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紓困與台灣不同

現在正逢選舉,川普為求連任,花錢不手軟。圖為川普簽署紓困方案。圖/美聯社
現在正逢選舉,川普為求連任,花錢不手軟。圖為川普簽署紓困方案。圖/美聯社

美國因為長期以來國力強盛,美元在國際上是計價的單位、主要交易的貨幣,也是最受歡迎的儲藏貨幣,甚至更是國際情勢緊張的避險貨幣。因此美國的政府是不會有債務倒帳的問題。

疫情全球持續發燒,各國先以貨幣政策量化寬鬆救市,該做的幾乎都做了。再來財政政策的紓困、補貼、減稅,刺激經濟等各個帖子也都陸續出籠。美國最新一波疫情紓困刺激法案目前談判陷入僵局,還在尋求解決之道。各國貨幣政策救市,大同小異。但財政政策,美國因為特有的國際地位,且現在正逢選舉,使得公共決策與台灣就大不相同,值得加以分析。

7月底,美財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白宮代理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與共和黨議員積極協商,終於敲定規模1兆美元的共和黨版最新一波疫情紓困法案。與前一波紓困法案作法相同,新版法案也包括發給民眾的1,200美元紓困現金支票;個人年收入在7萬5,000美元以下的納稅人將可領到全額支票,年收入超過9萬9,000美元則支票金額則將遞減。但大約3,000萬失業美國勞工原本領取的每周600美元額外失業津貼,已在7月31日到期。每周600美元停發,讓失業勞工陷困境。目前的僵局是談不攏,協調後的失業津貼金額是多少?可能每周200美元至600美元之間,或者是某金額隨時間再逐漸縮減的設計。

一般政府債務,這一代還不了,就是債留子孫。錢要如何花,才能最有效益?個人都知道錢要花在刀口上,國家也是如此;另方面,個人要面對預算限制,政府當然也是。只是政府是公家單位,主事者花的不是自己的錢,而且政府存續時間長,預算、收支都不是像個人現世報的快速。

美國因為長期以來國力強盛,美元在國際上是計價的單位、主要交易的貨幣,也是最受歡迎的儲藏貨幣,甚至更是國際情勢緊張的避險貨幣。因此美國的政府是不會有債務倒帳的問題。公債評級最佳,所有國家搶著買。準此,美國遇到任何問題,政府沒錢,就可大力撒錢或發行公債。而現在正逢選舉,川普為求連任,花錢更不手軟。

美國的整體國債在川普當選就任後,2017年初為19.8兆美元,在今年2月初首度突破22兆美元,代表過去三年債務已大增2.2兆美元。最近中央政府密集的紓困及對企業及地方政府的低利貸款,也讓美國國債,已經突破26兆美元大關,估計兩年內會再增加5兆美元。問題是,美國的債務、多發行的貨幣,都可能被收藏起來,政府借的錢,也沒有被逼還的壓力。國際上還盛傳美國賺錢有術,歷史上幾次的「剪羊毛」,造成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美國的債務是其他國家不知不覺中負擔了。

世界上其他國家都沒有這樣的實力,也無法依法泡製。台灣長久以來我們沾沾自喜的是沒有外債,一體兩面是國際地位艱困,也很少嘗試借外債。如果政府債務餘額超過流量的舉債額度,或存量的債務上限,政府就容易陷入困境。

另外,美國紓困能夠直接發放現金,這點也是得天獨厚。因為美國人儲蓄率低,銀行裡也沒甚麼積蓄。因此拿到現金大多就直接消費掉,政府也不用考慮替代效果。相對的,在台灣,政府會考慮消費券、振興券,因為怕民眾拿去買生活用品,就是替代掉原本花費,造成政府花錢,乘數效果不大,無法提振經濟,而政府債務增加,就會債留子孫。在新冠肺炎爆發時,行政院原編列600億元的紓困預算,後因疫情嚴重,5月8日通過第一次追加預算1,500億元,到7月底「紓困3.0」再第二次追加預算,金額也是2,100億元,合計追加後的紓困預算總額達到4,200億元。行政院就表示,「紓困3.0」的財源全數以舉借債務支應。

因此既然要花錢振興經濟,我們應該要考慮公共建設。錢花下去,具有較大的乘數效果,趕快挑選具有效益的5G網路、數位經濟、資料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來做建設,促進經濟發展,後代子孫也都能夠享用。這樣子才可以避免被人詬病,只會債留子孫。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