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的資本所得比

擴大的資本所得比
擴大的資本所得比

文/于國欽

法國經濟家皮凱提認為,各國政府若沒有積極的作為,我們很可能回到19世紀馬克思所處的那種貧富極度不均的年代

六年前法國經濟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訪台,談及多數國家已成為財富世襲,有錢人下一代更有錢,財富更趨集中,而窮人則更窮。他認為各國政府若沒有積極的作為,我們很可能回到19世紀馬克思所處的那種貧富極度不均的年代。

皮凱提所著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估計了百餘年的美、歐資本所得比,發現如今世襲資本主義已再度崛起,財富分配更趨不均。他認為,長期而言,儲蓄率與經濟成長率的比值會趨近於資本所得比,可以用以觀察財富分配變化,惟這裡的儲蓄率係援引儲蓄淨額占GDP比率而非通用的儲蓄毛額占GDP比率。

財富分配不均敲警鐘

我們以此估算1980~2019的資本所得比,發現台灣已由1980年代的2.8逐年上升,至2010年代已達6.0,擴大速度極為驚人,這是因為長期以來台灣經濟成長趨緩,而儲蓄率持續升高所致,如皮凱提所言:「儲蓄高而成長慢,長期而言會使得資本大量累積,讓財富分配趨於不均。」

為觀察各國情況,我們循國際貨幣基金(IMF)資料加以估算,這裡的儲蓄率為通用的儲蓄率,是毛額而非淨額,因此得出的資本所得比會比較高,以台灣而言,1980年代為4.1,2010年代升至10.4,這個數字雖與前述估算有些出入,然而上升的趨勢卻完全一致,韓國和我們差不多也由3.9升至10.9,法國、美國、日本、德國及香港亦然。

各國資本所得比急速升高,可說是拜全球化之賜,1980年時值東京回合談判結束不久,全球正進入貿易自由化的年代,隨後的烏拉圭回合更促進了史上最大的關稅調降與市場開放,貿易、投資絡繹於途帶進了繁榮,也鼓舞了泡沫,在柯林頓新經濟(new economy)鼓動風潮下,全球股市、房市扶搖直上,期間雖屢有崩跌,也屢創新高,2001年網路泡沫,2009年金融海嘯帶來巨大恐慌,然而風波一過,泡沫又起,貧者更貧,富者更富,如此財富分配豈有不惡化之理?

也許有人會懷疑,資本係一存量統計,以儲蓄率與經濟成長率這兩個流量統計得出的比值,真能反應資本所得比嗎?我們觀察20年來(1999~2018)國富毛額與GDP的比值由10.8升至14.3,此一結果和儲蓄率與經濟成長率所得到的比值,桴鼓相應,遙指著一件事,就是台灣的財富分配日趨惡化。

我們之所以要拐彎抹角,循資本所得比來探討台灣的財富分配,實在是由於政府自1992年公布過財富分配統計之後,再也沒有一絲訊息,如今財富究竟集中到什麼程度,分配到底惡化到什麼地步,完全沒有統計,幾年前統計部門曾有意運用大數據加以估計,但寒來暑往,幾度春秋,迄今依舊杳無音訊。

重要性更甚所得分配

財富分配之於一國的重要性更甚於所得分配,我們30年來居然沒有這項數據,這是何等嚴重的大事,雖然根據資本所得比也可以讓我們明白長期趨勢,但卻難以了解分配的全貌,是以儘速編製財富分配統計,實為統計官員不可推卸的責任。

▎古典經濟學家所提的資本(capital)概念很紛亂,有人認為資本是生產工具,也有人認為耐久性資產(asset)才是資本,還有人認為土地、人及可以移動的耐久財都算,更有人認為資本是無形的,是存在物質資產內的生產力。

▎政府於1992年底公布的財富分配統計(1991年),前20%有錢家庭的財富是後20%家庭的16.8倍,而同年所得差距只有4.97倍,顯見財富差距更甚於所得差距,這份調查也指出,前20%富有的家庭擁有全國逾半數的房地產、金融性資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