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的藝術家

失業的藝術家
失業的藝術家

文/于國欽

德國文化部長葛洛塔斯說:「藝術家不只是不可或缺,而且至關重要,德國政府明白藝文工作者的辛苦與絕望。」

在各國拿出大把鈔票救經濟的此刻,德國政府獨鍾藝術家,一舉投入500億歐元為藝文業紓困,德國文化部長葛洛塔斯說:「藝術家不只是不可或缺,而且至關重要,德國政府明白藝文工作者的辛苦與絕望。」

各行業離職失業率

收入微薄且不固定

藝術這份工作很辛苦嗎?確實如此,他們不論是個人工作者,或受僱於人,由於收入微薄且不固定,以此養家糊口真的很辛苦。依主計總處歷年的調查,綜觀各行業的失業率,藝術、娛樂及休閒業,經常名列第一。

例如,於金融海嘯期間,我國失業率一路飆高,2010年升抵5.2%,已令人震驚,惟藝術、娛樂及休閒業的失業率(離職失業率)更衝至8.0%,遠遠超過人力派遺、不動產、住宿餐飲等所有行業。

不只遇到風暴時,藝術家首當其衝,連平日裡這個行業的失業率也是名列前茅,以去年為例,藝術這行業的失業率為4.9%,遠高於製造業2.8%、批發零售2.5%,營造業4.3%,失業率之高,睥睨各業,其謀生之不易,於此可知矣。

藝術這一行雖也有人名利雙收,過著悠游自在的生活,然而這畢竟是少數,我們從2019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可以發現,從事藝術、娛樂這行業的「有酬就業者」平均月收入僅3.4萬元,在服務業13個大業別裡,名列第11,收入之微薄,不言可喻。

同一份報告顯示,去年製造業有酬就業者平均月收入4.0萬元,電力燃氣業5.9萬、服務業4.1萬、批發零售業3.7萬、金融保險業4.9萬。翻開所有資料,比藝術這行業收入低的,只有住宿餐飲業、人力派遣業的3.3萬元。

葛洛塔斯說:「德國政府明白藝文工作者的辛苦與絕望。」看來不只是德國如此,台灣亦然,每逢經濟衰退,雖然各業都受害,但藝術這行業的情況更為艱困,從歷次經濟衰退,藝文業的失業率大幅飆升,即可明白。

每逢衰退慘上加慘

根據我國甫完成的就業調查報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失業率於3月已達3.7%,而藝文業的失業率更跳升至5.3%,隨著經濟走疲,未來幾季,藝術家的生計實在堪憂。

事實上,不論梵谷、孟克、塞尚、舒伯特或威爾第,他們的創作雖備受推崇,惟其一生並不富有,甚至極為貧窮。我國歷代從事藝術創作者亦然,明代才子唐伯虎賣畫為生,曾慨然而嘆:「荒村風雨雜雞鳴,燎釜朝廚愧老妻。」他們的畫作如今全進了故宮、羅浮宮、奧塞美術館供人瞻仰,但當年的艱辛卻已被人遺忘。

因應這一波疫情,文化部月前提出了藝文事業紓困方案,此一用心值得肯定,當有助於藝術家度過景氣寒冬,然而這畢竟是救急的措施,非長遠之策,真要讓藝術家擺脫失業率名列前茅、收入敬陪末座的困境,實非此紓困方案所能及,文化部還得多花些心思才行。

小檔案

音樂家舒伯特生活貧困,他創作的搖籃曲只換得一頓晚餐。威爾第曾被米蘭音樂學院拒於門外,直到為歌劇《納布果》作曲才嶄露頭角,劇本的一句話:「飛吧!讓理想插上金色的翅膀」改變了他一生。

唐伯虎為明朝畫家,離開官場後,靠賣畫為生,生活極疲困,他曾寫道:「十朝風雨苦昏迷,八口妻孥併告飢,信是老天真戲我,無人來買扇頭詩。」然而貧困卻不減豪氣,他說:「立錐莫笑貧無地,萬里江山筆下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