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萬事莫如紓困急」政策下的盲點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連續零確診的喜訊再度出現,民間對於何時能夠恢復正常生活的期待也愈來愈高。不過疫情恢復平穩,著實有幾分的運氣,慶幸之餘,接續的防疫工程要戰戰兢兢,整體經濟發展的部署更要放大格局。

具體的說,切忌因疫情緩和的漂亮數據加速了開放行動,且戰且走的過程中,須體認協助產業轉型才是核心任務,重要性遠勝於救急式的紓困作為。

防疫好成績在海軍艦艇出現破口後失而復得,其實已非首次。在此之前,疫情爆發之初,鑽石公主號放下近3千人在北台灣趴趴走、酒店小姐差點成為超級傳播者,以及清明連假期間11個觀光景點上演群聚潮,接二連三的事件,都令人印象深刻,所幸天佑台灣,關關難過關關過,整體疫情發展還是往好的方向走,政府也不忘賣力說明對疫情的控制得宜。

正因此,民眾對於「過好日子」的期望會愈來愈大,大到甚至形成一種壓力,讓我們對於之前犯過的錯誤視而不見,希望盡快減少限制、走向開放,台南市長黃偉哲對多處景點被列為示警地區極度不滿,就是一例。但千萬要知道,在歐美與日本疫情都尚未緩解之前,防疫任務告一段落的前提只有一個,就是等到疫苗開發出來,我們曾不只一次的草率輕忽,雖然有驚無險,好運總有用完的一天,必須更加小心翼翼的安排好接下來的部署。

進入到中期階段的防疫行動,經由學習,醫療和公衛領域的措施都找出了最佳方法,會逐漸退居次要的地位,轉由經濟面的政策接棒演出。要設法讓台灣經濟社會恢復平靜,並讓台灣的經濟活力在疫情結束後快速展現,是新的階段政府抗疫的重要課題,對此,我們有幾點意見供參考。

首先,財經政策必須堅持專業優先,盡量減少政治成分的干預。現在的政府已經連任進入了第二屆,不能再稱為新政府了,但施政過程中,很遺憾的總是看到對過去政府做法的抵制,有意無意間,出現一種「他做過我就不要做」的排斥感。以討論最多的振興抵用券為例,一開始,就把過去政府推出的消費券排除在外,直言此種方式發揮的效果不如預期,但當年之所以決定發類似於現金用途的消費券,也是審度各項可用工具後的最後決定,一起頭就把消費券排除在選項之外,很難不讓人有政治凌駕經濟專業的觀感。

何況對照目前世界各國的做法、民間的反應,發放現金或類現金仍是主流,持續討論中的修正版政策,繞了一大圈,對於發現金模式也終於鬆口。國難正當頭,財經領域的施政還是要由專業著手,別讓決策成為另一個政治角力的場合。

第二個必須討論的是紓困政策的後遺症。我們幾乎對所有的產業撒下天羅地網,標準從寬從優認定,這麼做固然急人之難,讓各行各業喘口氣。但為了貫徹紓困的執行,公股行庫被下達指標,利率低到簡直是賠本經營,訂下的額度必須做好做滿,加上放款條件寬鬆,申貸戶估計人人有獎,只是等到此波疫情過後,銀行開始要對手中的紓困融資部位進行盤點,肯定會發現不少新的逾期放款甚至呆帳出現,皆大歡喜的紓困行動代價,很可能是惡化的銀行體質。

到底政府執行紓困政策的金額會不會過於龐大?對身處經營難關的企業而言,銀行能夠提供愈多的資金奧援,自然多多益善,可是我們觀察到,本來政府為了提升機車安全的ABS補助款,5月中旬前就要告一段落,業者即認為是紓困花了太多的錢而受到排擠。

換言之,就資金這項生產資源的配置順位來看,政府把紓困的重要性,放在原定的產業升級配套措施之前,優先滿足前者,即過度紓困讓我們失去企業整併提升競爭力,乃至於產業轉型的機會。雖說台灣這次的抗疫行動動員相當成功,但就以生產防疫的必需品來看,我們的國家隊拉出的是口罩生產線,美國政府一聲令下加速生產的是呼吸器等更高檔的醫療產品,產品檔次並非軍容壯盛的台灣,原本是可利用此次疫情的資源重新配置,進行某種程度企業整併或升級計畫,但在「萬事莫如紓困急」的最高原則下,只怕也會銷聲匿跡。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