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博士的人少了

念博士的人少了
念博士的人少了

文/于國欽

昔日念了碩士,身價不凡,念了博士,走路有風,但是今天這些風光於焉不存矣,如今找不到工作的碩、博士更是已逾3萬人。

民國初年由於對美、歐的嚮往,赴海外念書的人不少,錢鍾書在圍城一書對此多有描寫,書中主角方鴻漸遊學歐洲四年,家人來信每每詢問是否已得博士,令其不勝困擾,因為他只四處遊學而已,並未得什麼學位。

更令其苦惱的是,丈人也屢屢來信說:「賢婿才高學博,名滿五洲,本不須以博士為誇耀。然令尊大人乃前清孝廉公,賢婿似宜舉洋進士,庶幾克紹箕裘,後來居上,愚亦與有榮焉。」於是,方鴻漸買了張博士文憑,風光返國。

這雖是小說,但也反映了民初博士頭銜多麼被重視,其實何止民初,直到如今這個頭銜還是吸引許多人,為了這個頭銜也屢釀政治風暴,依教育部統計,民國70年代在台灣念博士的學生不過一、兩千,隨著廣設大學,80年代便升破萬人,於99年達3.4萬(本國生3.3萬)的歷史高峰後近十年一路下滑。

已非找到好工作的保證

國人念博士十年來(99~108)已由3.3萬逐年減至2.3萬,博士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已大不如昔,念碩士的也差不多如此,十年來由18萬降至15萬。何以昔日被奉為進士的博士愈來愈少人念?

原因很簡單,花了這麼多錢,念這麼久的書,並非找到好工作的保證,昔日念了碩士,身價不凡,念了博士,走路有風,但是今天這些風光於焉不存矣,看看十年來取得研究所學歷者的起薪並沒有太大變化,再看其年所得也是如此,經物價平減後的實質所得更難以和民國七、八十年代相比,取得碩、博士各方聘書便紛至沓來的年代已經過去了,如今找不到工作的碩、博士已逾3萬人,如此大環境而令研究所乏人問津,理之必然也。

不過,十年來卻也有另一個現象,那就是來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日本及大陸的境外學生(僑外生)卻逐年成長,十年來在台灣念研究所者已由5千人提高兩倍至1萬5千多人,國內各大學裡的外籍生正急速成長,若加上念大學的僑外生,已超過6萬人,大學校園裡「彼長我消」非常明顯。

念博士的人少了,有人認為是危機,因為未來台灣要發展數位經濟必須更多高端的人才,然而這果真是危機嗎?事實上,若大學教育辦得好,學生的邏輯被訓練得夠嚴謹,大學生的程度未必不如研究生。這些年業者不也經常感嘆學校課程與業界需求有落差嗎?這說明與其培養更多的博士,不如培養更多邏輯好的學生,邏輯好不論日後於政府任職,於業界工作都能跟上變化的步調,帶來更大的效益。

深耕大學邏輯訓練更重要

今天政府該憂心的不是念博士的人愈來愈少,而該擔心學生的邏輯思維是否被訓練得足以獨立思考,而邏輯是大學教育就辦得到的事。想想,錢鍾書在圍城一書借方鴻漸之筆痛罵博士頭銜毫無實際,確有幾分道理。

▎錢鍾書於圍城一書說:「方鴻漸來到了歐洲,四年中換了三個大學,倫敦、巴黎、柏林,隨便聽幾門功課,興趣頗廣,心得全無,方老先生寫信問他是否已得博士學位,何日東歸,他回信大發議論,痛罵博士頭銜毫無實際,方老先生大謂不然…。」

▎國內博士生(本國生)十年來(99~108)由3.3萬降至2.3萬,全體(含僑外生)則由3.4萬降至2.8萬,以科技領域學生減6千最多,惟其占比仍達六成,而念人文者反而由5,618人增至6,314人,念社會領域者也由5,229微升至5,343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