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府舉債破兆元,看台灣財政的隱憂

圖/Pixabay
圖/Pixabay

立法院日前召開臨時會通過「前瞻計畫後續四年籌編同意案」,循特別預算編列4,200億元,加計今年3、4月兩波因應疫情的紓困振興特別預算,以及去年底通過的新式戰機採購特別預算,僅這三案政府就得舉債8,000多億元,併計過去四年蔡政府所舉借的債務已升破兆元,我國財政已然隱憂重重。

猶記1999年初為了政府債務升高,主計長韋端與經建會副主委李高朝還為了這究竟是財政困難還是財政危機天天在報上論戰,引發國人重視財政問題,然而當時中央政府債務餘額不過1.4兆元,占GDP也不過15.1%,從今天的債務規模來看,當年的債務實在微不足道,反過來,若當年已算危機,今天豈非危機四伏?

今天中央政府債務餘額到底有多高?依財政部統計,迄去年底中央政府債務已達5.3兆,加計今年原編債務預算數1,738億及前述新增8,000餘億,中央政府債務餘額已逾6.3兆元。

這些年,政府舉債規模日趨擴大,以前特別預算只有八年8百億,五年5百億,這還算合理,隨後擴至五年5千億、四年5千億,舉債規模進入新里程碑,未料四年前「前瞻計畫」一提就是八年1兆,雖然後來幾經協商分成兩期,規模略減,但這又可視為我國政府舉債的分水嶺,是個危險的信號。

根據財政部的資料,我國中央政府自2016年至2019年所舉借的債務依序是1,202億、882億、1,018億、1,937億,今年初原編的舉債預算數為1,738億,合計5,039億,再加上新式戰機採購2,472億、因應疫情2,100億及第二期前瞻計畫4,200億,累加一下即可得出總統蔡英文自執政以來所舉借的債務已逾1.3兆元。

值得注意的是,依公共債務法,除了循特別預算可大量舉債,每年中央政府也可以在歲出15%以內舉債,以目前歲出2兆的規模估計,每年借個1、2千億是被允許的,以此觀之,隨著全球經濟大幅衰退,今、明兩年稅收減少已成定局,入不敷出仰賴公債融通恐難以迴避,這麼一來政府債務豈有不更上層樓之理?蔡總統八年任期內所舉借的債務將在1.3兆以上,甚至遠遠過之,這也是個危險的信號。

蔡總統於2012年在野時曾以《面對台灣財政危機》為題提醒執政當局要大力改革政府財政,才能化危機為轉機。她指出:「各級政府應削減不必要的財政支出,要落實最嚴格的財政紀律。」鑑於我國公債定義不同於國際,蔡總統也援引國際貨幣基金(IMF)對政府債務的定義,直指迄2011年我國中央與地方政府未償債務高達6.7兆元,占GDP已達49.2%,顯示政府債務正快速累積。而政府債務問題愈趨嚴重會怎樣?她警告:「政府債務問題愈趨嚴重,人民的財富會相形縮水,問題拖得愈久,貧窮問題愈形嚴重,而且代代遞延,讓後代子孫淪為難以翻身的貧窮世代。」

此外,蔡總統所倚重的預算專家許璋瑤,曾任主計長四年,對財政問題瞭若指掌,有感於歐債危機,2012年他以《不願面對的國家財政真相》為題,在想想論壇發表兩千字長文,他指出:「政府優先要做的是節制支出的工作,…執政者為彰顯政績或討好選民,通常都會想盡辦法來增加支出,而且每次遇到景氣衰退或危難事件,也都以擴大政府支出來因應,惟從預算資源使用效率來看,因所推動的多屬短期性救急措施,不僅欠缺完整規畫而造成浪費,對提升國家生產力的助益也不大。」他在文末強調:「已開發國家長期以債養債的結果,大多走上財政敗壞的不歸路…,我國資源相對匱乏,政府舉債應更審慎,以免步入財政潰堤難予收拾的局面。」

蔡總統、許前主計長這兩篇文章詳談了節制支出的重要,也提醒舉債可能引來的危機,足為執政者的暮鼓晨鐘,惟蔡總統於2016年執政後中央政府預算並未縮減,今年的預算更首度升逾2兆,此外,如前所言,蔡總統自就任以來已舉債逾兆元,不知蔡總統可還記得想想論壇這兩篇文章,可還記得以債養債可能讓財政潰堤,可還記得政府債務問題愈趨嚴重會讓後代子孫淪為難以翻身的貧窮世代,可還記得擴大政府支出因應危難事件易造成浪費又無助生產力…。

我們長期觀察蔡總統及其財經幕僚所發表的文章,深感佩服,因此在如今政府債務快速升高之際,便想到昔日蔡總統及其幕僚所發表的諤諤之言,值得再一次閱讀。尤其在政府債務升高之際,加之以景氣前景黯淡,政府財政收入下滑,一不小心便會陷入以債養債的循環,而步入難以收拾的局面,一切財政作為自應格外小心。

我們認為,執政當局應當把八年前自己在想想論壇所發表的財政專欄拿來重溫一遍,看看今日所行是否有違昔日理念,有則改之,無則勉之,惟有以如此臨深履薄的態度,把自己昔日的理念落實到施政裡,台灣的財政才有可能化危機為轉機,願總統深思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