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計總處上修經濟成長所透露的隱憂

主計總處上修今年經濟成長預測,主因是出口表現亮眼,而這又是拜電子資訊產品之賜。圖/本報資料照片
主計總處上修今年經濟成長預測,主因是出口表現亮眼,而這又是拜電子資訊產品之賜。圖/本報資料照片

主計總處上周五召開國民所得評審會,將今年經濟成長由1.56%大幅上修至2.54%,讓主計總處上修的原因並非「投資大爆發」,也不是「消費大爆發」,出而是出口超乎預期,僅第三季出口就比預測高出60億美元。主計總處官員說:「這次GDP上修是因為輸出比預期好太多,而這又是電子資訊產品出口大幅成長所致。」

這話一點都沒錯,近年電子資訊業對台灣貢獻甚大,台灣今年經濟成長能居四小龍之首全拜其所賜,蔡總統每提及此事總難掩心中的喜悅,統計資料顯示,不論是經濟成長、出口或工業生產,台灣今年都優於亞洲鄰國,不過,這些數字終究是平均數,未必能代表所有人的感受。

讀過統計學的人都明白,當全體產業走勢一致時,平均數與多數人的感受應該相去不遠,但是當各業走勢歧異時,平均數就不見得能反映多數人的處境,這好比一班的平均成績七十分,有可能大家都落在七十分上下,也有可能有少數人考了一百分把成績硬是拉上去,今天的台灣正是後者,因此像此次經濟成長大幅上修,多數人是感受不到的。

以外貿為例,今年前十個月我出口年增率3.4%,優於南韓的-8.0%、新加坡-8.6%、香港1.0%、中國大陸0.5%,確實是亞洲表現最好的國家,然而這一切都是拜資訊電子業之賜,我們若把資通與視聽產品、電子零組件這兩類排除重新估算,前十個月的出口年增率馬上變成-10.1%,說明台灣絕大多數行業仍然辛苦,並不如官方所說的這麼好。

再者,今年以來新台幣大幅升值,以美元計算的出口表現與業者的感受也有不小的差距,前十個月以新台幣計價的出口較去年同期衰退0.9%,不像以美元計算還有正成長,而排除資訊電子之後的出口更大幅衰退13.8%,多數產業處境之淒涼,於此可知。

也許有人會說,光看出口不準,那麼我們再來觀察一下工業生產指數,工業生產指數裡最受矚目的是製造業生產指數,這項指數今年前十個月的表現也是令人嘖嘖稱奇,在全球經濟如此蕭條之下,我們仍有6.9%的高成長,然而這同樣是拜資訊電子產業之賜,排除資訊電子產業之後的製造業生產較去年同期衰退4.9%,換言之,傳統產業仍在景氣嚴冬。

這告訴我們,台灣目前所看到的經濟成長、出口成長、工業生產及外銷訂單等數字,之所以還有不錯的表現,全是仰賴少數產業所創造的,電子資訊業只有9,000多家,在16.1萬家的製造業廠商裡,占比不及6%,反觀處於低迷的傳統產業(非電子資訊業)所僱用的人數占製造業總僱用人數逾七成,由此可知經濟成長、工業生產、出口、外銷訂單表現得再好,對多數產業、多數就業者是無感的,真實的情況是多數國人仍處於疲困之中。

從總體經濟數據還可以發現,長期以來民間投資的高低也悉數取決於半導體產業,近兩年民間投資的起落和台商回台關係不大,和半導體大廠的設備採購關係密切,換言之,台灣今天總體經濟之所以表現的可圈可點,全在於電子資訊產業,電子資訊產業的廠商數量不到製造業的6%,卻占了出口總值的一半,占製造業投資的七成,雞蛋過度集中的情況日趨嚴重。

然而,我們這樣高度依賴資訊電子的產業結構是好是壞,是福是禍還很難說,2008~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台灣經濟成長之所以在四小龍裡表現較差,原因也在於全球電子資訊產業景氣陷入谷底,而偏偏這又是台灣占比最大的產業,當年政府體認到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風險太大,產業結構應加以修正,然而十多年來這個向電子資訊產業傾斜的情況有增無減。今天我們搭著全球電子產業的順風車扶搖直上,自然是好事,但別忘了景氣是會循環的,昔日網路泡沫、金融海嘯重創電子資訊產業而導致台灣總體經濟衰退,並不是很遙遠的事。

南韓今年不如我們,千萬別太得意,觀察南韓的出口結構,他們均衡的分布在電子零組件、液晶面板、汽柴油品、手機、汽車及零組件、船舶,這個出口結構讓南韓不容易受單一產業循環的影響,當半導體產業景氣低迷,也許汽車、船舶景氣正好,而當汽車、船舶進入收縮期,也許手機、面板進入擴張期,也正是這個原因南韓出口始終比我們穩健,今年我們即使出口成長勝過南韓,但出口規模也僅是南韓的六成七。

主計總處這次上修經濟成長率,有喜有憂,喜的是台灣幸好有電子資訊產業,使得疫情蔓延下我們仍能成長,憂的是產業結構如此傾斜,經濟成長果實難以讓多數人分享,徒有經濟成長之名而人民沒有實際感受,更令人憂心的是,過度仰賴電子資訊產業將讓台灣難以像南韓這般的穩健,這也是執政當局今後產業發展政策必須正視的問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