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會如何重構大陸經濟發展模式?

中美貿易戰後,大陸經濟體系的確已有挫折,2019年GDP成長率落至6.1%。圖/新華社
中美貿易戰後,大陸經濟體系的確已有挫折,2019年GDP成長率落至6.1%。圖/新華社

近兩年多以來飽受折騰的中國大陸經濟體系,當前亟須走出新路。就此,預定本月下旬召開的中共第十九屆五中全會,已安排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議題,即是擬定「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規劃」方針。因而該會議有必要總結經驗,全面重構大陸經濟發展模式。其中的首要課題,應是如何部署大陸經濟「內循環」主導的新格局;至於這項部署的「重中之重」,無疑是全面提升基層民眾收入、紮實地把大陸內需市場做大做強。五中全會宜聚焦於此。

本次五中全會,即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的第五次全體會議,其日程排定在本(10)月26日至29日,正是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的數天前。人們也許會問,為何不等美國大選完再開、以應對美國政治新局呢?事實上,這次五中全會所要討論的大陸「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2021-2025)及2035年遠景規劃」,屬中長期「超前部署」性質,不受短期內外變數影響。

換言之,無論美國選出何人為下任總統,中國大陸都需要有自主性的經濟發展「路線圖」。更何況,這次五中全會不只研擬「十四五規劃」,還要形成「2035年遠景規劃」方針,相關規劃實行期間將長達15年,哪須牽扯美國單一任總統的選舉結果呢?

但無可諱言地,美國因素,仍是中國大陸經濟發展路徑亟須改弦更轍的重要緣由。自2018年年中,川普政府針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開打以後,大陸經濟雖仍保有相當程度的底氣,但其「軟肋」卻也逐步顯現。

後者主要有兩項,一是大陸產業供應鏈安定性顯著不足,以致美對陸施加的懲罰性關稅,「嚇跑」了家數超乎市場預期的廠商,外資、陸資都有;這從「台商回流台灣」盛況即可見一斑。二是大陸尖端產業科技水平相對外方先進國的落差不小,因而難敵美方的科技打壓;單是美方對華為集團封鎖高級芯片這個動作,就打亂了大陸整體高科技產業發展步調,如「中國製造2025」計劃推動已告遲滯等。

在這種形勢下,大陸經濟體系的確已有挫折。如GDP(國內生產總值)年增率,2018年降到6.6%(前一年為6.9%),2019年更落至6.1%。更值得關注的是,同一期間大陸內需趨疲。其中,代表消費內需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其年增率,2018年為9%(前一年是10.2%),係多年來首度掉到個位數,2019年更降至8%;至於反映投資內需的「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其年增率,2018年只有5.9%(前一年是7%),2019年更挫至5.1%。綜言之,美中貿易戰確已造成大陸經濟「溜滑梯」。

今年初大陸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其經濟體系雪上加霜;上半年,大陸GDP、社會消費品零售、固定資產投資變動率皆「翻黑」,依序年減1.6%、11.4%、3.1%,不但災情慘重,而且把大陸經濟發展的「一盤棋」打亂,須重新布局。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近來多次強調,「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此料將在本次五中全會上,成為擬定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規劃方針的指導綱領,並由此重構、創新大陸經濟發展模式。

而下階段要落實的大陸經濟發展新模式,理應以「建成內需強國」為導向,以追求大陸經濟充分自主、減少無謂折騰,穩步實現中共十九大所設定「2035年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目標。

其中的關鍵性具體工作,應是全力加速提升基層民眾收入,以徹底消除社會財富分配「兩極分化」現象,讓整體購買力來一場「大躍進」。而其辦法,宜著重倚賴促進企業均衡發展政策舉措,特別是應調整「國進民退」,改為「國與民並進」,同時全面支持民間小資本創業、加盟,讓廣大基層民眾容易參加分享社會財富。

另方面,大陸官方也可憑藉強大內需,來說服企業提升研發創新意志,亦宜以此誘導外資高科技企業入陸投資,及自願分享技術。相較之下,近年大陸官方慷慨、大方補貼芯片等特定高科技廠商之作法,效益顯然略遜一籌;在下一階段,大陸是否還要延續這種作法,或是有必要對其加以優化調整,亦值得本次五中全會在相關議題上好好討論一番。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