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疫情賽跑的海空運業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讓國際性的行業遭受很大衝擊,其中航空旅遊業受到的影響最大,海運業相較之下好許多,但是駐外人員的調度與船員的更換也是困難重重,卻又莫可奈何,只能調適應變,耐心等候。

航空業原本寄望今年下半年能夠開始有商務泡泡與旅遊泡泡,透過雙邊協議讓部分航線開始雙向復飛,但因疫情反覆,下半年幾乎看不到希望,華航已經調回近半數駐外人員。

船公司業務面受到的影響與航空公司相較,可以說是幸運太多了,船隻航行各國港口很少受到邊境管制,運作如常,但是駐外人員的調度就很困難,有船公司年初發布的駐外總經理,到現在都還沒拿到工作證,只能留在台灣越洋遙控。

船員的更換一拖再拖,最後因人道問題必須更換,船隻須繞道航行,到允許船員更換的國家進行更換,而且還要考慮到飛機航班能不能配合得上,必須花費大筆人事費用。

派駐國外的技術人員,運氣好的住進四星、五星旅館做隔離,運氣不好的住進三星旅館,沒有窗戶,沒有像樣的伙食,因此像海空運承攬業的老闆或高階主管,往年都是長駐大陸,現在留在台灣逾半年還不敢移動。

有船公司董座在年初疫情剛爆發時,因為台灣距離大陸太近,在美國的兄妹急著接走老母親,未料老母親到了美國之後,美國疫情更嚴重,現在每天只能在住家的花園散步,想回台灣,但是近期台灣疫情又疑雲重重,難做抉擇。  

業界認為,美國疫情瀕臨失控邊緣,已經成為全球經濟持續復甦的最大風險,全球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使得海運市場前景難料,空運前景更是悲觀,只能祈求疫苗早日問世且能快速普及化,在一切未定之前,必須小心謹慎,步步為營,以修身養性的心情,等候黎明到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