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因斯也談月亮

凱因斯也談月亮
凱因斯也談月亮

文/于國欽

85年前,凱因斯感嘆物價水準概念太過模糊,各式說法也讓人如墜五里霧。「大家已習慣有時在月亮這一邊,有時又在月亮那一邊。」

中秋節剛過,詩人喜歡寫月亮,凱因斯也是,85年前他談到物價時曾說,經濟學家有時認為物價是由供需決定,有時又認為是由貨幣數量決定,這些說法讓人如墜五里霧中,他形容:「大家已習慣有時在月亮這一邊,有時又在月亮那一邊,這兩邊的關係有點像清醒中的人生與睡夢中的人生一樣。」

雖然他希望透過理論,把夢裡的人生帶入清醒的人生,但由於當時沒有一套好的物價統計,讓他感嘆:「一般物價水準的概念實在太模糊,模糊到難以進行因果關係的分析。」今天,我們比凱因斯幸運些,有好幾套物價指數可以運用,不論是廠商交易的行情走勢,民眾消費的價格變化,或是出進口物價的波動,都有統計資料可供參考。

這些年物價指數愈來愈進步,為避免消費者物價(CPI)高估生活成本,已運用幾何平均估算項目群內樣本的漲幅;為讓外界瞭解窮人、富人所面對的物價環境,也已依消費結構編出窮人、富人的物價指數。雖然如此,長久以來我國還是少了一套衡量廠商出廠價格的生產者物價指數(PPI),現行主計總處雖編有躉售物價指數(WPI),然而這項指數包山包海,有國產品,也有進、出口品,調查樣本除了生產者,也有貿易商,復出口業者,因此難以準確反映出廠價格。

台灣PPI 千呼萬喚始出來

今天幾乎沒有國家不編生產者物價指數(PPI),惟有我們付之闕如,雖然外界呼聲不斷,但統計部門就是不敢貿然停編躉售物價而替之以生產者物價,因為基本工資審議、營利事業資產重估價辦法都得參考躉售物價,如此瞻前顧後、投鼠忌器匆匆已過20多年,在千呼萬喚聲中,PPI才終於要在明年初對外發布。

依據試編結果,PPI各業指數與WPI確有明顯差異,以107年底和前一年底比較,電子零組件、化學材料的PPI都比WPI高出1個百分點左右,但成衣服飾、塑橡膠製品及家具裝設品卻反而低1個百分點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PPI與國民經濟會計帳(SNA)較為一致,有助於實質GDP的編算,會讓日後經濟成長率更準確些,然而由於明年才開始編製,歷年經濟成長已無法回溯修正,這也是太晚編所帶來的遺憾。

他山之石 可取攻錯之道

我們訪查各國統計部門也發現,近年美、日、歐、韓的物價指數愈編愈深入,例如韓、美的生產者物價(PPI)還把服務業納入,對於如今服務業產值遠遠超越工業部門而言,是該這樣做沒錯;至於日本因應高齡化,更編製老年物價指數,以讓政府了解老年家庭所面對的物價壓力,這雖是他山之石,也可以取攻錯之道也。

凱因斯如能穿越時空來到2020年,看到琳瑯滿目的物價指數,定會雀躍不已展開研究,為當前迷航的全球經濟找到新方向,使人類不致於有時在月亮這邊,有時又在月亮那邊。但…我們的物價統計足不足以吸引凱因斯來呢?值得深思。

▎經濟學家凱因斯在伊頓中學讀書期間,除了數學之外,最喜歡閱讀古典文學、中世紀拉丁詩詞,離開伊頓時藏書已逾三百本,由於文學的涵養,艱澀的經濟學理在他筆下總是蕭散雋永、趣味橫生。

▎PPI是衡量國產品出廠價格(包括內銷、出口),不同於包括進口、出口及國產內銷的WPI。除了範圍不同,PPI衡量的對象也僅止於「本國生產者」,貿易商、復出口報價也皆不在統計之列,因為前者非生產者,後者非國產品。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