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式的GDP

魔法式的GDP
魔法式的GDP

文/于國欽

同一筆消費,在國內消費可帶動國內商家,又推升GDP,但這筆消費若是花在日本、韓國,它自然是帶動日本、韓國的景氣。

出國旅行能帶動消費嗎?答案是可以的。那麼,出國旅行能帶動經濟成長嗎?答案是不可以的。

許多人必會覺得奇怪,民間消費占GDP不是高達五成嗎?出國既能帶動消費,何以不能帶動經濟成長?GDP有什麼魔法嗎?

在哪裡花錢…很重要

這得由國民所得算式加以解釋,GDP = C + I + G + X – M,出國旅行屬於民間消費(C),因此出國的人愈多,海外消費愈多,C當然就跟著扶搖直上。不過,出國旅遊是在海外消費,因此也會算作服務輸入(M),一增一減,對經濟成長自然是零貢獻。

說來有趣,這個邏輯和投資相似,大家經常說台灣半導體業投資數千億有助於民間投資(I),這話是對的,但有助於當年GDP嗎?助益不大。因為這數千億的設備全數仰賴進口(M),一增一減互抵,對當年的助益自然是微乎其微,不過,這並非說投資沒用,而是說它的作用得在明、後年才會出現。

這就是國民所得算式微妙、而經常被人誤解的地方,例如日前主計總處發布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原預測0.5%,實際是-0.73%,表面是民間消費衰退5.1%造成的,然而細看民間消費衰退的原因,便會發現這是海外消費大跌96%所致。

海外消費之所以大跌,是因為疫情蔓延以致各國封城的封城,鎖國的鎖國,使得全球觀光停擺,往年國人一季總有400萬人出國,今年第二季只有4萬多人,海外消費衰退96%並不意外。

然而,海外消費大跌雖導致民間消費創下史上最大衰退,它是否是將第二季經濟成長推下懸崖的凶手?當然不是,如同一開始我們討論的那個邏輯,海外消費(C)與服務輸入(M)會相互抵消的,它可以拉低民間消費,卻不會影響經濟成長。

那麼,真正讓第二季經濟負成長的原因是什麼?是來台旅客人數大減。過去每季來台旅客總有300萬,今年第二季僅1萬,少了300萬人在台灣花錢,旅館、餐飲、運輸及零售皆受重創,第二季輸出因而大幅衰退3.7%,經濟成長也因此被拉低了2.3個百分點。

同一筆消費,在國內消費可帶動國內商家,在產業關聯效果下,自然會推升消費,又推升GDP,但這筆消費若是花在日本、韓國,它自然是帶動日本、韓國的景氣,而與台灣經濟無關,這也正是GDP = C + I + G + X – M 所要表達的概念。

消費熱 不見得有助GDP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13年(2007~2019)我國每年出國人數已倍增至1,700萬人,每年在海外消費的支出也倍增至5,440億元,而占民間消費的比率也同樣倍增至5.5%,若非這波疫情,不久也許海外消費就會破兆元,順此一趨勢,民間消費愈來愈風光,GDP卻愈來愈凋零,自然不是好事。

▎我國旅行支出近年快速成長,自2007~2019年海外消費91億美元升至205億美元,個人旅行支出(列入民間消費)則由66億美元升至176億美元,依各年匯率換成台幣則由2,160億元倍增至5,440億。

▎國人出國旅行的支出屬於服務輸入(國人到國外享受外國人提供的服務,概念上如同貨品進口),而外人來台旅行,我們所獲得的收入則屬於服務輸出,2007~2019年旅行收入由52億美元升至143億美元,遠低於同期間的旅行支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