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消費者物價連跌三季的隱憂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今年以來隨著疫情蔓延,國內物價續跌,有關通縮(deflation)的疑慮時有所聞,日前主計總處公布最新的預測,也把今年的消費者物價大幅調降,因而出現連跌三季的情況,證實了通縮的風險確實是存在的,而且比想像中更為嚴重。

原預測是消費者物價(CPI)四季皆上揚,新預測是自第二季起的漲幅依序是-1.0%、-0.5%、-0.3%,依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定義,連兩季下跌即屬通縮,如今估計將連跌三季,由此可知,通縮將是未來半年台灣最大的風險。

何謂通縮?通縮就是指總體物價持續下跌,一般都用CPI加以評估,因為消費者物價是反映最後消費市場的價格,這項物價跌一、兩個月不是大問題,但若跌個兩季、兩年就是大問題了,反映總體經濟結構失衡,隨後有可能讓一國進入跌價、衰退的循環而讓經濟陷於衰退(recession)、蕭條(depression)的困境。

雖然,通縮未必都帶來衰退,但最後演變成衰退的比率也不低,例如日本自1999~2005年物價連續跌了七年之久,同時間日本出現了失落的十年,這段期間日本揮別昔日高成長、低失業的日本第一,轉而出現低成長、高失業的困境,依據統計,這七年日本平均經濟成長率只有1.2%,而失業率平均已升至4.8%,長期以來日本失業率約在1~3%,從未這麼高過,這是日本戰後失業最嚴重的七年。

這說明日本經濟已出現結構變化,而占國內生產毛額比重極高的民間消費疲弱的現象從物價年年走跌,即可看出端倪,表面是物價下跌,實際上是所得停滯、企業外移、工作機會減少、所得分配不均等毛病匯聚而成的結果,這些現象再透過產業關聯互相影響,遂衍生出經濟衰退、失業率飆升的現象。今年以來受肺炎疫情影響,出入餐廳、辦公廳舍都要量體溫,體溫不正常便得加以觀察,以此比喻,物價指數猶如溫度計,物價不正常猶如體溫不正常,反應出總體經濟的不正常,雖未必會致命,但也不可等閒視之。

許多人會覺得物價下跌可能是技術進步、生產力提高的結果,不是壞事,然而小跌數月還算合理,連續數季下跌豈是正常?

而且生產力提升可能是運用自動化設備、生產線外移所致,從生產力而言固是好事,但從就業、薪資、所得分配等各方面加以檢視,恐怕就未必是好事了,總合這些正、負效果會反映在通膨率(消費者物價漲幅),當通膨率持續為負數,就顯示其總體結構有些隱憂,日本物價連跌七年的歷史,我們並不陌生。

對於物價經此修正連跌三季,主計總處高層認為:「通縮讓人擔心的不是通縮本身,而是通縮造成的結果,如果物價下跌而經濟成長還不錯,就不必要擔心。」這話雖然有些道理,卻也忽略了物價做為總體經濟溫度計的預警作用,物價下跌也許伴隨著經濟成長,但長此以往終非好事,2000年之前全球出現「低通膨、高成長」曾一度被譽為新經濟(new economy),沒過多久,通縮席捲亞洲,網路泡沫破滅,台灣出現半個世紀以來首次經濟衰退,這說明總體經濟有些訊息隱於物價指數之內,從物價指數可以看到的風險,GDP未必會看得到。

我們再看1920年代的美國,隨著技術進步,產能提升,美國自一戰期間的兩位數通膨率轉而為溫和通膨,自1927~1929年通膨率更轉為-1.7%、-1.7%、0.0%,通縮已然出現,而與此同時美國經濟還是一片大好,股市屢創新高,當年經濟學家推崇這是新時代(new era)的來臨,連耶魯大學經濟學家費雪(Irving Fisher)也樂觀的表示:「美國經濟已開啟了新而絕無終了的繁榮年代。」1929年美國經濟成長高達6.6%,確實無愧於新時代的讚譽,然而總體經濟的溫度計已發出通縮的警告,只是人們一直沉醉在經濟成長、股市榮景,而忘記了物價已不正常,隨後1930年大蕭條猛然而至,衰退達四年之久,若能提早注意,何致於此。

今年的經濟迄今仍晦暗不明,疫情尚未落幕,中美貿易紛擾又起,美國反種族歧視抗議潮愈演愈烈,這些個別現象已屬嚴重,如今交錯而來更紛亂不已,在這一情勢下,即使我們可以說,國內物價的下跌是受惠於原油、橡膠、棉花、銅、鋁等農工原料的行情走跌,但這看似有利的表象依然潛藏著無窮的通縮風險,從2000年之前的新經濟、1930年之前的新時代,以及隨之而來的蕭條、衰退,歷史已給我們許多教訓。

我們呼籲執政當局,切勿輕忽連續三季物價下跌的預測,其間隱藏著許多我們看不清的結構問題,反映著成長與分配的失衡,也對照出如今政府治理的困境,不要以為經濟成長是一切,也不要認為風暴不會到台灣,想當年這些經濟學家何等睿智,但也正由於忽略了通縮而誤判情勢,今天我們切不可重蹈覆轍才好。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