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英國都捨棄的PFI 台灣要跟進嗎?

圖為台中市重大促參投資案─台中海洋生態館。圖/本報資料照片

財政部促參司近日宣布,最快明年上半年將修法引進PFI(民間融資提案制度),由民間業者建置公共服務,政府當主考官打成績、再因應服務績效等級給予適當租金,以此減輕政府公共建設支出;若民間業者未達到KPI目標,則有扣款機制。

這並不是我國首次考慮將PFI納入促參法,早在2015年修正促參法時,我國就已提議增列,但行政院工程會認為,PFI屬政府採購範圍,故未納入修法,最後立院僅增訂促參法第29條之1,由政府依專案營運績效給予補貼做法,隱含「政府看服務品質打成績、給予適當資金」的PFI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最早提出PFI制度的英國,歷經1992年~2011年的PFI、2011年~2018年「升級版」的PF2(讓政府參股投入部分資金,變成投資者之一),但最後英國還是在2018年捨棄PF2制度,我國如今要跟進PFI,勢必要檢視英國的前車之鑑。

從英國過去PFI失敗案例來看,幾乎都是得標企業破產,導致契約提前終止,以倫敦地鐵而言,當時有兩大企業聯合體tube line、metronet取得特許經營權,前期投入70億英鎊,但兩家都在十年內銀彈用罄、宣告破產,最後政府還是以44億英鎊買下tube line新建鐵路。

當民間企業終止PFI合約時,機關仍須依約買回公建、支付高額費用,PFI契約很難保持靈活度。另私人企業一旦有財務危機,只需評估該案回本或投報率,根本不會考慮和公部門保持長期合作關係,揮揮衣袖就離開,留下爛攤子還是要由政府花公帑拆除、改良或再利用。

財政部修正促參法、增列PFI制度固然是解決政府建設資金不足的一計妙招,但仍應考慮英國血淋淋教訓,至少應訂有效監督配套措施,避免淪為花大錢的冤大頭。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