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學歷高失業?

高學歷高失業?
高學歷高失業?

文/于國欽

女性勞參率年年創新高,是以結婚率降低換來的,而非用托育補助政策得到的。

國人每每感嘆「高學歷高失業」,去年大學學歷者失業率5.3%,遠高於平均3.7%,也比國中學歷失業率高出一倍,辛辛苦苦讀到大學,竟成了高失業族群,真是情何以堪。

然而,高學歷高失業只是個算術現象,而非真實現象。今天國中、國小學歷的人口裡有九成是中高齡者,反觀大學學歷者有四成是未滿30歲的年輕人,就是這個年齡分布讓高學歷註定要高失業率。

2019年個學歷年齡別失業率

年齡才是主要原因

怎麼說呢?因為年輕人失業率原本就比較高,而大學學歷人口又有四成分布於年輕人,經加權平均後呈現高失業率,理之必然也。確切的說,「高學歷高失業」的原因不在學歷,而在年齡。

我們依各年齡層觀察,會發現在15~24歲這個階段,大學學歷失業率14.7%,研究所學歷更高達18.3%,確實遠高於同年齡者,然而這是因為他們剛走出校園,30歲以後高學歷者的失業率已低於同儕,過了中年更趨明顯,這樣看來,多唸點書還是有幫助的。

「高學歷高失業」是表象,也是個算術現象,其所以高失業不是學歷效果,而是年齡效果,若不把隱於學歷下的年齡分布呈現出來,就會被表面的數字所誤導。

除了高學歷高失業,這些年我們也經常會聽到「女性勞參率屢創新高」,這代表女性工作意願提高了,政府每提及此總喜上眉梢,認為這是擴大幼兒托育補助、建構友善工作環境帶來的成果。

表象非真相

然而,把女性再分為已婚、未婚兩類,會發現已婚女性勞參率近十年幾乎原地踏步,而未婚女性勞參率則從58.7%升至64.2%。

這告訴我們,十年來女性勞參率升高的原因不在於已婚女性,而在於未婚女性,若非未婚女性紛紛投入職場,任憑再多托育補助也無濟於事。換言之,女性勞參率年年創新高,是以結婚率降低換來的,而非用托育補助政策得到的。

依內政部統計,我國2000年的結婚率是千分之8.2,去年降至千分之5.7,同期間女性勞參率由46.0%升至51.4%。不過,以結婚率的降低換得勞參率的升高,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值得深思。

再舉一例,2007年外商投資台灣高達154億美元,為歷年最高,只看表象會以為「投資大爆發」,事實上這一年民間投資只成長2.5%,非但沒有大爆發,連小爆發都沒有。因為外商投資多屬併購案,荷商投資安泰銀行、美商以現金合併華僑銀行、英商增資新竹國際商銀,還有外國私募基金投資有線電視等等,這些併購雖也稱為投資,卻和國民所得統計裡的投資是兩回事。

經濟現象係匯聚無數因果而成,我們以為的「因」可能只是另一現象的「果」,若不回溯至最初的「因」,仍難以解開祕密。

高學歷高失業的因不是學歷而是年齡,女性勞參率升高的因非關政策而是結婚率的變化,有時投資看似大爆發,結果只是空包彈,正確解讀數據,數據即羅盤,否則數據就是迷霧、漿糊。

▎以2019年而言,30~34歲這個階段,研究所學歷的失業率1.8%、大學學歷者3.2%,專科學歷者3.6%、高中職者3.3%、國中以下者4.6%,高學歷的失業率是最低的。

▎未婚女性勞參率2000~2019年從52.7%升至64.2%,其中25~44歲勞參率雖然只由88.5%微升至89.2%,但這一年齡層的人口占比卻由三成升至五成,隨著權重升高,勞參率因而大幅攀升。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