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海外消費

消失的海外消費
消失的海外消費

文/于國欽

今年前三季海外消費較去年衰退八成,民間消費因而衰退2.7%,是歷年最大一次衰退,為何會說對經濟沒有太大影響呢?

今年受疫情影響,外國人進不來,本國人出不去,這對台灣今年經濟影響不小,但老實講外國人進不來的影響比較大,至於本國人出不去,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也許有人會說,怎會沒有影響呢?台灣一年有1,700萬人次出國旅行,海外旅行支出逾5,000億元,少了這些消費,我們的民間消費就會下滑,而民間消費下滑,經濟就會衰退,如此怎會說沒有影響?

沒錯,依主計總處估計,今年前三季由於海外消費較去年衰退八成,民間消費因而衰退2.7%,這是歷年第三次衰退,也是最大的一次衰退。多數人可能會認為,消費是影響經濟成長的重要來源,如今衰退成這樣,自然會拖累今年的經濟成長了,怎會說沒有太大影響呢?

對GDP無顯著影響

有這樣看法的人可能不知道,海外消費同時會列入民間消費及服務輸入,前者是GDP的增項,後者是GDP的減項,是以不論海外消費高到1兆或小到1億,對GDP而言都一樣,GDP不會因為海外消費升至1兆而大幅成長,也不會因為海外消費降至1億而大幅衰退,因為在算式裡已兩兩相抵了。

這也就是說,國人海外旅遊的消長只會影響民間消費,而影響不了經濟成長,這是非常明確的。與海外消費這個觀念很像的,就是民間投資,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民間投資會帶動經濟成長,事實上以我國而言,民間投資對經濟成長的貢獻是微乎其微。

因為民間投資的最大筆支出是設備、運輸工具的採購,而這些設備泰半自海外進口,當民間投資成長3,000億,設備進口也增加3,000億,個別看會以為今年民間投資帶動經濟成長,但綜合起來看就會發現,投資與進口桴鼓相應,一長一消,對經濟成長並無太大的影響。

魔鬼藏在細節裡

經濟學談到乘數模型(multiplier model)時,總會提到投資帶動經濟成長,惟這是以乘數效果都留在國內為前提,也就是投資所需的設備、運輸工具國內皆有生產,而投資者也願意在國內採購,如此才會在產業關聯帶動下產生乘數而推升GDP,然而現實的經濟活動裡,廠商不見得會在國內採購設備,尤其今天台灣投資最大宗的半導體設備大多仰賴進口,廠商擴大資本支出固然提振了民間投資,但對於經濟成長的貢獻也僅杯水車薪。

這樣說來,海外消費、民間投資這些內需動能對GDP果真沒什麼影響?沒錯,從靜態的資料觀察確實是如此,然而從動態的觀點而言,民間投資所形成的資本存量於日後非僅可以提升生產力,也有助於經濟成長,相反的,海外消費不論從靜態、動態來看,對GDP皆無顯著影響,這些論述看似衝突卻是事實。

徐志摩於《常州天寧寺聞禮殲聲》說:「這鼓一聲、鐘一聲、磬一聲,…,樂音在大殿裡,迂緩的,漫長的回盪著,無數衝突的波流諧和了,無數相反的色彩淨化了,無數現世的高低消滅了…」同樣的,消費、投資、經濟成長這些總體、個體、靜態及動態無數的衝突,也只有在國民所得統計的大殿裡才能得到諧和與淨化。

▎徐志摩《常州天寧寺聞禮殲聲》:「這鼓一聲、鐘一聲、磬一聲,…,樂音在大殿裡,迂緩的,漫長的回盪著,無數衝突的波流諧和了,無數相反的色彩淨化了,無數現世的高低消滅了…諧音盤礡在宇宙間,解開一小顆時間的埃塵,收束了無數世紀的因果。」

▎國民所得統計裡GDP=C +I+G+X-M,當海外消費增加,則C增加,服務輸入(M)也增加,由算式可知C是增項,M是減項,因此對GDP沒有影響。而自海外購買設備則投資(I)增加,進口(M)也增加,對GDP同樣沒有什麼影響。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