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可讓年度經建目標走入歷史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國發會原本去年底就該公布的今(109)年經建目標,並未如期公布,使得今年成了自民國60年以來首度沒有目標的一年。年初此一消息曝光後,國發會解釋:「在總統選舉尚未舉行之前,先發布今年的經建目標,是否具指引效果曾為外界質疑,因此不是不公布,而是彈性調整公布時間,預計於6月底連同四年計畫一併公布。」

所謂經建目標,如今也稱國家發展計畫目標,有四年目標,也有年度目標,以106年初所公布的「國家發展計畫106~109年四年計畫」為例,將四年經濟成長目標設在2.5~3.0%,隨後各年則依國際經濟情勢,再行調整為年度經建目標公布,例如前年底公布去(108)年的目標為2.4~2.6%,四年計畫與年度計畫可謂相輔相成。

國發會將於近期公布第18期四年國發計畫(110~113年),惟是否也會公布109年的經建目標?新任主委龔明鑫於就任記者會上語帶保留,表示四年計畫及四年目標一定會公布,至於每年是否提經建目標則要再討論一下。由於本案公布在即,我們在此呼籲年度經建目標務必公布,此一目標可做為政府施政成效的標竿,也可供外界評估政府施政的成果,萬不可廢除。

我們知道過去這十年,不論是政府的預測或是經建目標經常被外界放大檢視,例如100年起為因應國際情勢瞬息萬變,主計總處把一年的經濟預測次數由四次調升至八次,很不幸的是,隨後由於經濟表現不如預期,以致出現連續九次調降,這一番積極的作為反被在野立委諷為「九降風」、甚至還被譏為「保一總隊」、「閃零政府」,一份預測鬧得風風雨雨,主計總處遂於102年把一年的預測次數由八次減為四次。

不只主計總處遭「九降風」的揶揄,經建目標未能達標更經常被在野立委砲轟羞辱,甚至被要求立軍令狀,凍結首長年終獎金等等,荒腔走板的問政讓人歎為觀止。這明明是一個引導政府施政的目標,未能達標是該檢討,但立法院這哪是在檢討,凡是看過立委問政者都清楚,這根本是借機羞辱,否則何須動不動就九降風、閃零政府、保一總隊這些輕浮的言語上身?難道不能嚴肅、莊重一點問政嗎?不能提高一點問政素養嗎?不能為這個社會做一點好的示範嗎?

鑑於立法院拿著經建目標砲轟,如同主計總處把預測次數調回四次,國發會也開始猶豫年度經建目標到底要不要繼續公布,何必公布一個目標於日後挨罵?果不其然,104年底發布次年經建目標後,國發會預告日後不再編年度經建目標,惟次年在前主委陳添枝的支持下,仍繼續編下去,一直到去年未曾中斷,惟今年的目標迄今仍未公布,對此國發會年初的解釋還說得通,惟如今總統大選已結束,蔡總統就職演說也發表了,自應將其論述融入四年計畫(110~113年),非僅如此,已懸了半年的今年(109)經建目標也應一併公布才是。

半個世紀以來,台灣的經濟發展和經建計畫、經建目標是不能切割的,從第八期到第十期四年計畫,乃至於隨後的國建六年計畫、跨世紀四年計畫正值台灣經濟快速成長的年代,這19年(71~89)台灣的經濟成長率總是超越經建目標,惟至本世紀經濟大不如昔,近12年經建目標雖逐年下修,仍有七年未能達標,而依國際貨幣基金所估的全球經濟成長率,最近12年台灣竟有十年低於全球成長,這告訴我們,台灣近年雖表現不錯,但仍得加油,而愈是在這個時刻,經建目標的指引作用,就愈不可缺。

今年初傳出年度經建目標將走入歷史,昔日經建會(國發會前身)官員皆表示驚訝,咸認為沒有必要廢掉年度經建目標,他們認為昔日光輝的年代經建目標訂在6~7%,今天只能訂在2~3%,雖然這個目標難與昔日相比,但訂了總有鞭策的作用,不論對政府或外界的觀感,廢掉年度經建目標都不是好事。我們非常贊同這些前官員的看法。國發會非但不應該廢掉年度經建目標,應該還要更加以精進才是。

最後,我們引述新世紀第二期國家建設計畫(94~97年)的卷頭語做為本文的結語,這段文字氣勢雄渾,準確提示未來的風險與願景,十多年過去,歷史依舊在這段話的軌跡上邁進,摘錄如下:「面對21世紀全球化競爭激流與中國磁吸效應的嚴峻挑戰,台灣必須務實改革、創新規劃,做好躍升國力、邁向先進的準備。新世紀第二期國家建設計畫一方面勾繪國家建設願景,構築新台灣夢,凝聚台灣前進動力;另方面規劃國力躍升策略,構築圓夢橋樑,開展台灣美好大未來。」

國發會即將要公布的四年計畫、年度計畫及相關經建目標自應有前人的雄渾之氣才是,任何退縮的想法自應拋諸九霄雲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