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不得不實施負利率?

圖/美聯社

文/陳祈典 任職經濟部國際合作處

美國勞工部至4月16日止所公布的初領失業金人數,連續四周達到創紀錄的逾2,200萬人,加上聯準會早於3月已先火速將利率降至0%至0.25%區間,距離負利率僅剩一步之遙,面對疫情排山倒海而來的衝擊,各界紛紛猜測,美國是否不得不實施負利率政策?

事實上,美國聯準會很早就表明不喜歡負利率政策,「我們不太可能追隨日本和歐洲央行實施負利率政策,這不是合適的應對措施」,聯準會主席鮑爾說。

另有官員私下表示,實施負利率彷彿跳入「愛麗絲夢遊仙境記」的世界,存款需付費及借房貸還能收息的錯亂感如同置身故事裡上下顛倒的古怪房子,其詭異恐打擊自古以來提倡的節儉儲蓄精神。

利率是提早使用財貨的代價,按理不可能為負值,乃是因央行的主導才會使負利率發生,其背後邏輯是:在經濟低迷的環境下,銀行對於存款有存準備金於央行或是以低利率貸出兩種選擇,此時若央行實施負利率,則銀行會失去存錢在央行的動機,傾向增加貸放,如此可增加民間消費與投資,解決通貨緊縮壓力。

此不尋常的貨幣政策工具對實體經濟的成效為何目前仍未有定論,「負利率對全球經濟是淨正面因素」,前IMF總裁拉加德於任內時力挺,某歐洲金融界專家則較保留,「負利率有點像類固醇,短期內使用很有效,但長期使用會溶解骨骼肌,使病人更加虛弱」,大體而言負面評價較多。全世界已經實施負利率政策的國家有瑞典、歐盟、日本、丹麥及瑞士等,僅瑞典選擇於去年調高利率結束此實驗歷程,金融時報稱瑞典央行是「貨幣礦坑裡的金絲雀」,提供完整數據供各方參考。

綜觀各國執行現況,其振興經濟的效果令人存疑,且對銀行業造成巨大影響。因央行對超額準備收取懲罰性利息,銀行為避免客戶流失,無法完全反映成本在存放款利率中,利差將進一步削減。且區域銀行所受傷害預期將高於大型銀行,因區域銀行仰賴存放款,不如大型銀行較能夠分散業務,尋求手續費收入來彌補。

銀行的利潤由資產負債表驅動,但負利率可能驅使銀行貸放給不夠格的客戶、追求高風險業務種類、大量持有隔夜拆款取代提存等,資產負債表恐進一步弱化,去年歐洲銀行大裁員可見其經營環境之險惡。

負利率似也對整個社會造成影響,仰賴利息收入的退休族群面臨收入減少,難以支應生活開銷。

且負利率誘發債務規模持續上升,投機者透過貸款炒作將造成資產泡沫化現象,也導致貧富差距擴大,加深社會對立。

面對負利率,巴菲特日前受訪時亦表示「它使我困惑,但它嚇不了我」,巴菲特認為負利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而他還不知道答案。鑒於負利率可能對金融系統帶來扭曲風險,預期美國將盡最大可能避免實施此政策。且貨幣政策似不宜承擔過多刺激經濟的責任,結構性改革才是釜底抽薪之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