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愛跳槽

愈來愈愛跳槽
愈來愈愛跳槽

文/于國欽

跳槽有助於勞動市場的流動,本是好事,不過當前台灣反映的卻是更深層的世代工作文化、勞動政策問題,值得深思。

最近景氣不太好,跳槽的人少了,根據主計總處的調查,上月因為「對原有工作不滿」而請辭的失業者少了5千人。然而長期看來,國人有愈來愈愛跳槽的趨勢。

跳槽和景氣有關,也和年齡有關,更和世代文化有關,1990年代經濟繁榮,企業爭相以高薪攬才,那時約有四成失業者是自願辭職(對原有工作不滿)另謀高就,這算是勞動市場的良性循環,不足為憂。

景氣、年齡、世代文化…

時序進入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帶來政治紛亂,復以網路泡沫崩解,次年經濟衰退,關廠歇業大增,失業人數扶搖直上,在那個蕭條的時刻,哪來什麼跳槽機會,自動請辭者占失業人口一下子降至兩成。

跳槽和景氣如響斯應,景氣熱則跳的人多,景氣冷則跳的人少,2009年碰上比網路泡沫更嚴重的金融海嘯,台灣失業月月創新高,能有工作已屬萬幸,對原有工作不滿而請辭者大幅下滑,占失業人口比率更創下歷年最低,只有18.6%。

當然,跳槽和年齡也是相關的,剛步出校園的學子們由於初入職場,騎驢找馬,因此跳槽換工作的情況很普遍,根據主計總處的調查,「對原有工作不滿」的失業人口裡就有一半是20~29歲的青年人,至於中年就業者可能是找到理想了,也可能是認命了,跳槽的人就少了許多。

我們觀察1994~2019年也發現一個現象,雖然青年人不滿意工作的人數(跳槽)仍高,但已由56.1%降至44.2%,從數據可以了解,這個變化並非反映青年人不愛跳槽了,而是因為今天的青年人多屬於少子化世代,人數愈來愈少,若非愛跳槽者仍多,這一比率恐怕早已不到四成。

那麼,到底是過去的年輕人愛跳槽?還是今天的青年人愛跳槽?要估算這個數字,得先排除少子化所帶來的誤差才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以各年齡層的跳槽人數(對原有工作不滿者)除以各年齡層的勞動力人數,經此估算發現,1994年~2019年青年人的這一比率由1.32%升至3.36%。

這意思是說昔日青年人(20~29歲)每百名勞動力只有1.32人跳槽,如今每百名有3.36人跳槽,很明顯,今天的青年人比過去的青年人更愛跳槽。

令人意外的是,不愛跳槽的中年就業者(40~44歲),20年多來也有所變化,1994~2019年這一比率也由0.17%升至1.00%,這代表每百名中年勞動力的跳槽人數也大幅提高。

低薪又沒保障 當然換工作

前述不論是青年人或中年人每百名勞動力的跳槽人數比率皆大幅上揚,這不是景氣或年齡所能解釋的,那麼,這是什麼原因?這應該是20多年來國內經濟成長低緩、非典型就業大增以及薪資成長停滯所帶來的改變,這一改變也改變了世代的工作文化。試想,在這樣低薪而非典型的僱用狀態下,有誰不想跳槽換個好工作?

雖然,跳槽有助於勞動市場的流動,本是好事,不過當前台灣愈來愈愛跳槽,反映的卻是更深層的世代工作文化、勞動政策問題,值得深思。

▎少子化世代的小孩逐漸進入青年階段,這使得20~29歲的青年勞動力逐年下滑,1994年這個年齡層的勞動力243萬人,占全體勞動力27%,2019年降229萬人,占比降至19%。

▎失業依原因可分為初次尋職、關廠歇業、對原有工作不滿、傷病、臨時性工作結束、結婚生育、退休、家務太忙等八項,其中對原有工作不滿而失業者是屬於自願性失業,去年17萬人,占比39%,居八項原因之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