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多想想,未來20年產業所需要的

文/張建一 台灣經濟研究院長

YouTube video

從台灣大型企業排名50年的變化看台灣產業發展軌跡,可以發現其間的政府產業政策,扮演極為明顯的角色。舉例說,1971年除了電機電子業,有九大產業都屬於現今的傳統產業。

我其實不喜歡「傳統」兩個字,會用這兩個字只因為部份產業出來的早一些?牙刷加了馬達就是電子產品,人類的食衣住行需求會一直存在,創新科技進步就增加幫助人類適應新的模式。傳統製造業也會一直改變,從中華徵信所這項長達50年的排名,看出許多企業集團一直在轉型、升級,台灣製造業對台灣經濟發展的貢獻不可抺滅。

我和中華徵信所結緣很早。還在念博士班時,我的指導教授周添城就有提醒,作台灣產業研究應該要多接觸台灣企業排名暨資料庫,進入台灣經濟研究院研議政府產業政策,都需要回頭查閱以往的發展足跡,中華徵信所累積下來的寶貴資料庫幫助我們甚大。

研究台灣產業發展過程,我們時常會挑戰自己,自問了不了解真正的內涵。舉例說,為什麼台灣在1990年代可以做起來個人電腦PC?我小時候經常有投5元的遊戲機台,是日本渡海過來的淘汰商品,台灣工程師動手修改機台的電路板,作成民眾熟悉的台灣樣子,誤打誤撞奠定了台灣生產PC的基礎。爾後,基於經濟學上的比較利益,PC產業移到中國大陸,台灣隨之又長出筆記型電腦產業,取代原先每年向日本採購400億元的筆電商品,這項進口替代的發展,讓台灣資訊產業可以往上游走,這次新冠疫情的特殊需求下,台灣在最短時間內作出口罩產線國家隊,就是因為受惠於過去的產業經驗。

1970年代,經國先生用國家經費投入十大建設興建,諸如港口、中山高速公路等,由於經費實在龐大,像現在的國道一號高速公路興建費用,成本折算現在約8000億元,當時國民大會反對聲浪高,但經國先生仍堅持啟動興建,車道數、車流量都較當時需求超出多倍,現在看才知道「什麼是前瞻!」,十大建設對台灣產業發展影響甚鉅,中鋼、中船等的設立成為鋼廠機械、國艦國造等生態系的重要基礎。

政府政策會左右產業發展,台灣絕對是真實案例。1990年的「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及直到2010年更新為「產業創新條例」,既具有獎勵企業投資的效果,也鼓勵企業投入研發,實實在在影響了台灣產業的發展。這也表示,產業政策是某種策略的選擇,政府藉此鼓勵企業投資"政府要的項目",可以帶動新興產業,包括慢慢發展開來的服務業。但若是企業可以茁壯到像台積電,經營有遠見,自己的錢夠投入龐大研發經費,政府就不該插手管,徵信所更能抓住台灣企業的發展,如大台中的機械業是自己長起來,如今已台灣的優勢。

台灣的產業發展多是靠製造業,服務業一直發展不出高端價值,領有特許執照的服務業,如金融業又被政府管的死死的,台灣業者需要跨國才能上下接手,單在台灣是不可能的,技術服務業更難發展。正好台灣近年來和美國走的近,美國十多年來主要靠創新,台灣也需要導入AI新創,台灣可以更大膽、沙盒實驗範圍要更大,政府要多想想,未來20年產業所需要、可發展的圖像。

(整理/陳碧芬)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