分類都還不明,竟也能連年宣稱產值破兆,如今紓困振興方案更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搜羅,照樣讓它破兆,當局對數字的沉迷,已然不可自拔。

 政府施政需要用數字,然而數字之為用,是供規劃、檢視之需,而非以浮誇為務,看到各國振興方案都是兆元,難道我們就得湊出個兆元嗎?主事者與其花力氣四處詢問各部會讓這個計畫加百億、讓那個計畫加千億,加至兆元而後已,倒不如好好思考如何讓預算執行得更到位,才是正辦。

政府1.05兆紓困振興方案

小檔案

2018年政府官員宣稱5+2產業中的智慧機械產值已破兆,事實上破兆的是機械業,智慧機械至今仍無明確行業分類。另物聯網(IoT)同樣沒有明確的行業定義,官員們也宣稱於2018年破兆。

2009年4月通過「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編列四年5,000億,第一年編1,500億以因應金融海嘯。另外,為紓解網路泡沫所帶來的衰退,2003年6月通過「公共服務擴大就業方案」及「擴大公共建設振興經濟條例」777億元特別預算。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