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赤字貨幣化」將成為新日常

美國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目前以每周千億美元的速度在膨脹。圖/美聯社
美國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目前以每周千億美元的速度在膨脹。圖/美聯社

美國聯準會(Fed)的資產負債表在5月15日正式突破7兆美元,距離去年8月底,Fed放棄「縮表」政策時的3.76兆美元,已經暴增了將近一倍,距離2月底新冠肺炎引發全球大蕭條時的4.16兆美元,美國央行在兩個半月的時間,增印了70%的貨幣。

Fed資產負債表目前以每周1千億美元的速度在膨脹,平均每個交易日200億美元,這個速度將會維持相當一陣子,主要為了因應財政部龐大的紓困預算需求,聯邦眾議院、參議院在3月27日通過2.3兆美元的紓困預算(CARES Act),4月下旬追加到3兆美元。因為經濟衰退政府稅收驟減,鉅額的紓困預算完全仰賴新發行的政府公債來支應。

5月15日眾議院在民主黨議員主導下,又通過一個稱為HEROES Act的第二階段紓困法案,金額一次就編列3兆美元,HEROES Act目前還存在一定爭議,不一定會獲得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以及川普總統支持,但是如果政治協商取得共識,或是新冠肺炎的經濟衝擊延續,後續的追加紓困必須上路,而FED繼續狂印鈔票來支持財政赤字,資產負債表非常有可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就突破10兆美元大關。

新冠肺炎對人類的經濟社會帶來「全面位移」的衝擊,過去爭議許久、難以想像的極端政策,都成為理所當然的主流。例如川普主要競選政見之一的築圍牆、禁止移民,在防堵病毒的大前提下,不只是美國,所有國家邊境的大門都轟然落下,反移民成為既成事實,而且不可能再恢復原狀。

在攸關經濟與金融穩定的貨幣與財政政策方面,「財政赤字貨幣化」與「現代貨幣理論」(MMT)在去年曾經被民主黨左派熱炒一陣,還被Fed主席鮑爾斥為無稽之談,如今鮑爾帶著全球中央銀行,高舉救市的旗幟,採行的政策完全符合「財政赤字貨幣化」與「現代貨幣理論」的主張,中央銀行經由擴大資產負債表,協助財政部大量舉債,來達到減緩經濟衰退衝擊,在此次新冠肺炎的經濟衰退中成為各國救市方案的主流,雖然各國央行都宣稱是一次性的救急措施,實際上已成通案,而且跟反移民政策相近,都不可能再恢復、縮減至瘟疫爆發前的資產負債表水準了。

過去兩個半月,當主要國家的中央銀行都成為政府債券的主要買家,不斷在市場買回存續的政府公債,挪出空間讓金融機構參加標購財政部源源不絕、倍數發行的新公債,傳統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之間的界線已經模糊不清,而且因為央行實際保證了政府債券無上限發行,原本肩負審核政府預算、刪除不當支出的國會,則反向成為財政赤字加碼倍增的源頭,這也顛覆了百年來政治學與經濟學教科書的理論,一場瘟疫沖毀了大壩,包括中央銀行、財政部、國會、當然還有銀行等金融機構,在大洪水中各自求活,突然被沖到前所未知的新領地,舊規範已經蕩然無存,新秩序則不知從何架構。

大洪水雖然令萬眾驚恐,但是災難似乎不如想像中致命,至少金融市場獲得了充分的流動性,企業破產沒有預期中的嚴重,各國失業率雖然嚴重,政府迅速擴大財政赤字,央行連夜印發的鈔票讓各國失業人口仍能平安度日,而美國聯準會狂印美鈔,沒有引發貶值風暴,美元匯率指數依舊堅挺,而且全球物價仍然平穩。

除此之外,日本銀行是最早推出零利率,也最早啟動央行購債、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先行者,及至今年3月底的財政年度,日本央行持有國債的餘額達到485.9兆日圓,大約是國債餘額1,056兆日圓的46%,另外透過ETF的形式也已經持有三成的日本上市公司股票,日本銀行資產負債表在2018年5月就已經超過GDP的100%,相較之下,美國Fed目前7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約為2019年GDP(21.4兆美元)的三分之一,還有繼續膨脹的空間。

隨著新冠肺炎的疫情逐漸消退,各界對於「財政赤字貨幣化」的研究將會逐漸釐清實際的衝擊,我們中央銀行與國發會、財政部等部會,以及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經濟研究院等研究機構,應該全面探討這個新的發展。新台幣雖然不如美元、日圓、英鎊那樣享有國際貨幣的地位,但是如果適當的財政赤字貨幣化能夠解決眼前的經濟困境,或許我們可以拿來處理「勞保年金破產」等經濟與社會安全地雷議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