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氣回升還是泡沫重現?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日台股升逾12,682點的歷史紀錄,無獨有偶,日前國發會所發布的6月景氣領先指標也終止半年的跌勢首度回升,此外工業生產、外銷訂單也續呈成長,在全球風雨飄搖之際,台灣表現如此,殊為不易。

然而,這一波波的好消息是代表景氣春燕來了嗎?是反映台灣經濟已復甦了嗎?恐怕未必,因為這一波榮景,不論是股市創新高、領先指標止跌回升,並非實體經濟出現什麼了不起的復甦,而是金融面的數據太熱絡。

經濟情勢有金融面、實體面的分別,長期而言,兩者走勢是一致的,但短期有可能受預期心理影響,讓兩者走勢出現落差,甚至背離,舉例來說,近三個月美國工業生產年增率為-17.2%、-15.4%、-10.9%,出口於4、5月更大跌30.0%、35.3%,實體經濟衰退得非常嚴重。

不過,儘管實體經濟這麼差,美股依然從三月下旬18,000多點一路扶搖直上,如今已將近27,000點,美股的表現絲毫不受疫情及實體經濟衰退的影響,實體面與金融面背離到這個地步,可謂歷來罕見。

何以沒有實體經濟的支撐,美股仍可一路上揚?原因很簡單,因為川普政府自今年3月下旬起實施無限量的量化寬鬆(QE),美其名是增加市場流動性,事實上是激勵市場的投機性,平心而論,撒錢救股市以免股市崩跌雖有合理性,然而錢撒得太多終究是災難,因為氾濫的游資,沸騰的股市非但無助於實體經濟,反將推升泡沫風險,而置一國經濟於險境。

凱因斯曾說:「你可以牽一匹馬到河邊,但你卻不一定能使牠喝河裡的水。」指的就是經濟蕭條時期,寬鬆的貨幣政策未必有效,川普政府今年3月初接連降息6碼,接著重啟7,000億美元的量化寬鬆(QE),未幾又宣布量化寬鬆無上限,資金已然氾濫,就如凱因斯所言:「這匹被牽到河邊的馬未必會喝水。有時,非但不喝水還會吐水。」

這正是今天的寫照,量化寬鬆的熱錢已在全球流竄。百年來的歷史告訴我們,熱錢將推升人們的投機與貪婪,若不謹慎因應,終將激盪出泡沫與蕭條,形成恐慌,轉為風暴是其必然的結局。

這就是當前全球的處境,也是台灣的處境,近日股市、領先指標這些好消息非但不值得高興,反該審慎以對,因為沒有實體經濟為支撐的股市榮景,是不可能長久的,兩者背離愈遠,日後泡沫崩解所帶來的傷害也就愈大,1930年的大蕭條、2000年的網路泡沫、2008年二房風暴所形成的金融海嘯皆是如此。

我們若仔細分析一下6月景氣領先指標便會發現,讓領先指標止跌回升的一項重要因素是貨幣供給M1B,而M1B與股市向來是如響斯應,隨著利率愈來愈低,股市愈來愈熱,解除定期存款而進股市者自然是與日俱增,這使得經季節調整後的M1B年增率升至9.8%,創下近十年最高。大筆資金進入股市非僅推升了領先指標,也讓景氣燈號加了一分,隨著股價指數創新高,金融指標步步高升,7、8月景氣燈號、領先指標估計也會愈來愈好,但這並非好事。

觀察構成景氣燈號的九項指標,會發現近月表現好的都是金融面指標例如股價指數、M1B,而海關出口、製造業銷售量、批發零售餐飲這些實體面的指標仍舊低迷得很,是以今天景氣燈號之所以維繫在黃藍燈,而沒有落至藍燈,金融面居功厥偉,這一金融面與實體面的背離的現象,已是台灣經濟的一大隱憂。

30年前當熱錢湧入台灣,國內股市為之沸騰之際,時任本報總主筆的前監察院長王作榮曾為文表示:「這些流入的熱錢在國內無所事事,便炒股票、操縱股市,將股票炒成賭博工具,與發行公司獲利能力完全不相干。一旦新台幣升值停止,股價也炒得不能再炒,於是一聲呼嘯,席捲若干千億的暴利,換成數以百億的美元而去,留下一個破產的經濟讓我們去收拾,那時國內企業破產的破產,個人上吊的上吊,發精神病的發精神病,不知要經過多少時間才能恢復元氣。」

隨後的發展一如王作榮所言,買股票變成全民運動,台股從1987年7月1,858點一路狂升,只花了短短兩年便升破萬點,1989年9月已達10,403點,1990年2月12日盤中創下12,682的歷史高點,但八個月後,又跌破3,000點,多少家庭傾家蕩產所買的股票轉眼成為壁紙,及至今日那一波泡沫的崩解仍是許多家庭的夢魘,對台灣經濟社會傷害之深,難以筆墨形容。

我們期盼台灣經濟儘速走出這一波衰退的局面,但眼前全球的生產、貿易等實體經濟活動仍弱,而熱錢氾濫的情況卻日趨嚴重,以致出現實體面與金融面背離的走勢,須知,熱錢所創造的榮景多有虛幻,30年前的經濟泡沫殷鑑不遠,執政當局與國人務必謹慎以對。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