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銀行幸福的煩惱

中央銀行幸福的煩惱
中央銀行幸福的煩惱

六月中央銀行宣布利率不動,總裁主持理監事會後記者會,次日媒體斗大的標題「總裁直言Fed擴大購債損及獨立性 示警日銀介入股市可能雙輸」。央行總裁揮灑自如,談論美日兩國央行QE的舉措及影響,媒體也不追問利息動向,真是一件幸福的事,美國聯準會包爾主席應該很羨慕。

以前有位先生曾擔任央行總裁十九年,歷經五任總統,被譽為Master of Central Banking,他就是William McChesney Martin Jr.,名氣雖不及伏克爾或葛林斯班,但曾留下一句名言: To take away the punch bowl just when the party gets going,要求央行不要對過熱的經濟又注入流動性。2008年在卸任前夕,聯準會主席葉倫即借用此一傳神的比喻,公開對聯準會同仁表示: We will at least refilling the punch bowl until the guests have all arrived, and will not remove it prematurely before the party is well under way。

一位主張在宴會開始增溫時,將雞尾酒缸移走;一位則認為賓客尚未到齊,不要過早移走酒缸,且應持續添酒。這當然與兩人所處的時空有關,問題也在於如何認定宴會正嗨,還是尚未開始。不幸的總裁,就要面對這種抉擇。

2018年未中風前,我曾多次在演講中提到2008金融海嘯後,各國為了救市,都有或多或少的QE,但只有美國拜1944年不列登森林協議的遺緒(Legacy),可以稍微放肆一下,大印鈔票,而毋須承擔太多的副作用。當時我曾以2008至2017美國與日本央行資產負債表之變化,製成簡表,以ppf顯示兩國經過十年的QE,都有縮表的必要,以往的QE均將面臨逐漸收回的難題。

病後一年多,一直未好好審視美日改善的情況,近日因疫情紓困,加上我央行總裁的警語,乃上網看看兩位「大哥哥」(外交首長的說法)的近況。依據2020/6/20的資料,日本央行的總資產為645兆日元,但其中持有日本政府債券505兆,外加買入ETF32.5兆,佔總資產達83%。換言之,比較2018年大家呼籲要縮表時,日本央行的規模不減反增,甚至是大幅成長。而其中近八成是政府發債、央行購買,也就是左手交右手;但可怕的是買入股市ETF竟佔5%,中央銀行大量購買政府債務及股票(雖然是以ETF形式),恐怕是市場大忌。 至於美國大哥哥,不遑多讓,自川老大上台後,一如預期,National Debt Clock飛快運轉,但如看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2020/6/17),更會嚇一大跳。比起我2018年演講時,規模淨增三兆,央行總資產達到7.14兆美元,過去兩年的縮表努力,等於完全破功。其中買入政府債券4.17兆,無異是過去一年,聯準會就買入政府舉債達2兆美元,這個雞尾酒缸,不但沒有拿走,而且還大量添酒,不醉也難。美國央行雖不明救股市,但卻買入惡名昭彰的MBS,高達1.92兆美元,換言之,身為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其中央銀行竟有八成五的資產,不是欠缺流動性,就是品質低劣,實在令人堪虞。

美日央行總裁,還在為宴會是否正嗨,雞尾酒缸應否端走,以及川普的支票,心中掙扎不已。相對而言,我們央行的煩惱,實在不算什麼。就在央行記者會一周前的六月十日,華盛頓郵報還反映各界對美國聯準會的期待,就是降低失業率,甚至是不同族群的就業,看該報的標題 : Calls growth for Federal Reserve to target the black unemployment rate,就知道我們央行的煩惱算是很幸福的。謝謝當年俞國華先生建立的優良傳統,只不知今年俞總裁逝世二十周年央行會如何追念?

(原文刊登於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官網經作者同意轉載)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